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的几种特殊奏法简介

图片 1  二胡曲《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由同名小提琴曲移植而来。乐曲素材取自歌曲《美丽的塔什库尔干》和笛子独奏曲《帕米尔的春天》,并结合塔吉克族民歌及民间音乐创作而成。乐曲表现了美丽的草原风光和塔吉克人民载歌载舞的热闹场景。  此曲具有浓厚的民族风情,整个乐曲的主题可用载歌载舞四字概括,具体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纵情高歌,这部分旋律极富歌唱性,展现了辽阔美丽的草原风光和牧民们骑在马上弹琴高歌的情景;在转入第二部分时有一小段华彩。第二部分就是热烈欢舞,这部分旋律富有舞蹈性,充分发挥了左手复杂多变敏捷灵活的技巧,表现了塔吉克人民欢腾的舞蹈的场面。?要表现好该曲意境,需掌握其演奏技巧。  乐曲旋律流畅,音乐在高、低音区自由驰骋,在技术难度上既有调性及节奏的多变,而又不失其风格色彩的统一,同时又有把位及速度难度的递进,比如:有拨奏及拉拨并用的发挥,有华丽多姿的快速连音的使用,有快速多变的双弓及快弓技巧淋漓尽致的运用等等,造成跌宕起伏、高潮突出,完全发挥了乐器的性能。
  笔者通过教学及演奏实践认为,有以下技术难点值得演奏者认真反复训练。
  一、如何掌握节奏及旋律特点     乐曲从第4小节开始,综合使用了7
/8、5 /8、4/
8拍等,是典型的不对称型节拍组合,它体现了放牧人时而行进在广阔草原的平缓坦途,时而行进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之间,是塔吉克族人放牧生活的形象写照。演奏者常常容易受3/8、6
/8、12/8拍的习惯重音影响而发生节拍差错,应当用细分拍的击拍方式纠正过来。乐曲从第4小节开始,先在二胡上有效的高音区出现,纵情放歌,之后又在宽厚的中、低音区回旋从而加深了主旋律的印象。其间,带有和声小音阶的#sol
—la 的音准应当注意,因为#sol 有向la 的倾向性,但不能把la 音也拉高了,
fa–#sol 的增二度音程音准的宽度应适度。
通过宽厚的低音旋律的对比变化后在一串十一连音的过度音型的连接中把旋律推向高潮。那么十一连音的难度如何克服呢?笔者认为应当把它分解为四加七的连音关系为宜,
这样演奏者内心念谱有一个句逗概念,完成起来要顺畅得多。但正式演奏时,十一连音之间必须均匀无痕。进入最高音区后旋律极其流畅,其中的小二度音程,由于处在高音区,指距很窄,应特别注意音准。之后出现模仿冬不拉的拨奏段,由于二胡上没有指板,拨奏的音色不够明亮,因此手指应当垂直于琴面方向拨动,才会使音色有所改善,否则拨弦会很难听。
     二、 如何克服华采乐段及远关系转调的难度   
  从63小节开始时的宽把位八度音程跳动,音准要好,特别是突然复音程退到原把位时
空弦音 re
一定要有准确的对应关系。如果发现空弦音偏低,那是前面的八度推移换把偏高,反之,如果发现空弦音偏高,那是前面的八度推移换把偏低。之后,华采乐段的主要难度是快速多音连弓,多至一弓演奏27个音,这就要求右手对弓速有很好的控制力,左手尽量用指尖端点按音,手指起落低而快速灵敏,注意其中半音的音准并多选用现代指法,少使用传统指法。其句逗关系,以连弓管多少音为分句点,但一弓中由于音太多,还应在其内部有小的连逗点,在逻辑概念上才顺。比如:63小节散板华采乐段中,三十二分音符的多音第一连弓共20个音,内心概念应分解为八加十二为宜。三十二分音符的多音第二连弓共27个音,内心概念应分解为十六加十一为宜。当然,正式完成时是顺畅地连在一起的,不能有间断的痕迹。本段落最后连续出弓的演奏,音质要干净、有气势,右手端弓抛悬于两弦之间,作到音质好,动作帅。华采段之后在没有伴奏的情况下演奏者直接连接时如何把握下段bB
