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筝艺术家常静 剪去长发原是老公“唆使”

图片 1  “演奏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消失,蒸腾,融于空气,随风飘散;有时感觉自己如水,从内而外地涌动,层层包容,最后变成汪洋大海,没有尽头;又是又突然拨云见日,霞光万丈,那种感觉非常美好,内心温暖喜悦,有找到家的感觉。”  不知道是因为常静的长相和气质,还是因为她弹古筝,和常静面对面,仙气逼人,难怪被称为古筝仙子,尤其是舞台上的她,更让人感到穿越。每一次演出,常静都会和先生齐刚一起演奏,和爱人琴瑟和鸣,用心,用情,让每个音符都饱含爱意;而演出的压轴,还会有另一个“神秘嘉宾”出现——儿子齐哈哈上场给妈妈献花,并且伴随着音乐有一段精彩的配乐朗诵。“我在台上看着他,穿着白衬衣,光束照着他一点都不怯场,好纯净的声音,那一刻,我觉得好幸福好感动”。  常静娓娓平静地讲述着她的“筝世界”,那话语里流淌的幸福感,也如同她的音乐一般沁人心脾,正能量发酵。我为了古筝而来  和古筝相遇是缘分。那时候,常静还在少年宫的合唱队,有一天,四川音乐学院给少年宫送来礼物——两个他们淘汰的老古筝。少年宫觉得为了两台琴在外面招生也不太好招,所以就请省歌舞团的古筝老师到少年宫的合唱队或舞蹈队这些小孩儿里面去挑。  “我记得很清楚,老师这样掰了一下,说,嗯,这个手很张得开,手也挺大的,这个虎口很开,手的柔韧性挺好。最后还唱了一首歌,觉得音准节奏没有问题,感觉也还不错,就这样挑上我的。”常静回忆着当时的情景。  一路走来,常静一帆风顺,如愿考入中国音乐学院器乐系,专修古筝。毕业后,她又以全班第一的成绩如愿考入了少年时就梦想的专业音乐团体。然而,现实和梦想中的差距却令在顺境中成长起来的常静第一次感受到了苦闷和困惑。“弹的东西基本上就是《渔舟唱晚》、《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这些广大人民群众熟悉的曲子。当然这些曲子很好,很经典,但是如果在你弹了100遍之后,你就会觉得有点儿没劲了。我们总是在找寻古人的状态,可什么才是我要表达的呢?”  常静太想突破了,但又不是很清楚要如何突破什么,她就是想变化,想找到自己想表达的东西。第一次常静突破了自己——在1999年的一次演出中,她第一次将传统的坐着弹古筝改为站立弹奏,使观众看到了古筝演奏的新形式。  那段日子,她整天在家听各种各样的音乐,唯独没有古筝曲,她想在其他的音乐中找灵感。她广泛地接触各种风格的音乐,大胆地和先锋派的中国华夏室内乐团、丹麦的BLUS乐队JENS、挪威的摇滚乐队BLISTER等各种音乐团队合作,这使常静的音乐视野一下子开阔了起来。“就是这种合作激发你很多,你自己的内在的东西出来了。所以从那会儿意识到:哎呀,古筝除了那些传统的曲子之外,我还有这么多可以表达的,慢慢就找到自己的音乐了。”我和古筝有个心灵的连接  常静喜欢镜子,家里收集了不少精美的镜子,而琴也仿佛是她的另一面镜子,让她看到自己,认识自己,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音乐风格完全是个人精神的表现。如今,在常静眼里,弹琴早已不是过去她眼里的那份工作,而是借由弹琴而进入一种状态,通过琴,她不仅和自己,和别人,也和自然界有了连接。从每个声音强弱、敏感度,看到自己内心世界的变化。生命里,仿佛因为琴而打开了一个自由的通道。“人通畅了,音乐也通畅了,和大自然的连接通畅,也更了解自己,活得更踏实自在。”常静形容着她和琴的幸福,“演奏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消失,蒸腾,融于空气,随风飘散;有时感觉自己如水,从内而外地涌动,层层包容,最后变成汪洋大海,没有尽头;有时又突然拨云见日,霞光万丈,那种感觉非常美好,内心温暖喜悦,有找到家的感觉。”  在当今演出市场不太景气的情况下,常静在国家大剧院举行的新古典古筝音乐会《千里江山》却在演出前一周就售罄了,这速度让常静自己都感到吃惊,“没想到这么多人会喜欢”。  