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盲人棋手 他是NO.1

华谊兄弟旗下实力摇滚唱将刘明辉,自去年参加《中国最强音》荣获季军后,于今年推出了最新专辑《野马之梦》获一致好评,瞬时人气暴涨。近日,在芝加哥隆重上演的民族风中秋情中秋晚会中,刘明辉受邀出演并完美献声。

节目看点:这个牛仔很带劲,这个牛仔很个性,十年赔钱,一招完胜,未来半生只要做一件事。看这个牛仔如何创造财富!

重庆盲人棋手 他是NO.1

老杨在等待着什么,这一刻,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图片 1

牛儿们听到了老杨的召唤,排着队从远处慢慢走来。

▲刘明辉在象棋中找到了生活目标

老杨发自内心的骄傲,舒坦,因为这群牛都听他的话,甚至还能和他交流。

图片 2

记者:您一叫它们就跟着叫是吗?如果我叫的话呢?

▲参加全国残疾人象棋锦标赛

记者:我叫的话它们就不会叫。那我试一下。好冷场。

刘明辉接到预约采访电话时,一下就听出了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慢新闻爆料热线:966988;邮箱:3159339320@qq.com)声音,哪怕我们只是在半个月前简单聊了几句。

牛仔裤牛仔帽,50多岁的老杨俨然一个老牛仔,透着酷,却掩盖不住土地里带出来的憨厚朴实。

刘明辉,涪陵人。1986年,23岁的他因为眼底出血双目失明。他说:“回忆那段日子,只能用消沉来形容。”而今,他想做的是,培养重庆盲人象棋后备人才。

记者:您知道牛仔是什么吗?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李卓然/文 钱波/图

记者:美国西部牛仔。您这一身是完全按照那个装扮来打扮自己的。

“消沉下去总不是办法”

记者:你觉得自己帅吗?

“越看病越没希望,甚至有了不想活的念头。”刘明辉说,刚失明那几年,他整天待在家里听收音机,“除了理发才出门,听到别人说我看不见,我的眼泪就会流下来”。

而这片牧场,有的不止是牛,在四周的雨林里,隐藏着一种神奇的浆果。

母亲去世得早,但刘明辉为人随和,对继母一点不排斥,很小就叫继母“妈妈”。就因为这事,继母把侄女儿吕秀兰介绍给他。1987年,两人结婚了,没有轰轰烈烈、不顾世俗眼光的爱情故事。

今天,咖啡种植园的场长白应福带领工人给咖啡除草除虫,白场长已经种了16年咖啡。

吕秀兰认识刘明辉时,他已经看不见了。“当时,我只觉得他人品好。至于大半辈子都要照顾他这事,根本没多想。”吕秀兰说。

白场长:每棵树上去看,都是挂满了红红的一颗一颗的,所以我是最开心的事。

婚后第二年生下一女。吕秀兰既要照顾孩子,又要在赶场天摆摊补贴家用。刘明辉说:“我觉得,消沉下去总不是办法。”

和老杨一样,即使穿着民族服装,也要戴上牛仔帽,因为在他们心里都崇拜一个疯狂的牛仔。

1989年,在当地残联工作的邻居建议刘明辉学习盲人按摩,于是,他搭上了去成都的车,开始了近两年的学习。

他叫刘明辉,这片牧场的主人。

“从盲文到中医理论,再到按摩技术,我们涪陵十几个人去,学盲文就有人被淘汰了,学中医理论时就剩4个。”刘明辉说,一门心思想谋个出路的他,不敢松懈,以前下象棋的爱好也丢了。但是,学棋打谱的经历,对他学习盲文很有帮助。“记忆力提升了,一本上百页的习题册,我可以完全背下来。”

记者:我看您一吹口哨牛就过来。

努力学习得到了收获。回到涪陵后,当地盲人按摩医院请他做按摩师。

刘明辉:是啊,因为它们都是我的朋友。非常的高贵,所以这个牛的命名就是婆罗门。

盲人棋手中,重庆无敌手

这种牛叫婆罗门,有着贵族的名字和气质,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有一个巨大的肉瘤位于后颈部。婆罗门牛看起来霸气十足,其实性格温顺,很爱亲近人。