调开始的音准呢?这里从 C 调转入bB
调,是前后关系比较远的一次转调,笔者认为,唯一能够依赖的是上段的结尾音和新段的开始音之间的音程关系,这里的音程关系是一个九度的复音程关系。如果,把上段的结尾高音降低一个八度来看,那么,前后之间就是一个大二度关系了,这样也就简单了,新调的开始音
mi 相当于上调的 re ,而前调结尾音是 mi
,那么相互间就是一个大二度的音程关系了,此时再运用跳全弦二分之一弦段的动作习惯就能把这个关键音位找准,并迅速运用首调概念听成mi
音,这样,这里的转调难度也就克服了。   
  三、如何完成欢快、跳跃的小快板及间插式的转调模进   
  从72小节开始的小快板段,包含了bB调——F调——bB调的几次转换,但相互间都是近关系转调,把握音准,应当不存在什么问题,关键是要注意灵巧的短分弓动作,要完成得清晰有力,同时不要忽略其间时而出现的小连弓。这种弓法的穿插,正是一种特色的体现。如果全部改用分弓,听起来就显得乏味了,也就是说,对演奏者而言,在快弓进行中要善于左右开弓,应对自如。这段活跃的快板之后进入125小节激越的高音旋律,舒展放歌并迅速进入141小节4
/8 、7 /8拍相间的间插段。间插段先后出现在 F 调、 G 调、 C
调上,每次都是一样的模进音型,由于速度快,很容易跑音,这其中的关键,是注意快速移动换把的把握,每个音不要迟疑,移动动作要十分肯定,准确,这也是本曲的难点之一。快速移动换把,是指两音相互间不带滑音的换把,这是由于速度要求所决定的,要运用每个把位的区域观念去把握,比如传统的4音一把共5个把位。现代把位1音一把,如以十二平均律算,有几十个把位。尽管两种把位是接合使用的,但仍然要按传统把位的习惯动作去进入某个把位区域,并辅以实际听音相结合,这样快速移动换把就会达到相当熟练的程度。177小节是一段更开阔深入的歌唱,这里是从最低音
la 大跳至转调后的高音 la
,是一个十一度的复音程大跳。为了把握跳把的音准,这里仍然采取把复音程缩小为单音程的方法去听,那么,单音程就是一个纯四度的音程关系。再从弦段的距离感觉去审视,应是超越全弦段1/2以下的纯四度处,并辅以实际听音相接合,这样,复音程跳把就不难掌握了。这一段开阔、舒展的高音旋律,在音准上加大了难度,尤其要注意其中的增二度音程,冠音
不要过高, 根音 不要过低,尽量用十二平均律的感觉去听。   
  四、如何完成热烈劲舞的快板后半部分      从
209小节开始进入后半部分的快板段,一开始就是一个快速双弓和关系较远的其它调性的分解大三和弦的叠置,并把其它调性的叠置旋律间插其间,造成旋律发展的强烈对比,动力十足。拉惯传统乐曲的演奏者在听觉上会感到很不适应。其实,这里先把握一个大二度的准确移动,然后不管用什么唱名去听,反正出现一个类似首调概念的分解大三和弦的上行及下行音型即可。之后的重要技巧是敏捷的快速换弦技巧,比如217小节
,两个高音点的mi及三个内弦空弦音最低音mi的4个十六分音符的组合,以及类似的音型,其中最低的衬托音要演奏得十分清楚,且4个音要演奏得均匀,不因为换弦而耽误时值。因为衬托音有类似手鼓的击奏效果,如果漏奏就不能表达热烈的欢舞场景是一种损失。后面快速双弓的八度对应,更应该注意音准的把握。最后,251小节转入带有离调特色的急速火热的尾部快板。这里,主旋律并未有转调的标记,但通过变化音的使用,造成几次近关系离调的效果,显得丰富多彩,活力四射。在练习本段时先将速度放慢,把其中的各处变化音演奏准确后,再加速至规定的速度,并注意加速时右手腕部保持松弛、灵活,旋动幅度减小,并具有对弦的基本贴力。  结尾处,280小节出现大小分解和弦交替的连奏音型,
要注意连奏的前三音和分奏的后十六分音要连贯均匀,不能把连弓后的第4音的时值延长了。之后284小节转入由低至高的两个八度的主调音阶式级进而达到全曲最高潮。并用利索干脆的快分弓及拨奏结束全曲。

