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彤为央视秋晚“摇滚回归” 《将进酒》掀全场高潮

从国内民族摇滚领军人物,到国内跨界音乐第一人,吴彤表示自己一直在面对吴彤是谁、吴彤现在在做什么的追问。针对这些从不同角度和立场抛出来的疑问,吴彤将在自己的首部散文集《吴彤们》里给大家一个回答。吴彤的们字,就是在大家眼中那些不同的我。摇滚歌手的,大家较为熟悉;民乐演奏的,是我的过去抑或将来;跨界音乐的、会不会以自由的名义最终成为我的另一种标签哪一个才是真实的我呢?所以只有这个看来陌生的吴彤们才是最接近真实的吧。

吴彤《将进酒》掀全场高潮
9月27日晚,央视中秋晚会在李白故里四川江油举办,并由CCTV1和CCTV4面前全球全程直播。著名的跨界音乐人吴彤带领乐队,献上专门为此次晚会改编的摇滚版《将进酒》。在诗仙故里,他把这首传承千年的古诗用全新的方式进行演绎,让世界感受到中国豪放派诗词与摇滚乐的跨界碰撞魅力!
受邀改编 吴彤为秋晚摇滚回归
年央视秋晚首此落地西部,与江油的牵手也是秋晚首次与县级城市合作。江油是诗仙李白的故乡,因此,今年的秋晚看点自然是对李白文化的发扬。
在节目筹备之初,导演组找到吴彤,请他改编并演唱李白最具代表性的诗作《将进酒》,作为秋晚的主题性作品之一。为何要找这位在流行乐界已经甚少活跃的音乐人?大概对中国摇滚乐稍有了解的乐迷都知道,早在1993年,吴彤改编的《烽火扬州路》,首开先河将民乐与摇滚融合起来,该作品一下成为中国民族化摇滚代表作,也让当时他组建的轮回乐队声名鹊起。2001年,吴彤对岳飞《满江红》的改编也再次成为经典。近十多年,吴彤虽然离开摇滚圈,更多专注于在国际跨界乐坛上的交流,但他对中国传统文化里的精粹始终是爱之不尽,也是他跨界音乐的基本。
为这次《将进酒》的摇滚回归,吴彤闭门多天,想着如何在音乐里表达李白于《将进酒》里的所体现的广袤空间感和深邃历史感。经数次与导演组讨论改动,最终定下这首铿锵高亢、有着金戈铁马之气的作品。而最初这一作品长度为5分钟,但因晚会时长限制,最终改为3分钟版。吴彤对此不无遗憾,但表示,非常尊重导演组的安排。
现场燃了 李白的诗歌与摇滚神搭
当晚,《将进酒》节目作为晚会最后一个篇章月圆江油的开篇曲目,先由张译进行原诗朗诵,再由吴彤及乐队表演。
当《将进酒》的诗歌朗诵刚收尾,歌曲《将进酒》的前调便起,音韵绵长,全场静悄悄。而后笙音起,琵琶和吉他声音出,雄浑气势一泻千里,吴彤金戈铁马的人声再次回归!这个声音,网友称只有24K纯爷们吴彤才能驾驭得了!丝路之后再次惊艳。副歌部分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唤出换美酒旋律感又极好,台下就坐的观众也基本听一遍就能跟着唱,观众恍然:原来李白的诗歌与摇滚这么搭!虽然歌曲短促,但好在歌曲韵律感强、歌词人人皆会,所以便后半截就让全场响起一片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沸腾呼喊,掀起全场最高潮。
在微博上,对于他此次回归摇滚,尤其是再次以古诗词搭配摇滚金属这件事,网友的反响甚为热烈,甚至是十分惊喜。点赞已不够、吴彤这又一首《将进酒》,之前还有《满江红》《烽火扬州路》,他是不是有张重金请古人作词的专辑,叫《古诗
top 10》。
这一次与吴彤搭档的乐队成员,其中之一正是此前轮回时期的乐队吉他手赵卫。这也是让不少对轮回乐队有感情的乐迷们惊心和感动,轮回乐队不是解散了吗,不是换主唱了吗,刚给吴彤弹吉他的难道不是赵卫吗,轮回真轮回回来么?春去春又回花谢花又开了吗。看来不少乐迷对于前轮回乐队仍然是心存眷恋。
据了解,今年央视春晚总计32个节目,主办方共邀请了包括费翔、田震、萨顶顶、龚琳娜、李云迪等上百位演艺人士参加。