“他听力好,记忆力好,很久不来的客人找他,他也能记起客人的声音和习惯。”吕秀兰说。

刘明辉:行了,行了,不要亲我了。

按摩业务很忙,刘明辉本没多少时间下棋,但棋友们听说他这个盲人按摩师棋艺不错,自然要来找他按摩。

刘明辉,被称为南方最有实力的牛仔,他的企业集咖啡,畜牧,餐饮,红酒四位一体,年创销售额5个亿。从一个光着脚的放牛娃到身家过亿的企业家,刘明辉被奉为传奇,可很少有人知道,刘明辉也几乎不向外透露的一件事就是他的这片曼中田庄园里的咖啡一直在赔钱,一赔就是将近10年。

按摩工作间不大,两张按摩床,其中一张床上放着一副棋盘。刘明辉一边给顾客按摩,一边和顾客下棋。能赢他的,少。

朱志宏:几年前要是见到我,我没有现在的笑容,每天都是为这个基地在发愁。

涪陵象棋爱好者圈子里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一次,刘明辉同时和3名客人车轮战,都赢了。

白场长:一直在赔钱。

这个传说是真是假?刘明辉笑了起来,没否认。

可就在今年,这里的咖啡价格却突然暴涨,这个地方也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一边下棋一边按摩,影响工作吗?涪陵区优抚医院后勤主任张敏,说起老刘的业务就竖起大拇指。

刘明辉: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报道了以后,就有太多的媒体就跟来了。CNNBBC全世界都会因为这杯咖啡的产地而知道这个地方。

刘明辉说,回头客多,下棋只是少数,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认可,不管是技术还是为人。

朱志宏:10倍还是刘董说的,我看来10倍都不止。

重庆市棋院的专业人士称,在重庆业余象棋界,刘明辉不算拔尖。在盲人棋手中,打遍重庆无敌手。

曼中田,在傣语里的意思是河边的小村庄,这里也是刘明辉的咖啡庄园和牧场所在地。说刘明辉疯狂,就是因为他用了十年时间在这里布了一个局,让这个本来默默无闻的河边小村庄得到世人瞩目,还让这里的咖啡从赔钱到价钱暴涨十倍以上。不仅如此,刘明辉还要做一件更疯狂的事情,他要用一件东西,让整个云南种植咖啡的农民收入提高100倍以上!那是一样什么东西,刘明辉到底要做什么呢?

刘明辉第一次参加比赛,是全市残运会,拿了第二名。“应该说规则不太熟悉,自己也很紧张,后来我在重庆就没输过。”刘明辉说。

一切答案都在曼中田,这里一个神奇的地方,也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今年涪陵区运动会,刘明辉和队友为民政部门代表队拿下唯一一枚奖牌,对手可都是健全人。

2015年的一天夜里,咖啡基地的白场长被狗叫声吵醒。

刘明辉用一个皮鞋盒子,装他的荣誉证书。果然如他所说,市级残疾人比赛,除了第一次,之后就没让冠军旁落。

白场长:3条狗,3条狗到一点钟的时候就开始叫,不停地在叫。

“教出几个出色弟子,不也挺好吗?”

白场长觉得不对,拿着手电筒就出来看看情况,结果手电筒一照过去,把他吓得够呛。

皮鞋盒里还有一奖状,刘明辉被评为涪陵区残疾人自强模范。

白场长:手电筒照出去,一照出去一晃,那个眼睛亮亮的,一照上去。

在刘明辉看来,自己自强但不算自立,因为有的盲人可以依靠盲杖出行,但他做不到,需要妻子或女儿搀扶才能外出。

朱志宏:灯光打过去的时候,它那个眼睛是红的,看着你。

妻子买来各类棋谱,用“炮二平五、马三进四”读出来,录入盲人学习机。最初参加比赛时,他要带上家人,给他摆棋走子。“当然现在不用了,有专门的盲人象棋。”刘明辉说,他的工作间里就有一副,棋盘上线与线相交的点位有处凹槽,特制棋子走在槽中。空闲时,刘明辉就听着学习机打谱。

白场长马上退回到屋子里,叫醒所有人,因为来的这些不速之客相当危险。

同事张敏说,老刘为人低调,还教人下棋。

朱志宏:那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刘明辉说,他只是教亲友孩子下棋,“我更想做的是,教盲人下象棋。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

白场长:相当危险了。

他找来几个失明前会下象棋的盲人朋友,送他们一人一副象棋。“没有一个人坚持下来,都说太忙了。”刘明辉说,这几个盲人朋友都是按摩师,都有自己的工作,他也理解,但难免也失望。“酉阳有个孩子不错,我跟他下过。我准备接下来联系一下,为重庆盲人象棋培养后备人才。”

这危险的不速之客到底是谁?