喜欢常静音乐的人,也一定是能读懂她琴声的人。心流出来的东西,都是真实的。常静的音乐就是真实的心灵音乐,她也为听众搭起了一个认识自己的通道,在琴声中思考追问,寻找答案。“我想让大家在听音乐时忘记谁在弹,只是通过音乐沉静下来,关注自然和感受内心。”我给泰国公主当古筝老师  到今年为止,常静也已经做了泰国公主朱拉蓬12年的古筝老师。2002年,常静在泰国演出,泰国公主看到她的表演非常喜欢,希望邀请常静做自己的古筝老师。  “因为泰国公主身份特殊,我做她的老师是通过外交部委派的,一开始感觉就像完成一项任务,心里想公主那么忙,估计也没时间练琴,不会学习太长时间”,但是结果大大出乎常静的预料,公主这一学就是12年,而且对古筝的热爱有增无减。从2000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台“中泰一家亲”的演出,公主亲自上台演奏古筝。  泰国皇室的规矩非常多,一开始指导公主弹琴时,常静下意识地用手去纠正公主的手形,旁边的人吓坏了,一个劲地说“no”,因为在泰国的皇室礼仪中,公主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是不能轻易触碰的,不过现在常静和公主的关系已经非常亲近,每次见面,公主都主动拥抱亲吻常静,引来旁人无尽的羡慕。图片 2古筝仙子的育儿哲学  常静回忆着儿子第一次在台上的表演。她带着当时才4岁的儿子去国家大剧院参加一个音乐讲座,讲座结束,儿子即兴在台上朗诵了一段《心经》。常静感到惊讶的不仅是“他啥时候学会的”,还有他的淡定自若。从来没有刻意教过他,只是先生齐刚平时在家爱读,不料儿子耳濡目染居然能完整地背诵下来。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常静的每场演出,齐哈哈“压轴”也成了不约之约——献花、朗诵“为了让自己的表演更有新意,他还会更换朗诵的内容”。齐哈哈还是妈妈每次演出的“小托儿”—坐在第一排鼓掌声最大的就是他,他也最开心妈妈向观众介绍他是谁。  “我和他爸爸都没有很大的脾气,不急躁,可能把好脾气也遗传给孩子了”,常静说,“也或者弹琴就是胎教,儿子在肚子里就练就了好性情,感谢上天赐予我一个乖宝贝。以前不知道练琴就是修行,很多人不可思议,说我脾气怎么能好成这样,温和乐观,知足常乐,现在想来,每天接触的都是美好的事情,对性情都是怡养,古人不是讲究琴棋书画吗,就是这个道理。”  虽然是音乐之家,可是常静夫妻却一点都不着急让儿子学琴。目前,齐哈哈在学钢琴,和其他琴童的妈妈唯恐孩子学得太少相比,常静又是一个另类。刚开始,老师都会给齐哈哈课后布置六条作业练习,以为他有懂音乐的父母一定学得快,可是常静却嘱咐老师,每周布置一条作业就够了,不必学那么多,慢慢地,不着急。“我不着急他学得慢,不用每周都学,两星期学一次就行,我们从来不会强迫他学,而是希望他快乐地自发地学”。常静说。  不期待、不急着教、不过度担心,但尽可能给予孩子快乐的成长环境。其实,父母并不用刻意教孩子什么,自己做好了,孩子就是大人的样子。M:儿子叫齐哈哈,是大名还是昵称?常静:是户口本上的大名。最初确实是小名,哈哈大笑的“哈哈”,叫起来多欢乐啊。大家都叫习惯了,最后去报户口的时候,全家都反对叫以前取的大名“齐观”,干脆叫“齐哈哈”得了。我去上户口的时候,人家派出所的人不乐意了,说你这叫什么名字,这样做家长对孩子一点都不负责,这名字,孩子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同意吗?我说全家人都没意见。现在齐哈哈在学校好多同学认识他,这名字好记,又不会有重名的,多好。M:发现家里没有电视,业余时间怎么打发?常静:家里没电视,齐哈哈到别人家里看到电视,都觉得好开心。全家人在用餐、聊天、睡觉之外的时间,几乎都是和书为伴。家里就是一个小型的读书会。给孩子看的,也没有固定的书单,就是我和他爸爸经常去书店,看到合适的就买回来看。齐哈哈现在阅读的速度很快,一般一天都能看完一本书。为了培养他的阅读习惯,我也让自己看了很多书。(文章来源:妈咪宝贝传媒)相关阅读:【视频】中国古筝网专访常静:一个独立音乐人的蜕变历程

