舞者黄豆豆:戏班侧台的男孩

图片 1图片 2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高雅艺术的代表之一,昆曲和古琴先后于2001年和2003年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当一个600多年的经典剧种遇上一个3000多年的古老乐器,会交织出怎样唯美之音?大雅清音——上海昆剧团跨界系列音乐会9月18日在上海音乐厅举行。图片 3昆曲艺术是中国诗乐文化的精致典范,代表着中国古典声乐与戏曲艺术的美学高度。多年来,上海昆剧团遵循昆曲本体精神,勇于创新,曾多次举办主题各色、风格迥异的音乐会。2016年,上昆在上海音乐厅首次举办昆曲与古琴跨界音乐会。今年是上昆成立四十周年,剧团不仅在全国各地演绎《临川四梦》《长生殿》这样的舞台艺术精品,并推向海外,同时以挖掘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为宗旨,再次推出大雅清音系列跨界音乐会,更深层次全方位地展现昆曲之美。音乐会以上昆最中坚的青年艺术家们为演出阵容,邀请著名作曲顾冠仁担任配乐配器,舞蹈家黄豆豆,古琴演奏家、制作家杨致俭加盟。上海昆剧团团长谷好好表示,这是新时代赋予我们当代昆曲人的历史使命,以虔敬且创新的情怀共同打造上海文化品牌,带领观众感受‘情趣高雅、意境悠长’的传统文化。图片 4音乐会群英荟萃,著名演员黎安、吴双、沈昳丽、余彬等为观众跨界共谱一段典雅之声,《玉簪记》《单刀会》《牡丹亭》等著名昆曲选段轮番响起。在杨致俭一曲《精忠词》古琴声中,黄豆豆与谷好好拔剑起舞,将气氛推向高潮。谈起跨界演出初衷,谷好好表示,上海昆剧团连续几年推出跨界合作,如将昆曲与古琴共冶一炉,根据不同演出者、不同观众量身定制,扩大昆曲影响力,培养年轻观众。在她看来,古琴与昆曲观众精神一脉相承,在爱好兴趣上多有共性,我们希望打通这个观众群,就如同我们拍摄昆曲电影一样,花心思吸引观众。她透露,昨天演出在原来跨界合作演出基础上又做了样式调整,别看演出人员只有二十几位,却囊括上昆中青年一代所有国家一级演员、戏剧梅花奖得主,阵容难得一见。图片 5谷好好与黄豆豆的《剑舞》合作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渊源。谷好好从小梦想成为一名舞蹈家,黄豆豆从小梦想长大后能唱戏成角。长大后,他们彼此努力成为了对方曾经想要的样子,也如舞蹈和戏曲血缘天然之关系一般,始终为中国传统艺术执着坚守、精忠筑梦。谷好好笑言,黄豆豆参加《喝彩中华》唱昆曲,并以孙悟空造型亮相,是大家没有想到的。从孙悟空到剑舞,他一直在上海昆剧团练功‘上班’。演出中,两人以武生武旦形式亮相,他是舞蹈的范,我是戏曲的范。节目没演就已经很受关注,全国各地朋友们纷纷说想看、想约。据悉,《剑舞》已收到邀请,计划亮相武汉音乐节。谷好好表示,一次生动的策划会增强作品影响力,对演员而言,是非常好的艺术殿堂,尽情享受艺术带来的欢乐以及观众对演员的鼓励。图片 6
(新闻来源:追剧小分队)

昆曲和古琴,先后在2001年和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作为中国最古老的艺术样式,两者的跨界合作的音乐会并不多见。日前,上海昆剧团表演艺术家张静娴带领弟子余彬和罗晨雪,携手古琴演奏家、制作家杨致俭,在上海音乐厅共同演绎名为非遗双绝大雅清音的音乐会,为观众营造出宁静致远、清雅悠长的音乐氛围。
如今,传统艺术跨界不是新鲜事。越来越多的年轻戏曲人尝试将当代艺术形式和戏剧手法融入传统戏曲表演之中,此外,东西方艺术的同台对话的尝试也有不少。在这些作品当中,昆曲古琴这样的传统艺术组合倒显得有些新鲜。谈到与古琴的缘分,张静娴介绍,她在上世纪80年代,就曾与上海民族乐团合作,以古琴音乐与中国古代诗词演唱相结合的艺术形式呈现了十大中国古琴曲之一的《胡笳十八拍》。那时起,她便有了古琴与昆曲同台演绎的愿望。在她看来,昆曲和古琴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人文内涵和审美情趣上都给人以高雅、悠扬的印象,有诸多契合之处。在演出的昆曲传统剧目中,杨致俭将古琴技法中的泛起、入拍、散音、泛音、按音杂糅,以重新编排昆曲原谱,给观众以新的听觉体验。值得一提的是,张静娴还选择了白居易的乐府长篇《琵琶行》演唱,88句的鸿篇以20分钟的音乐呈现,赋予传诵千年的文字以新的表现力。