双弦奏法
二胡是一件单声部的乐器,因此,双弦奏法不属于常规的弓法技巧,但有不少作曲家和演奏家为了丰富二胡的表现手段,也经常在乐曲中大胆地尝试着应用,如《战马奔腾》、《红军哥哥回来了》等乐曲中就有大段的双弦奏法。双弦有三种奏法:第一种是把弓杆翘起,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向下将弓毛压扁在琴筒上,使之与两根弦同时接触摩擦发声,这种方法发音效果较好,但音量偏小。第二种方法是在用弓毛摩擦内弦的同时以弓杆摩擦外弦发声,这种方法只可在较强的力度下用短弓或颤弓来演奏,发音也比较噪,因此常用在乐曲渲染气氛或某些特殊效果的段落中。第三种奏法是用弓毛在两弦之间急速地交替换弦,利用人耳的延留听觉,造成一种双弦的效果,在弱奏时具有类似于扬琴双音轮奏时的感觉,但强奏时发音比较粗糙。三种奏法各有特点,需要演奏者根据乐曲的需要来灵活选用。敲击弓
敲击弓即用弓杆敲击琴筒发声,符号为“
”,在常规的演奏法中,以弓杆敲打琴筒是要尽量避免的,但有时为了乐曲的需要,也可作为…种技法来运用,加二胡的早期作品储师竹的《不想他》,以及近年的新作王建民的《第一二胡狂想曲》中都有所运用,敲击琴筒时右手可将弓根部位略微抬高,用小臂的上下动作来使弓子上提和下击,以弓杆敲打琴筒后部(即靠近音窗的部位〕,因为这个部位的声音富有共鸣,其效果比敲击琴筒前部(即靠近蟒皮的部位)要好。演奏时要注意节拍的准确,以及与拉奏音之间的配合默契;此外,在弓子上下运动的过程中,注意不要蹭弦出杂音。倒弓
倒弓也称回弓,即为了调整弓序,将弓子无声地倒回前一弓的起弓位置。演奏时将弓子迅速上提(约离开琴筒5至10厘米),乘势将弓子倒回即可。为了减少弓毛蹭弦的杂音,左可轻轻按在弦上。另外,弓子也要尽量垂直地上下运动,以使倒弓轻巧、干净。弯柱法
二胡的最低音域是内空弦音,当乐曲中出现比内空弦音低的音符时,用常规的演奏方法是不能奏出的,但使用弯住法最多可以奏出比内空弦音低一个小三度的音,从而满足了一些乐曲中偶然遇到的低音。这些低音如果改音或翻高八度来演奏,会失去乐曲原有的风味,而用弯柱法演奏,不但能保持乐曲的本色,还能使音乐富有一种浓郁的戏曲风味,十分动人。王曙亮先生创作的叙事曲《琵琶怨》与台湾作曲家卢亮辉先生创作的二胡协奏曲《贵妃情》中均用了这种奏法。这种奏法是河北省艺术学校的王曙亮先生首创的。它的演奏方法是:左手四个手指握住琴杆,左臂尽力向下压,使琴筒贴紧腿部不致滑动;一指根部抵住琴杆向右,二、三、四指勾住琴杆向左同时施力,以形成杠杆作用强迫琴杆微微向右弯曲,来降低琴弦的张力而发出较低的音,其用力的分寸完全要凭听觉来加以控制。此外,拇指还可以用来按弦:
在乐谱上弯往法用符号“”来表示;
柱下回滑音就在“”上加一个小箭头,用来“”表示;用弯柱法奏出的吟音(即揉弦音)就在音符上方标上“”来表示;有时还用拇指按弦,乐谱上用“大”来表示。双千斤二胡的奏法
普通二胡通常只有一个千斤,它是二胡有效弦长的上切点,也就是说,千斤以下是有效演奏区,而千斤以上至弦轴的一段弦长却是无效弦长,被白白地浪费掉了。为此,许多乐器改革家如福建省艺术学校的熊正林等同志经过多年的研究,终于成功地发明了二胡的双千斤结构。它充分地利用了这一段被长期弃置不用的弦长,使二胡的音域向下扩展了纯四度音程,有效地解决了二胡低音不足的缺陷.
双千斤是一套机械系统,它在靠近外弦轴的下方设置一个固定千斤,作为二胡有效弦长的上切点;在固定千斤下面装置了一副可以开合的活动千斤,由左手拇指移动琴杆内侧的一条操纵板来控制它的运动,拇指向上推操纵板,活动千斤即打开,此时以固定千斤为有效弦长的上切点,较普通二胡的音域向下扩展了纯四度;拇指向下拉操纵板,活动千斤即抬起顶住琴弦,成为有效弦长的下切点,这时就和普通二胡一样了。这个活动千斤还可以任意上下移动,以适应乐曲不同弦法的需要,如果在乐队伴奏中遇到一些下常用的调性时,稍稍移动一下活动千斤即可用常规弦法来演奏,用起来十分方便:
在乐谱上,活动于斤的开合是用符号“↑”和“↓”来表示的,前者是拇指上推操纵板,打开活动千斤;后者是拇指下拉操纵板,闭合活动千斤;符号均写在小节线的上方。演奏双千斤二胡,除了要专门练习拇指控制操纵板的动作外,还要注意在演奏活动于斤以上的把位时,由于指距相对较宽,因此手指要尽量分开按弦。如果演奏者左手较小,也可以用隔指按音的方法,即相邻的手指之间均为半音音程,一个全音音程用一、三或二、四隔指来按出,在活动千斤闭合时,其演奏与普通二胡完全一样。近年来,也有了专为双千斤二胡所创作的乐曲,如:苏安国先生的《幸福歌儿唱不完》等等。骏马嘶鸣的奏法
在描写草原奔马题村的乐曲中,常会有模拟骏马嘶鸣的段落,如:《战马奔腾》、《奔驰在千里草原》、《草原新牧民》等。模拟骏马嘶鸣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双弦颤滑法,其奏法是:将右手中指放于弓外,与食指一起勾压弓杆,使弓杆摩擦外弦,同时用无名指向里勾弓毛,使之摩擦内弦,由此来演奏双弦;或以中指和无名指弯曲,向下(向琴筒方向)勾压弓毛,将弓毛压成扁状,使其能同时摩擦内外两弦,以此来演奏双弦,这两种奏法由演奏者自择。演奏时以右手拉奏双弦,左手于极高把位,用一、三指做三度颤指下滑音,这种方法要注意的是:①弓毛贴弦要紧,发音须略带噪声;②左手向低把位颤滑的速度不要过快,幅度也不需太大,颤滑的同时手指还可快速地上下抖动,此方法一般用来模拟群马的嘶鸣。另一种是内弦连顿下滑法。其奏法是:左手二指或三指由高把位以一个上滑音滑至极高音,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向里紧勾弓毛,贴紧内弦,在左手上滑的同时由中弓拉至弓尖;接着左手作小幅度的下滑音,右手配合以内弦推弓的快速连顿弓。演奏时注意右臂需要保持较为紧张的状态,弓毛一定要紧贴琴弦,以发出“格,格、格……”的噪声,这样才能奏出逼真的效果,这种方法通常用来模拟单匹马的嘶鸣声。在乐曲中,这两种奏法可单独使用,也可组合起来使用,其舞台演出效果非常好。右手击鼓皮的奏法
在王建民创作的《第一二胡狂想曲》中,有一段模仿鼓声效果的乐段,是以右手手指击打二胡的琴皮来发声的。在演奏时,将弓子放于右腿之上,右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用指尖部位有弹性地轮击琴皮,其感觉类似平时下意识地在桌面上弹指一样。在演奏时如使指甲与琴皮接触,则声音较为清脆。几种不同的定弦法
二胡一般都采用五度定弦法,即内外弦之间为纯五度音程关系,现代二胡定弦的音高,以国际公认的标准,内弦为每秒振动293.66次的6音,外弦为每秒振动440次的a音。但也有一些乐曲的定弦较为特殊,其不同之处主要表现为以下两点:①内外弦之间的音程关系不同。二胡除了五度定弦法以外,还有四度定弦法,即内外弦之间为纯四度音程关系,如蒋才如创作的《忆亲人》、张寄平创作的《庆丰会上活今昔》、卢小熙改编的《赞歌》等都采用了四度定弦法。这种定弦法是吸收了坠胡等地方特色乐器的特点演变而成的,所以演奏起来极富地方风味。在孙文明的作品中,还有采用八度定弦法的乐曲,如:《送听》、《人静安心》等,用这种定弦法演奏时,听起来好像一高一低两把二胡合奏似的,富有一种特殊的效果,充分地展示了作者独特的创造性,但这种定弦法在其它乐曲中极为少见。②定弦的音高标准不同,如著名民间音乐家华彦钧的三首二胡曲《二泉映月》、《听松》和《寒春风曲》的定弦音高,其内弦为每秒振动196次的g音,外弦为每秒振动293.66次的d音:刘文金创作的《长城随想》的定弦音高,内弦为每秒振动261.63次的c音,外弦为每秒振动392次的g音,等等。如果二胡演奏者兼拉高胡或中胡,其定弦音高与二胡也有所不同。由于定弦音高的不同,各调所采用的弦法也就不一样了,现将五度定弦法定弦青高与各调所采用弦法的关系列表如下,以便演奏者查阅
图片 2上一篇:论二胡独奏曲《江河水》的情感处理下一篇:浅谈二胡演奏的力度问题