图片 3常静  在北京个人音乐会举办前几天,为了寻求突破,把留了十几年,已经成为自己标志的齐腰长发剪到只有5公分短,除了古筝艺术家常静,恐怕没有几个人有这样大的胆子,很多人都为之感到惋惜。因为这个严重的“错误”,常静被导演严厉批评,“宣传已经启动,用得都是你长发飘飘的照片,万一观众不接受怎么办?赶紧把头发接回去!”。常静在QQ上把新形象给妈妈看,也被埋怨了一顿,“你原来的样子才是一个弹古筝的人应该有的样子!”。妈妈的这句批评的话语反到让常静释然了,没有什么是应该的样子,敢于打破一些固有的概念才会有新的想像空间。其实这个大胆举动的幕后推手是常静的老公齐刚,他甚至提议常静剃秃,只是发型师实在下不了手。但是现在,常静还是决定把头发养长,因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7岁的宝贝儿子说了,“我还是喜欢长头发的妈妈”。  “古筝只是媒介,人们可以忘记谁在弹”  仅仅是剪头发这件事,就可以看出常静的“另类”,就像她不愿意让别人称她为“古筝演奏家”一样。尽管常静从小到大都以古筝为伴,她的高超琴技得到了泰国公主的青睐,聘请她作为自己的古筝老师,她还在2008年登上了北京奥运开幕式的舞台,独奏一曲《春江花月夜》,为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终极版》配乐古筝,但是这些成就都没有让她满足得停留在民乐这个圈子里,做大多数人都在做的事。  当然和许多学民乐的年轻人一样,常静大学毕业后也过了一段在歌舞团演出的日子,“当时演出挺少的,也不够市场化,演出永远都是古筝独奏《高山流水》、《渔舟唱晚》、《喜洋洋》、《花好月圆》,难道民乐只能这样吗?我只能过这样的生活吗?”常静清楚地知道这不是自己想追求的音乐理想,于是演出之余她就在家里听大量的唱片,尝试创作,“我各种风格的唱片都听,除了民乐,因为距离产生美”。  1997年常静有机会为香港雨果唱片公司做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筝美人》,那时就已经开始了让民乐更有现代感更有意思的尝试。当时常静找来邹航和文子两个朋友,三人用一辆当年北京的“面的”,将所有的电脑和音源设备搬到了北京远郊某个村里的平房里,用一台386电脑,加上满腔的热情,开始了唱片的创作。一个月后返回城里录音,“当时参与录制的有笛子演奏家张维良、‘中国爵士小号第一人’的文智勇、指南针乐队的岳浩昆、鲍家街43号乐队的吉他手龙隆、还有当时圈内很著名的打击乐手刘效松”常静掰着手指头数着当时出现在录音棚的各路精英,全部“真刀实枪”,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在那之后常静经常进行跨界合作,爵士,摇滚,blues乐队
、fusion乐队都玩过,没钱挣但有热情,常静以琴会友,打破了一切学院派的界限,天马行空得用古筝表达自己想说的话,那段时间终于呈现了完整的自我,常静感觉非常过瘾和满足。  2000年以后,常静又对诗词、书法、绘画等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在随手翻到一些诗词时,常静就跟着感觉哼鸣出来,然后自己创作乐曲。做古筝演奏家不是常静的终极目标,她喜欢的是音乐,古筝只是自己最方便表达的媒介,“我不愿意仅仅成为一个弹得有多么好的演奏家,我甚至想让大家在听音乐时忘记谁在弹,只是通过音乐沉静下来,关注自然和感受内心。”  给泰国公主当老师,一教就是11年  常静也不像其他演奏家一样,很多学生环绕在侧,这么多年她只有一个学生,就是泰国公主。2002年,常静到泰国演出,泰国公主看到她的表演非常喜欢,希望邀请常静做自己的古筝老师。“因为泰国公主身份特殊,我做她的老师是通过外交部委派的,一开始感觉就像完成一项任务,心里想公主那么忙,估计也没时间练琴,不会学习太长时间”,但是结果大大出乎常静的预料,公主这一学就是11年,而且对古筝的热爱有增无减。  