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锦龙:广东一直“敢为人先” 岭南派古琴要传承这样的精

图片 1简介
方锦龙
国乐艺术家、收藏家。精通多种乐器演奏的当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亚洲艺术家联盟副主席,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芳华十八时尚国乐团创始人。国乐艺术家方锦龙畅谈岭南派古琴:广州秋日的早上,有点台风来临前的闷热感。在水荫路演音大楼的锦龙音乐室,方锦龙白衣黑裤黑皮鞋,头发一丝不苟地向后梳着,一如他这十几年来的造型。尽管他凌晨三点多才睡觉,但在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他与记者谈音乐、谈国学、谈收藏,妙语连珠,神采奕奕,丝毫没有倦意。记者了解到,他精通数百种乐器的演奏,每年的音乐会多达百场,而且他喜欢玩跨界,从不同的艺术领域吸收精华,他以这样的方式传承创新着中国民乐。音乐在古代是一种教化,而不是现在单纯的娱乐,他希望大众能从音乐中感受到礼乐的精髓。■收藏周刊记者
陈福香实习生 卢远芳
陈雪梅古琴传承不能只着眼乐器本身儒释道都要研究收藏周刊:您从六岁就开始学琵琶,到现在能演奏数百种乐器,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古琴?方锦龙:我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弹古琴,但是我不仅限于单一的乐器,也不仅限于哪个门派,各个门派我都会去学习。我以旁观者的角度发现派别之间的优劣势。而且我也不喜欢这样那样的头衔,头衔会束缚自己,艺术需要灵动的空间。收藏周刊:也就是说,您不只钟情于琵琶?方锦龙:研究乐器也好,国学也好,一定要跳出来。古人讲的琴棋书画、诗酒花茶都要有所了解。现在我们的悲哀在于弹古琴的就光知道古琴,弹琵琶的就光知道琵琶。我们专注的不光是乐器,儒释道都要研究,艺术需要中国文化的滋养。收藏周刊:琵琶也好,古琴也好,作为中国的传统音乐,我们现在传承得如何?方锦龙:什么叫传统?传统是一条河,是流动的传统。如果这条河不流动,这个水就臭了。我十年前演奏的曲子,我十年后都有不同的处理。过去可能我觉得我弹得非常好,但是我现在发现可以变得更简单,所谓大道至简,我把很多东西简化了。就像明代的家具,越来越简洁,但简而不单。收藏周刊:在古琴的传承上您觉得有没有断层的现象?方锦龙:现在面临的不是断层的问题,而是固守在自己的领域,没有走出去,我希望岭南的古琴可以更多地与外界交流,吸收其他领域的精华。我走过五十多个国家,我常和学生们说,一个人要成功首先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同时要阅人无数,有高人指路,不如和大师同路。岭南派古琴很优秀但急需培养更多年轻大师收藏周刊:您1988年来到广州,在这将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您的创作浸淫在岭南的文化里,岭南派古琴给您怎样的印象?方锦龙:岭南派有许多好东西,但是还需要与外界交流吸收更多精华,我现在在到处宣传岭南派。我把自己定为无门派,也就是没有门派。但实际无就是有,无就是包容。很多人问我,你是什么风格?我说我没有风格,没有风格就是最大的风格。我把自己定位为不靠谱演奏家。说到岭南派,谢导秀老师是我非常敬佩的老师,他在岭南古琴的传承上做了许多贡献,但是我们的岭南派不可能靠他一个人来传承。我们需要更多年轻的大师来助推岭南古琴的传承和发展,要更多地传承谢老师优秀的东西,而且这个传承要在全国范围内去做。收藏周刊:岭南派传承面临什么问题?方锦龙:广东一直有敢为人先的精神,古琴要传承这样的精神,岭南派要多出大师,才能走出去。收藏周刊:还记得您收藏的第一把古琴吗?