黄豆豆:戏班侧台的男孩

今年的艺术节,黄豆豆挺忙的,重心还是在舞蹈上——他在《东去西来》中跳一段《境界》,单枪匹马在舞台上,用肢体与乐队、数字多媒体对话;他要在“扶青计划”中为年轻舞者铺路,俯首甘为孺子牛;他还想带上老婆孩子去看上芭的《闪闪的红星》,敬不甘平凡的舞者……

图片 7

表演中的黄豆豆

舞蹈对于黄豆豆的意义,自已无需赘言。可是,鲜有人知道,他心底还藏着一段戏曲梦,他不会忘记躲在戏班侧台的童年,梦想着长大成人,也像武生一样,踩着锣鼓点,白袍银枪,万里长沙……终究身不由己,梦虽依旧镜花水月,但已似近在眼前。

舅舅是武生

在七八岁正式习舞之前,黄豆豆大部分的童年是在温州的一间戏班里度过。“舅舅——我妈妈的哥哥——是一个武生演员。”黄豆豆说。

小时候,黄豆豆常常去后台玩。起先,他在戏班后台的主要工作是“调皮捣蛋”,学着台上的样子,玩玩刀枪棍棒,用水彩描眉画脸……玩累了,他就搬个小板凳,坐在侧台,“看到舅舅他们画上脸谱,在舞台上那么威风,我觉得又可爱又可怕……戏曲,其实是我的成长记忆。”黄豆豆说。

也许和舅舅有关,也许和男孩的天性有关。黄豆豆最喜欢看武生的戏,演员们踩着锣鼓点上场,他看到武林高手在刀光剑影之间闪转腾挪上下翻飞,看到英雄曾万千佳人相伴难免一朝形只影单,也看到将军踏破雄关之后古道青坟前的一杯苦酒……“我最喜欢看的还是猴戏。”黄豆豆痴迷着大闹天空的孙悟空豪情万丈,七十二变上天入地火眼金睛明辨妖魔。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梦想就是长大以后,做一个武生演员。”黄豆豆说。毫无疑问,按照黄豆豆对舞台的执着付出,若父母随了他的心意,真成了一名武生,黄豆豆也必定是红遍华夏的名角。但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忘记那些在戏班侧台长大的日子,比起天天为舞蹈练功压腿,自然梦想美不胜收。

学艺张善麟

“我虽然喜欢戏曲,可是一直没有专业学习过。”黄豆豆说。这么多年,做一个舞者,黄豆豆看到的更多的是孤独和寂寞。一次次,黄豆豆看着练功房里,从几十个人,慢慢少到一两个,最后,练功房里只剩下他和前面镜子里他自己的影子,“跳舞是需要忍受孤独的艺术,永远要耐得住清贫和寂寞。”

也是因为这份孤独的隐忍,1995年春晚后台,他依然心无旁人自顾自地在一张桌子上跌扑翻腾。当时同在现场的导演的邢时苗紧盯着这个影子,这让他想到一个人,那就是京剧武生泰斗盖叫天。后来,就有了舞剧《粉墨春秋》。也终于让黄豆豆走进了梨园行,演绎一个戏剧大师的人生。

不过,排练舞剧《粉墨春秋》之前,邢时苗诚意邀请了盖叫天先生嫡孙张善麟大师为我们传授武戏入门。”几个月的入门学习,黄豆豆从最基础的架山膀开始到走圆场、迈台步,亮相、髯口水袖、刀枪棍棒、再到出手等等,完全先按武戏的要求学,学好了之后再根据舞蹈的需要去演绎编排,黄豆豆深切领教了戏曲武生行当的不易,武生和舞蹈一样,受不了孤寂和千百次的锤炼,哪有凭空而来的满堂彩?

合作谷好好

谁也不会忘记儿时的理想,这些年,只要有戏曲推广的活动,黄豆豆有求必应。今年国庆期间,黄豆豆就曾和谷好好在电视晚会上联袂登台,合作昆曲《借扇》。有意思的是,黄豆豆小时候想唱戏,谷好好从小梦想成为一名舞蹈家,长大后,他们彼此努力成为了对方曾经想要的样子。那一晚,舞台之上,黄豆豆终于扮上了自己最爱的孙悟空。为了孙悟空,黄豆豆排练的那些天,一直在上海昆剧团练功“上班”。尽管那次唱的是昆曲,黄豆豆也很过瘾,“毕竟,京昆是一家!”

这部是黄豆豆第一次和谷好好合作,此前曾他们合作过的一出剑舞《精忠词》——黄豆豆手持短穗单剑,谷好好手持长穗双剑,以各自擅长的方式演绎一段“串翻身”,合着古琴的音色与密集的鼓点,各自手上飞溅起漂亮的剑花,像极了张艺谋电影《英雄》中隐世的武林高手,伴着古琴空灵的音色身姿轻巧地穿梭于山水松竹之间,别有一番气韵。

“梨园文化为中国古典舞提供了深厚的艺术养分,当中国古典舞‘融合’武戏神采,浓浓的中国风便舞得更出彩了。”黄豆豆说,“可以说,戏曲舞蹈、传统武术等中国传统艺术中的动作造型,对中国古典舞舞蹈语汇的构建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新民晚报记者 吴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