常静记得,第一次上课时公主拿出几本在中国买的古筝谱子让常静弹给她听听,常静一看大多是考级曲目,心想“这上面的曲子恐怕你都不喜欢”,但常静没敢说出口,就一首首往下弹,弹到最后公主果然客气地说,“挺好的,但是我不喜欢。”常静看重因材施教,她很在意每个人内在的特质和悟性,  在常静看来,泰国公主是一个文化素养和审美水平都很高的人,于是她专门为她写一些练习曲,或者把她喜欢的泰国乐曲进行改编。公主的领悟力也相当厉害,有一次常静给她弹唱了一首《长相思》,并没有告诉公主李煜这首词的含义,公主听完以后非常喜欢,同时表示思念起了自己的亲人,感觉很难过很想哭,公主的感受恰恰也是这首词表现的意境,这首曲子也自然成为了公主的挚爱和保留曲目。只要有时间,公主就来看常静的音乐会,最近两年对常静把吟唱加入古筝演奏的形式很感兴趣,公主也开始弹唱,一首《落花飞》公主用泰语注音中文演唱,两天时间发音就很标准了,常静既惊讶又感动。  “我坐在古筝前的时候是真正的自己”,泰国公主说的这句话让常静记忆深刻,也非常感动。“作为公主,她有太多时候是身不由己的,但在艺术中她是最放松的。她曾经开玩笑说,上一世她也许是中国的公主。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公主可以坐在古筝前练习8个小时,连专业人都很难做到,她实在太喜欢古筝了”,常静说。从2000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台“中泰一家亲”的演出,公主亲自上台演奏古筝,常静说,开始两届公主表现得还很紧张,随着技艺的增长,状态越来越松弛,表演的曲目都是常静为她量身打造的,每一首曲子她都付出了很多情感。因为是参加公主的音乐会,台下观众还有点紧张,但是音乐一响起,下面的气场立刻就改变了,观众从礼节性的拘谨很快就松弛下来了。  每隔两三个月,常静就要给公主上一次课,7月中旬常静又将启程去泰国,大约10天的课程,每天两个小时。去泰国的时候常静就住在公主家里,每次常静去上课,最高兴的除了公主,还有侍奉公主的人,因为公主一弹古筝心情就很好,所有人都会感觉轻松愉快。“最早上课的时候,我们旁边会围着很多人服务,他们都特别紧张,尤其是翻译,一边翻译一边擦汗,一句话要翻译很长时间,我开始觉得很好笑,后来才知道泰国皇室是有专门的一套宫廷语,后来我就直接用英语和公主交流了,翻译终于被解放了”。泰国皇室的规矩非常多,一开始指导公主弹琴时,常静下意识的用手去纠正公主的手型,旁边的人吓坏了,一个劲地说“no”,因为在泰国的皇室礼仪中,公主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是不能轻易触碰的,不过现在常静和公主的关系已经非常亲近,每次见面,公主都主动拥抱亲吻常静,引来旁人无尽的羡慕嫉妒恨。  音乐为媒笔仙为证  表面看上去,常静是一个安静温柔的女子,但接触起来就会发现,她的骨子里有一种不走寻常路的叛逆劲头,就像她一路走来的音乐之旅,也包括她的恋爱和婚姻。常静比她的老公齐刚大6岁半,他们之间的故事也颇为传奇。  齐刚第一次见到常静时他才16岁,还是一名酷爱音乐的高中生,在北京音乐厅的一场音乐会上,常静在台上演,齐刚在台下看。两年后,齐刚在一个朋友的录音棚里看到了也在这里录音的常静的名字,于是以一名粉丝的身份拨通了常静的电话,简短的几句寒暄,常静并没有对这个18岁的孩子留下什么印象。又过了一年,在国外上大学的齐刚放假回国,在录音棚里遇见了常静,看到她正在录音,齐刚没有打扰她就先走了。休息的时候常静随手翻看录影棚电脑里的图片,一组欧洲风景的黑白照片深深吸引了她,以为是某位摄影大师的手笔,一打听原来是齐刚拍的,常静很吃惊,同时突然冒出让齐刚给自己拍海报照片的念头。  不久以后,齐刚带着相机出现在常静的家里,第一句就对常静说,“你先把妆卸了。”常静心里虽然不情愿还是照办了,齐刚又对坐在古筝前的常静提出了要求,“自然弹琴就好了,不要刻意摆姿势。”于是就看到齐刚上蹿下跳,屋里屋外,以各种怪异的角度拍起了照片,常静一边弹琴心里一边嘀咕,“真是个怪人。”  拍完照片齐刚主动要求给常静弹钢琴、吹笛子,干净透彻的声音一下子把常静震住了,之后齐刚又建议两人合作一曲试试,就是这样一次异常完美和谐的即兴弹奏让两人同时动了心。