图片 1随着第59届格莱美大奖的颁发,马友友、吴彤创团组建的丝绸之路合奏团凭专辑《歌咏乡愁》获得了最佳世界音乐专辑奖。作为专辑中唯一一首有中文唱词歌曲《归乡》的演唱者,吴彤把这首带有中国元素的歌曲唱向世界。其实对于音乐,吴彤有着很多身份:是摇滚歌手,也会吹笙箫唢呐,还懂编曲作曲格莱美颁奖典礼后,吴彤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讲述他的音乐跨界旅程。用中文唱出自新大陆回家喽,回家喽,我得回家喽。路不远,在眼前,家门仍在开。《归乡》一开篇,美国班卓琴演奏家兼歌手阿比盖尔阿沃什伯恩就唱出一段中文,吴彤随后跟上,二人的演唱在中英文间交替互换,勾起无数游子的思乡情绪。正是吴彤让这首源自德沃夏克自新大陆交响曲的歌曲第一次有了中文歌词。英文歌词是现成的,就是由改编它的美国作曲家创作。为了这张专辑,吴彤与作曲家一起翻译了中文的歌词,说到回家,大多数人想到的可能都是乡音乡情、故乡山水,但我和作曲家探讨的时候他说,这首歌也可以指向死亡之后的人生归宿和精神慰藉,这是一重意义上的归乡。就这样,他们在创作中注入了生命礼赞的情怀。除了演唱,吴彤还担任专辑里笙、唢呐和巴乌的演奏。听上去很玄幻,但这种情感的交流完完全全能被感觉到。吴彤说的是大提琴家马友友的音乐表现。录音时,极为擅长用音乐把握情感的马友友,让他们每个人都进入到他营造的氛围中。我一听这音乐,就能感觉到声波中的能量,觉得自己不再像浮萍一样漂浮着。吴彤说。玩摇滚乐时也拿着笙说起吴彤的演唱,可能会想到他1992年组建的轮回乐队。以他的资历,绝对是摇滚界的老炮儿了。其实,他接触民乐反而更早。出生在一个民乐世家的吴彤,两岁时会说话就学背诗词,3岁会唱歌就学样板戏,5岁学吹笙,后来曾求学中央音乐学院。到十几岁时,他一下子被流行音乐打动。民乐是非常高深的艺术,需要阅历的积累和文化的修养,可能更需要年龄的积淀。吴彤回忆着少年时的心态,但流行音乐的节奏型音乐语言很时尚,所以就自己玩起了乐队。但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离开了民乐,只是短时间内有所调整,事实上我在玩摇滚乐时手里也拿着我的笙。就像他说的,他完全是一手拿着民族乐器,一手组建了摇滚乐队:让人听着就想摇摆的《花犄角》里,有笙的吹奏;英式风味十足的《春去春来》中,有唢呐的表现,而他们最著名的作品《烽火扬州路》,则是根据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改编而成的,被认为影响了中国摇滚民族化进程。音乐在创作出来之后才有风格,我不会为预设的某种风格改变自己。大概是在艺术中浸润多年,吴彤说话饱含诗意,人生中有很多风景,就像沿途会遇见很多花朵,每一朵都很美丽,不必为精心培育花圃而刻意种哪一种。我最喜欢的状态就是一派天然。用音乐消弭民族歧见18年前,吴彤和马友友及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家聚集到一起,创建了丝绸之路合奏团,希望用以消弭不同民族与宗教信仰之间的歧见。对吴彤与乐团成员来说,这绝非只是口号,而是来源于多年来的经历:隔阂真真切切地存在,甚至让他们感到无奈和悲哀。丝路乐团里有一位来自叙利亚的作曲家,此次获奖专辑中的作品《Wedding》就出自他手。他在美国生活多年并拥有美国绿卡,但不久前,他因美国的移民政策无法顺利回到美国。为此,在格莱美颁奖典礼前,乐团成员专门举办了一个特别音乐会,用世界各地的乐器跨界表演中东、北非和拉美的音乐,以公开表演的形式回应移民政策。吴彤自己也有类似的遭遇。有一次他经过法国戴高乐机场,只因手续被怀疑,就被滞留机场40个小时,与偷渡的难民关押在一起。对,是关押。吴彤用了这样一个词,却不愿多回忆那几十个小时里的日升日落,只苦笑着说,自己的人生又多了一种经历。在那40个小时里,我一直在想的反而是中国人关于水的美德:平和、自然、纯净而这些,最后化为吴彤的一首跨界风格室内乐新作《水路》,涵盖弦乐五重奏、打击乐、笙、电声乐器以及人声演唱,这个月将在纽约首演。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多值得我们玩味的地方,尤其是在全球都有很多隔膜与屏障的今天,或许我们的祖先已有一个完美的答案放在那儿了。吴彤深深地慨叹,我们能做的,就是用音乐把这答案分享到全世界,如果能被接受,那才是中国文化复兴的时候。

吴彤秋晚演唱《将进酒》吴彤演唱《将进酒》

今年的中秋晚会,吴彤带领乐队给全国观众献上一曲摇滚版《将进酒》,把一首传承千年的古诗用全新的方式演绎,让世界感受到中国豪放派诗词与摇滚乐的相碰撞的神奇能量。这也让曾经领略过他摇滚魅力的一众歌迷粉丝激动不已!早在1993年,吴彤改编的《烽火扬州路》,首开先河将民乐与摇滚融合起来,成为中国民族化摇滚的经典代表作,之后更有《满江红》等作品的成功改编,在民族化摇滚界无出其右。但在声名最盛时期,吴彤转身离开摇滚圈,开始他长达十多年的跨界音乐探索,令一些摇滚歌迷惋惜和不解。今年秋晚回归,许多歌迷在电视上收看到之后欢欣不已,纷纷留言或庆祝或力赞其回归。

在《我的秋晚故事》录制现场,吴彤表示,这么多年,摇滚歌手是自己身上最为人所知的一个标签,摇滚乐的基因也一直融入自己的音乐细胞,随时需要,随时可表现,但回归摇滚的说法却不尽然。吴彤称,这十多年来,通过与丝绸之路及世界范围内的音乐家不断交流探索,这种更自由、更包容的跨界音乐形式,对于自己的音乐性有更多启示和开发,今后也会继续在跨界音乐上前行。

据悉,《吴彤们》目前已经成书交与出版社,今年年前出版。

跨界音乐人吴彤近日在央视录制《我的秋晚故事》,讲述自己从摇滚到跨界音乐、再回到摇滚的归去来兮体验。作为曾经的民族摇滚代表性唱作人,面对大家所关心的是否回归摇滚的问题,吴彤作出了回答。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