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方锦龙:我在上世纪80年代买过三张古琴,那是成公亮先生监制的、贵州老房梁做的古琴,150元一张,一共花了450元。我当时在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工作,月工资15元,几乎要存一年工资才能买一张古琴,但当时得到了家人的支持。收藏周刊:古琴拍卖年年见涨,您有没有估算过手中古琴的价值?打算以后如何处置?方锦龙:到目前为止,我收藏了近千件乐器,其中古琴就有几十张,乐器在我这里不谈价值,它们都是无价的,我从来不卖。我打算把它们放在我的私人国乐博物馆,让更多人可以感受到中国民乐的精髓。现代人把国乐当娱乐过于功利音乐在古代不是娱乐而是教化收藏周刊:你一直很擅长玩跨界,比如跟国画家的合作,这种跨界合作带给您最多的是什么?方锦龙:我的跨界不局限于国画,还有现代舞、朗诵等等。我一直强调,艺术一定要多元化。跨得越多,对艺术的门类了解得越多,最主要的是丰富自己阅历,丰富自己的对艺术不同门类的了解和学习。中国人常讲游于艺,艺术一定要多看多学,天天在办公室呆着不可能搞好艺术。克林顿是总统,但他同时是萨克斯演奏家;赖斯是钢琴演奏家;爱因斯坦是科学家,同时也是小提琴演奏家;他们跨界跨得比我们厉害多了。但是为什么他们有这么大的成就?因为他们懂艺术。艺术是什么?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是艺术,生活也要有艺术。尤其是音乐,中国人历来崇尚艺术,只是现代人比较功利,把国乐当成是一种单纯的娱乐。音乐在古代不是娱乐,是教化。古人沐浴焚香才能抚琴,非常有仪式感。礼是外,乐是内,礼乐就是内外兼修。我们常说要强国、强经济,最重要还是要强文化。现在我们的智慧比不上古人,很难再出现像李白、白居易这样的诗人。建筑也是,故宫、圆明园不会出现第二个,因为我们没有精雕细琢的匠人精神。艺术家首先要有跳跃的思维,好的艺术家一定是天马行空的,中规中矩的不能搞艺术。收藏周刊:您一直在强调礼,这在您的音乐里如何体现?方锦龙:我注重平时的穿戴,这个就是礼。为什么西方人叫绅士,绅士不一定要穿得非常好,但是一定要干净整洁,鞋要穿得好,头发要梳好。这体现的就是一种修养,对别人的尊重。我这个人崇洋不媚外。西方有很多好的东西值得学习。中华民族是非常包容的民族,擅长吸收其他民族的文化。很多乐器是外来的,琵琶是从中东传过来的,扬琴是从丝绸之路传过来的,二胡是胡人的,这些最后都成了我们的国粹。我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大师埋头做事就好了收藏周刊:您工作室的锦龙国乐馆是关山月题的,您与他有着怎样的交情?方锦龙:我喜欢和老人聊天,他们的智慧和阅历对我的音乐创作有很大帮助。我记得是二十多年前,我在星海音乐厅举办新春音乐会,关老受邀前来,对我的音乐表示欣赏,从那以后,我有空就会拜访关老,跟他聊天,获益匪浅。收藏周刊:在古琴传承这一方面,它的高古会否影响它的普及?方锦龙:我们说古琴要古为今用,不要把它变得玄妙、高深。我始终觉得古琴就是一种音乐,我们要给别人呈现的是古琴的音乐,而不是古琴的派别,所谓派别,是因为以前通信信息不畅通而形成的不同地域的派别,现在我们要保护派别,而不是束缚它。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派别中学到好的东西,任何东西都有精华和糟粕。收藏周刊:现在很多人喜欢称某个领域的顶尖人物为大师,您怎么看这个称号?方锦龙:我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大师,大师是后人给定位的。现在说自己是大师,但是后人根本就不把你当回事,因为你现在没有做出成绩来。不过不管大师也好还是天王也好,我从来不把这个当回事,我就埋头做事。你做一件事的时候我做几件事,你花几百个小时,我花几万个小时。那大家最后就知道成功的是谁。我也不反感这个称谓。
(新闻来源:新快报)