问:二胡要把所有调都学全吗?还是说一般人只要学会两三调音就行?都学全了脑袋不会乱吗?

图片 3

二胡要把所有调都会学全吗?还是说一般人只要学会两三个调就行?都学会了脑袋不会乱吗?

答:不管学什么,只要还一知半解的人再加新课,脑袋才会乱,真正知识多了他会触类旁通,举一反三,为什么要提倡多读书,世界是知识创造的。你学二胡只学习三个调就满足了,要求不高,知足长乐!其实体会三个调与会七个传统大调只差一点拨,想学,我来说一说这里的绝招儿。

1⃣️学二胡先从15弦的五个传统把位开始,新法叫一二三四五把位,传统的是上把、中把、下把、次下把、最下把。

2⃣️这五个把位换把时的一指切把有个规律,内外弦离不开1-5-i
、所以你只要学会了D调15弦、G调5-2弦、A调4 i 弦,就七大调都难不住你了。

因为d1一a1标准定弦后,要把内空弦分别当七个音来唱,就象电影院一号座位,七场电影有七个不同的人轮流来坐过,人变了,凳子没变,我们二胡内空弦位的高度也不变(293.66Hz),七个音都用空弦来唱,实际是只变了唱名,音高没变,所以你会把空弦当15弦拉,又会当52弦,还有63弦⋯其它还有四个调就还是这个规矩,为了便于一目了然,我把七个大调以15弦为例,请你看住15弦的各条水平横线就找到这个固定位上不同调的公用点音位,凡在横线上出现1-5-i
的音符都是这个调的换把一指切音位置。

【⬇️看图上相连的横线所与15弦对应的音,*第一是七个调、

*第二条红线是各调的八度音、

*第三条黑线是等音位,(比如外空弦5与内四指5)

*第四条桔黄线是千斤与琴码1/2段中间音,是空弦到中间的八度音、

*第五条紫色线是到内空弦之间双八度音、

*第六条黑线是内外弦的双八度音位、

*第七条绛红色是内空弦至三个高音点的 i、

传统五个把位上从内空弦开始下至第七条横线上三点儿高音 i
、二胡音域跨度三个八度、

你真想学会七把传统调,把我的这个图打印下来,用左右联线对照,先从15弦对齐你熟悉的52弦、63弦⋯前边这几个懂了,后边相对应的几个就很简单了。

你向亲友展示了二胡独奏,总不能不懂七个传统调?学懂了,宁可不熟,可不能不知!

谢谢你的阅读🙏!