“后来我想,不管以后我的感情道路会是什么样子,那一天都是值得我终生回忆的经历”,常静说。不过动心归动心,一个26岁,一个19岁,不可能没有任何顾虑,常静把自己的心思跟最好的朋友说起,也被泼了一头冷水,但是之后的几天齐刚的音乐和人一直在常静的脑子里转,她问自己如果错过这个人,以后会不会后悔?答案是肯定的,于是常静决定不能放掉这份已经来到面前的爱情,就在此时齐刚满含深情和文采的情书翩然而至,于是这对灵魂伴侣自然走到了一起。如今两人已经结婚整整10年,有了一个7岁的可爱儿子。齐刚是一名IT精英,但是对音乐的热爱执着而纯粹,在常静的音乐道路上给予了非常大的帮助。  如果故事到此,还不算神奇,直到常静有了孩子,她才突然意识到这一切其实都是命中注定的。原来就在12年前,常静和齐刚只见过一两次面,话都没说过的时候,在录影棚电脑死机重启的间隙,常静被朋友拉着玩了一次笔仙,她问笔仙的第一个问题是自己什么时候当妈妈,笔仙指到了32,常静又问未来的老公姓什么,笔仙指到了Q这个字母,常静接着问自己有孩子的时候老公多大,笔仙指到了25。当时常静心里想,不可能,笔仙肯定算错了,于是压根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万万没想到,笔仙的预言全部应验了,后来常静逼问齐刚,“是不是你和那个朋友串通好的?”,齐刚哈哈大笑,“怎么可能,我当时怎么会知道你32岁生孩子啊。”(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天下筝人】常静  【人物】一个独立音乐人的蜕变历程:专访常静  【新闻】“为你读诗”
嘉宾常静古筝为诗朗诵伴奏   【新闻】“静界﹒静心之旅” 常静古筝唱奏音乐会
  【新闻】古筝演奏家常静做客《演艺群英会》节目

图片 4订票电话:021-68541234演出曲目1.《瑞鹤飞》
曲:齐刚 文:齐刚2.《梦中漫舞》 曲:常静3.《月影湖边》
曲:齐刚4.《贵妃醉酒》 曲:常静5. 弹唱《落花飞》 曲:常静
词:李煜6.《易》 曲:齐刚 常静7. 弹唱《长相思》 曲:常静
词:李煜8.《山楂树之恋》 曲: 陈其纲9.《完美》 曲:常静10. 弹唱《满月》
泰国歌曲
改编:常静常静介绍常静,古筝演奏家,独立音乐人,她的音乐空灵唯美,如中国山水画般气韵悠长,通过独特的演奏吟唱方式给予古筝音乐新的诠释。常静生于中国四川,8岁开始学习古筝,1995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古筝专业,现任中国东方歌舞团古筝演奏家,2002年至今被聘为泰国公主常任古筝老师。常静专注于古筝演奏与创作,已在美国真音乐,台湾源动力,德国EDEL,香港雨果,中国瑞鸣等唱片公司出版《常静》,《离弦》,《彩虹之上》《筝美人》《十指弹一》《杏花天影》,《瑞鹤飞》等多部唱片,并在唱片中担任作曲,编曲,演唱,制作等工作。常静曾与多位古典艺术大师合作。与指挥家洛林.马泽尔合作演出古筝协奏曲《春江花月夜》,与作曲家陈其钢,指挥汤沐海等合作陈其钢作品《蝶恋花》,由法国国家交响乐团首演。常静也与包括理查德.克莱德曼,朱哲琴,等在内的多名世界优秀音乐人跨界合作流行,新纪元,摇滚,爵士等音乐。常静在2010年创立了以演奏原创作品为主的个人乐队,乐队由古筝,小提琴,钢琴及打击乐主要构成,大胆融入了昆曲等中国音乐元素。至今,常静与乐队已经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新加坡榴莲剧场等地成功举办十多次专场音乐会,并受到广泛的好评。常静亦在多种艺术形式中发扬古筝艺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担任古筝独奏《春江花月夜》。常静在张艺谋电影《山楂树之恋》,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终极版》等电影音乐中有精彩演奏。订票电话:021-68541234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