北京人文东方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作为出品方,一直致力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秉国学、国礼、国乐之使命,玉成此次盛会,上海际闻文化娱乐有限公司、上海锦龙国乐艺术工作室、亚繁国际鼎力承办,功莫大焉,利莫大焉。

拿着古今中外的乐器,方锦龙和乐团演奏曲目都很跨界。《沧海一声笑》《男儿当自强》两首歌曲和中国古曲《将军令》“嫁接”在一起,经过全新的编曲,来自不同曲目的旋律仿佛一问一答。演奏到高潮,方锦龙疯狂扫弦,舞台上有电吉他迎合,气势恢宏又毫不违和。“琵琶本身就是有侠客之风的乐器,侠肝义胆是中国的民族精神,它和国乐的传统精神是一致的,看得出来网友们也都很喜欢。”方锦龙有些得意。

方锦龙大师的演出独树一帜,人琴合一,其高超的演奏技巧令人叹为观止;他对国学、礼乐的见解独到深邃,幽默风趣的语言亦令人拍案叫绝。千年古乐经过方大师的演绎不再遥不可及,而是生动有趣,雅俗共赏,跨越千年后重新焕发生机。

幕后:音乐的“乐”=快乐的“乐”

在中华民族再次屹立世界强族之林的今天,中国梦是振聋发聩的历史强音,用手中琵琶重续千年之音,重振国乐雄风,不仅是国乐大师方锦龙心中炽热的中国梦,更是发展我国文化事业、弘扬民族文化精神的身体力行。

方锦龙是一位“网红”琵琶演奏家,此前他悠闲弹奏《琵琶语》的视频给网友们留下深刻印象,随后网友们又发现,他能演奏琵琶、笛、箫、二胡、骨笛等上百种乐器。这次参加B站的跨年晚会,他和当晚演出总监赵兆指挥的管弦乐团合作了一个十分多钟的节目,再一次燃爆网络。

方锦龙,中国著名琵琶演奏家、国乐艺术家、乐器收藏家,晓上百种国内外各民族乐器,收藏有上千种世界各国乐器,为当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

在节目中,他一口气弹奏了琵琶、高音琵琶、尺八、冲绳三味线等多种乐器,甚至还拿出一个像“锯”的一样的琴,左手拿着“锯”,右手像拿着二胡弓子一样演奏。“那是锯琴,它来源于几百年前意大利的伐木工人。”方锦龙介绍,B站邀请他登台这场晚会时,他知道B站的受众都是年轻人,就想把古今中外的乐器向观众展示。

解读国学礼乐,演绎琵琶前世今生,穿越千年时空,砭时下礼崩乐坏之痛,叹天下无道之憾。大师邀您一同见证五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岁月传奇,不见不散。

也就是在近10年中,他发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其实深爱着国乐,每次看到国乐的跨界演出都非常兴奋,被传统乐器的表现力折服。他这个被网友们称为“老爷子”的人,也渐渐熟悉了年轻人在弹幕上的习惯用语:“收下我的膝盖!”“这段演出,建议上春晚。”感受到观众的喜爱,方锦龙也跟着兴奋起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中国长大的年轻人就有喜欢国乐的基础,国乐的市场很大,但是需要开发。我们就是要找准年轻人喜欢什么,把他们吸引过来!”

从艺三十余载,出访全球逾三十个国家和地区,其作品在国内外大型赛事中频获殊荣。2013年始,在北京、深圳等地举办「礼乐」顶级大师国乐鉴赏会数十场。他的个人珍藏展《琵琶的前世今生》被展出于国家大剧院和上海国际乐器展。并进行全国巡回讲学,被誉为六经入注,百年大匠的民族音乐家。

图片 2

本次音乐会盛邀中国百年电影百位优秀艺术家乔榛先生、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极高赞誉的中国钢琴家吴纯先生、中国南音传承人蔡雅艺女士、著名弗拉明戈吉他演奏家段昌武先生、著名打击乐演奏家徐德梁先生、音乐制作人蔡继文先生等文艺界名流同台,可谓群星璀璨,星光煜煜。

让网友们更惊讶的是,这个节目的表演是带剧情的。当美国乡村民谣《哦,苏珊娜》的旋律在乐队中响起,方锦龙就在手边的多件乐器中反复挑选,仿佛没一件乐器趁手,他干脆不演奏任何乐器,而是用手在自己脸上“波儿”“波儿”地弹出声音,每一声的音高都不同。而当指挥说要演奏印度的乐器,方锦龙说:“印度的?那得有咖喱味,我来给你试试这个乐器,你看是不是有咖喱味。”说着,他用艾斯拉吉、西塔尔琴这两种乐器演奏起来,随后一大片弹幕飘过,几乎都写着:“果然有咖喱味!”