一般三四个把位(调位)够用了,如果专业性的就得,从A一G调都得用,跟据歌的曲调用定音器跟二胡定音。我上学时是文艺队拉二胡的,不专业自学的,就会四个把位我们都管二胡定位,叫几5把,(1234567i)都定,i一5)位,2一5位,3一5位,4一5位。

把位就像人唱歌一样撑握不准跑调五音不全,然后弓法,指法,做到弓不离杆,眼不离普,往往初学者把位是最难撑握的,揉弦,快弓,这都是二胡的基本弓。

随着管弦乐的发展,民族乐器己经基本上退出舞台了。拉二胡的那些人已经都老了,会拉二胡的年轻人也很少。再过几十年二胡也就失传了。

不用急,学习二胡实际包括三方面内容:一关于音阶与调性的基本乐理;二熟悉二胡性能,拉奏的基本姿势手法;三操练二胡演奏基本技法(指法,弓法,配合技巧)。三者贯穿学琴全过程,交替学习。学习掌握二胡的各调指式,属二胡基本手法。可先熟练常用调指法如D(15),G(52),F(63),(通过各调的练习曲)拉得顺溜。再扩展到bB(37),C(26),A(41)等。当你有一定经验后,会融汇理解各种调性指位的意义,它们之间可有互通借鉴之处(因内外弦同一指位皆纯五度关系),那时不再感觉难。

这个问题不是爱好学二胡人提的。二胡在民乐中的位置就像西乐中小提琴的位置,任何一民族器乐乐团肯定少不了二胡。所以
学习二胡必须认真从基本功练起:音准、运弓、指法、换把、揉弦、曲调变换等等依依不可缺。因此,演奏二胡就必须掌握7个调式指法运用,才能完成你遇见的所有作品。

我少年时向一位专业的二胡老师学习过二胡,除了指法和弓法上的练习,首先教我学DGF这三大凋。这三大调要求我上中下把位,每一个音都要拉准,每一个把位都要练习的非常熟练,他说,只要把这三大调练好,其它调一练就通。如果你是一个二胡初学者,建议你先练好D调,G调,F调,熟练了就一通百通。

这话有意思。“会”二胡怎么能不会每一个调呢?你如果只是小玩玩,会一个调都行了,因为乐曲都是可以“移调”的,也就是都可以用一个调来演奏(它的旋律)。

但是你在进入乐队,与多人合作时,就不能不统一音的高低了,也就是得统一成一个调子。于是你就一定要知道每一个调。

然而所有的调,区别只在处理好某一个或者几个音符的“升”与“降”的问题,表现在拉弦乐器上,也就是“指法”变化与“把位”移换的处理上。所以,你练好了几个“大调”和“小调”之后,再改换其他“调”,就轻而易举了。比如G调和D调这种“纯五度”定弦的演奏方法就很接近。你再体会一下F、降B、A调几个调后,就会“脑洞大开”了。

不过,要永远记住,再“心中已经知道了”,也必须得练,不反复练习,是不能得心应手的。

学会了三、四个调,而且拉的得心应手,再学拉其它的调不会有什么障碍,触类旁通。

只要你明白二胡的发声到一定程用二胡的声音来追音那什么调都无问题!

二胡只学三个调如果感觉不难,那另外三个调也不难。因为三个调(15.52.63)熟了,你是不会满足你所会的曲子的,比如拉段《渴望》,只能用37弦来演奏,因为别的弦没有低音3。我小时候痴迷《江河水》自已摸索着学会了37弦,后来不知什么时候也会了26和41弦。就像许老师说的,当你熟练食指按弦是15

关系时,它在任何位置都是15关系,其它指头依次类推。这样说不知道是否说清楚了,反正我就是这样过来的。今年66了,还在《全民k歌》上拉了好几首小曲呢。

拉二胡就像一次登山运动,如登泰山,山下的人大多是望山兴叹,学二胡太难了,只有少数爱好者不畏艰难,知难而进。随着步步登高,你便渐入佳境,学习了三种基本调,其他的就好学了,让你有会当凌云顶,一阑众山小的感觉,找到了规律,沉淀了知识,锻炼了大脑,增加了乐趣,让你欲罢不能,感愿为二胡累断腰。

据我学二胡的经历淡一点认识:一般平常演奏的曲调大约都是1=D1=G1=F,用c调B少点,如果练习几年二胡拉的很熟悉了那么1=C1=B等自然就逐步的掌握了。但是专业学习肯定都要学会,业余爱好就不需要单独去学,随其自然就行,不知讲的对否?。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