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建艺术交流平台 传承弘扬民族音乐

图片 1  年龄:33岁  职业:古筝琴行总经理  “鸣筝金栗柱,素手玉房前”,走进金永灿经营的位于红旗中路上的古筝旗舰店,再浮躁的心也会立刻沉静下来。这家面积为四百平米的古筝琴行装修古朴,余音袅袅,大堂中陈列着几十架古筝佳品,其实不乏大师之作。这只是金永灿古筝事业的冰山一角,今年他的第四家琴行即将开业,位于扬州的古筝工厂也走入正轨。从向朋友借钱租下四十平米的门市到取得今天的业绩,眼光精准的金永灿仅仅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  四年前,对古筝金永灿还是个外行。当时他是一家婚庆公司的副总,妻子潘艳是一名从业多年的古筝教师。“当时的古筝销售和教育都很不正规,因为缺乏系统指导,不少孩子半途而废,也不知道如何选购适合自己的古筝。”从妻子的描述中,金永灿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品牌古筝一定受欢迎,我们不能一辈子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开一家琴行吧!”当时夫妻俩手头拮据,向朋友借来5000元启动资金,赊了九台二手古筝,在青云街租下一处40平米的门市。2009年秋,这家小小的古筝琴行开张了。“搞宣传是我的强项,我为琴行建了网站,印了宣传单,我妻子每天早晨都去附近的小学发放。”因为妻子此前的教学口碑不错,琴行很快便招来了十几名学生,但还是有很多家长对这家夫妻店表示怀疑。“当时为了省钱,我和妻子就在琴行打地铺,吃的也很随便。家长一来看,规模也太小了,感觉你俩就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能教好孩子吗?”回想当年,金永灿笑着说,真是太不容易了,让妻子跟着吃了不少苦。妻子当年几次产生放弃的念头,但都被金永灿的坚持和信心给打消了。  在这样艰难的境况下,金永灿还是坚持走“品牌”路线。“我去北京申请名牌古筝的代理权,但是厂家觉得我的规模太小,根本不授权。于是,我就找北京的小琴行零散地购入品牌古筝,回到大连再转手卖掉。虽然利润微薄,但我坚信只要保证教学品质和古筝品质,琴行一定会有出路。”时间证明了金永灿决定的正确,妻子教授的第一批学生参加比赛取得佳绩,所销售的古筝质优价廉,这家小小的琴行渐渐赢得了信任。2011年,金永灿成立了第二家琴行,他的经营业绩和理念也赢得品牌古筝厂家的认可,金永灿先后取得了全国十大品牌古筝前六名的代理权。  2012年7月,金永灿开创了自己的第三家琴行,也就是上文中的品牌古筝旗舰店。注重宣传的他先后邀请了多位古筝大师来连做讲座,与学员交流经验、指导技艺,现在旗下的三家琴行共有古筝教师近二十名,学员三百余名。去年,金永灿还在古筝的故乡扬州成立了自己的工厂,专门供网络销售。“现在的资金压力仍然不小,但我已经感受到了整体大环境的变化。目前大连学习古筝的人群大约有四万人,并且在不断扩大,在我们的学员中少儿和成人的比例能达到一比一,民乐复兴的浪潮很快就会到来。”金永灿希望下一步能将古琴、琵琶、扬琴、二胡、柳琴等民族古典乐器逐渐融入到自己的琴行之中,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民乐之美。  相关阅读  【新闻】金氏古筝被列入第三批山东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新闻】女孩也帅气
弹着古筝唱Rock的陈心雨  【新闻】57岁文艺骨干弹得一手好古筝
想组老年古筝队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据齐鲁晚报报道,清华大学录取竖琴考生的消息传出,让不少岛城艺考生和家长动起心思。想通过学习竖琴、古琴、巴松等冷门乐器来增加升学机会。但记者调查发现,青岛目前尚未有专业机构和培训中心开设此类课程。