九十年代,方锦龙根据史料挖掘、研制、改良自小所习四弦琵琶为五弦琵琶,使琵琶的音色更加深厚,音域更加宽广。并潜心钻研,把五弦琵琶的演奏技艺,提升到新的高度,被推为当代五弦琵琶宗师。

不过,用古典音乐或国乐演奏流行歌曲,一直被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太简单、太俗,甚至有些“掉价”,但方锦龙不这么认为。“不要用这种观念看待老百姓,这是老百姓喜欢的东西,尤其受年轻人喜欢,如果国乐永远曲高和寡,最后肯定就没有人传承了。”方锦龙常常感慨,他自己从事音乐已经42年,但出名是在近10年。“前30年我也做传统的协奏曲、组曲,这很重要,帮我打下了基础,但近10年我开始跨界,这才走了出来。”

在琵琶的演奏技巧方面,方锦龙率先提出轮指伴奏节奏重音的变化、组合夹弹、组合遥指、摆指及双摆、三摆等技法,扩大了琵琶的表现力;他还用古琴的泛音意念,在琵琶上演奏连续人工泛音,并且用轮、拂、扫、挑等手法,改变传统重音习惯连接,博采众长,借鉴中国古琴、三弦、独弦琴,阿拉伯乌德、日本三味线、印度西塔尔、西班牙吉他等乐器的弹拨技法,融汇到五弦琵琶演奏中,取得了让人叹为观止的非凡技效。

现场:古今中外乐器玩了个遍

国乐大师方锦龙专场音乐会

元旦刚过,各大电视台的跨年晚会相继落幕,琵琶演奏家方锦龙又在网上火了。他在bilibili视频网站举办的跨年晚会上的国乐跨界串烧表演令人大开眼界,“壮哉我大国乐”“鸡皮疙瘩掉一地”“老爷子太厉害了”等引网友好评不断。方锦龙接受记者的独家专访,讲述了他这个节目的创意和幕后故事。

2016年12月10日,中国著名琵琶演奏家、当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方锦龙大师,将在上海音乐厅举行主题为琵琶的前世今生专场音乐会。

“一定要好玩”是方锦龙从事音乐一向秉持的原则,这是他深受观众喜爱的原因。对此他有自己的思考:“我们的音乐已经走出国门,但还未必走进国人的心里。”方锦龙说,我们有那么多大师级别的演奏家,在国际上打出中国的名号,给中国争光。“但是在不少人心里,很多音乐还停留在殿堂上,国人觉得它高雅,但可能不觉得这些音乐能走进生活。”方锦龙偏偏用传统乐器演奏时尚的歌曲,甚至把自己当“人型乐器”,在自己脸上弹出旋律,就是为了让大家觉得,“音乐的‘乐’和快乐的‘乐’其实是一回事”。

今人所见所知的琵琶,多为四弦,早在秦朝即已出现,东晋时期,五弦琵琶由西域传入中国,与四弦齐头并进,盛极一时。但到北宋,五弦琵琶因演奏技艺复杂,被四弦琵琶替代,随后失传,至今已近千年。

原标题:方锦龙:我做国乐一定要好玩

“这是我故意这么设计的,我演奏乐器光演不行,还得说,这是我的‘方式脱口秀’。”方锦龙说,节目在策划阶段,他就想在其中加一点“小品”的表演成分,“从头到尾地演,观众会疲惫,不知道我们在弹什么,那我就轻松地讲出来,这样观众既能了解很多知识,还会觉得有趣。”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