二胡,音色优美,技法丰富,表现力宽,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已成为流行最广泛的民乐之一,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康鑫杯”浙江省第四届二胡独奏比赛昨天圆满落上了帷幕,本次大赛的举办,不仅有力地推进了我市乃至全省民乐的普及和提高,也为民乐的发展注入了强劲的活力.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精神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对下一代的教育有了全方位的寄托和希望。尤其在提倡民族文化、继承传统历史、振兴辉煌民乐的今天,学习一门民族乐器逐渐成了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择.
民族乐器 大众的选择
在锦城各类琴行销售情况的调查中,记者发现,锦城各大小琴行里的民族乐器的种类繁多、价格实惠。金音琴行的负责人夏良萍介绍,该琴行民乐的销售情况逐年见好,古筝、二胡等民乐的销售量远远大于钢琴之类的西洋乐器,学民乐的人也较多于学西洋乐器的人。一位正在给儿子挑选二胡的李先生也表示,学西洋乐器显得高雅、脱俗,只是门槛略高,投入高于回报,且师资费用高、学习周期长;而学民族乐器能让孩子们了解传统,把中国的传统一代一代地传下去,民乐还可以让孩子增强乐感,入门也快,教学费用不高。在天目琴行记者了解到,在众多的中国民族乐器中,二胡和古筝的销售最好
只要音乐在 灵魂就不会寂寞
在影片《我的兄弟姐们》中,孩子们的爸爸曾经说,只要音乐在,灵魂就不会寂寞。不同的乐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性别与年龄,而相同的是音乐。乐器流淌出来的不仅仅是音符,更是一种情绪。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乐器能改变心境,民乐更能陶冶性情。
小蒋是从江西来临安打工的女孩子,学历不高,仅初中毕业,为了改变单调的生活,提高自己的修养,她最近学起了古筝,小蒋说,很多同龄人都把工作之外的生活用在打老K,搓麻将、玩游戏上,我觉得学学乐器又能休闲还能学点东西,蛮好的。今年刚跨进更年期的鲁阿姨退休了,呆在家里没事做,总会神经兮兮的猜疑老伴红杏出墙,要不就和儿女怄气拌嘴,后来学了古筝,生活状态改变了不少,她说一拨弄这弦,我的心啊,就静了不少。一位刚刚离婚了的女士学古筝已经有一年了。她把古筝摆到了自己的卧室,心情不好时,弹上一曲,打发寂寞,怡情养性,而古筝同时也增加了自己小屋的韵味和雅趣
学习民乐 出现年龄断层
民乐悦心,民乐悦人。纵然很多人意识到学习乐器的重要性,但在各个琴行、艺校,学民乐的学员绝大多数还是以少儿为主,也有少量老年人,青年人却寥寥无几。市青少年活动中心的金杰老师告诉记者,少儿学乐器有很强的可塑性,思想单纯、受到的干扰较少,因此学成率大;而偶尔前来学乐器的青年人开始兴趣十足,往后总会半途而废,不能坚持。退休老人学乐器就当丰富生活、自娱自乐了。在调查中,很多业内人士表示,在临安,民乐学员的年龄出现断层,目前呈老年化和少儿化的趋势。更为奇怪的是,在众多学民乐的成年人中,往往定居在临安的外地人居多。
民族音乐 后继有人
有需求就有市场。从近几年我市不断兴起发展的各类琴行、乐器培训班、艺术学校中,我们不难发现,民乐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重视。在采访中,天目琴行的负责人陈丽君告诉记者,纵然临安目前学民乐的氛围比起杭州、萧山、富阳要逊色一点,但这种氛围逐渐正浓。很多中小学校开始注重学生的素质教育、关注音乐的教育,有的校园内建起了民乐队、民乐兴趣班,石镜小学还提倡每个学生都学一门乐器;生活条件好的中老年人也纷纷拿起二胡、古筝开始音乐的再教育,随着白领学民乐渐成都市的新时尚后,临安一些积极向上的青年人开始选择民乐。还有很多家长也转变了观念积极培养下一代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当中国传统文化再次被国人所重视,民乐在一批锲而不舍的民乐演奏家们奔走呼号的宣传和重振下,民间诞生了一批又一批的民乐爱好者,相信民乐文化也随之会代代传承、生生不息。

记者随机采访了20位来送孩子到琴行学习的家长,其中有8位家长表示,现在钢琴、小提琴、古筝这类乐器学习的人数越来越多,竞争太激烈,不如让孩子转学比较冷门的乐器。女儿就读于海大附中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学习古筝已经五年了,但高考古筝竞争过于激烈。她表示,从清华大学录取竖琴艺考生的新闻上得到了灵感,想为女儿另辟蹊径,决定改学竖琴。但她走访了岛城大大小小多家琴行后发现,没有一家琴行开设竖琴、古琴等冷门乐器的课程,也鲜有琴行出售竖琴这种乐器。“走了6家琴行,只有一家告诉我可以帮我问问上海的乐器厂家做不做。”

记者从岛城多家琴行了解到,暑假期间曾有不少家长前来咨询竖琴、古琴等冷门乐器的培训情况,但均以“暂无该乐器的培训项目”婉言拒绝。青大琴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冷门乐器的专业培训教师特别难找,“前两年曾经开办过古琴培训班,但是这方面的专业教师非常稀少,很快就被大的乐团挖掘走了,最后只好停办。”据悉,岛城不少想学习竖琴、古琴等冷门乐器的学员,因为本地教师资源的稀缺,不得不跑去北京、上海等地的音乐学院和音乐机构投掷重金寻师学艺。宁夏路上一家琴行的工作人员说,像竖琴这类乐器成本太高,最便宜的一台也要55000元左右,从国外进口的最少也要二三十万,并且一般都需要提前联系厂家进行预订。

记者就此问题咨询了民乐演奏家王玉国老师,王老师称,在艺考越来越热的背景下,学习冷门乐器的确是条增加升学机会的捷径。但是,是否选择学习冷门乐器还得看孩子喜不喜欢,条件适不适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