这个念头,是他几次参加全国比赛以后产生的。他发现,其他省市代表队都有不少年轻选手,重庆队却都是中老年人。

视频:哇好帅啊,太漂亮了。快点,我也要拿我手机拍一下。18个,19。

在本月刚刚结束的全国残疾人象棋比赛中,刘明辉拿到第7名,和前两次参加全国残运会名次一样。“我制定的策略是紧跟第一第二,进入全国前三。实在不行的话,教出几个出色弟子,不也挺好吗?”

这段视频就是刘明辉的员工拍摄的,每年一群野象都会出现在刘明辉的这片牧场。

朱志宏:只要进到我们地里面,专门安排两个人,跟随着它,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跟随着它。这个人还要身强力壮的,跑得快的,这样的人,跟着它。

朱志宏:要陪着它,每年都是这样。

野象会伤人,也破坏咖啡。

白场长:前两个月从那里过来以后,从这里走过去,这里经过。这里的枯枝就是它当时被破坏的。咖啡也是,你看,矮的这些是被它折断的,从这里过去,往这个方向就下去了。

野象一进入庄园,就肆无忌惮,到处溜达,但野象却能和牛和平共处。

朱志宏:很奇怪的一个现象,我们的牛不怕它,它怕我们的牛。距离很近的时候,有5-6米这样子,老象就自动让开一点,它退一点。那个牛再过来,它再退一点。

虽然野象会破坏咖啡,但是刘明辉和员工每年都盼着野象到来,因为这群野象和他的财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朱志宏:比如今年是5月份来的,如果到4月份他们就算时间,怎么还不来啊?

这群野象和刘明辉的财富到底有啥关系呢?故事还要从那个光着脚的放牛娃说起。

1965年,刘明辉出生在云南普洱无量山上一个爱伲族的寨子里,每天的生活就是光着脚放牛,看太阳升起,看太阳落下。

刘明辉:第一个梦想就是说能够走出大山,看看太阳升起的地方,和落山的地方以外的地方是什么样子。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就拼命地学习,拼命地读书。

1982年,刘明辉作为寨子第一个大学生,考上了华南热带作物学院。1988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云南开始咖啡项目,刘明辉从几百人中脱颖而出,得到去国外系统学习咖啡的机会。在上世纪90年代的欧洲街头,刘明辉预言,未来中国的大街小巷也将布满咖啡馆。

刘明辉: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中国,大街小巷,也会像在法国,在巴黎街头,在米兰街头,在布鲁塞尔街头,所看的,到处都是咖啡馆。

1993年项目结束后,刘明辉向岳父借了2000元,在昆明开了第一家咖啡馆,接着又开了一家餐厅,正式走上创业之路。

1997年,刘明辉来到美国,做起咖啡出口贸易,把云南的咖啡卖到全世界,也是靠咖啡贸易,他积攒下第一桶金。可就在1998年,一货柜的咖啡豆却让刘明辉从美国回到了云南。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刘明辉:但是当咖啡买过来以后,发过去以后跟样品是两码事,给我的反馈就是这个质量不行。

这件事让刘明辉非常恼火,同时也做了一个决定。

刘明辉:很严重啊,我说一分钱我不要。要推出去必须有一个标准。

1998年,刘明辉回到云南,建起自己的第一个咖啡种植园,就是为了规范云南的咖啡种植。同时,他也更加严格地收购咖啡豆。

朱志宏:我们每一个口袋起三个点,麻袋的上部中部底部,我们都要用度钳,一次度到对面。

久而久之,云南的咖啡从种植到收购都更加规范,农户们也都习惯性的把最好的咖啡豆给刘明辉的企业。

农户:他们要的质量是最好的。

农户:价格他们比一般的市场上的都更高了一点。

刘明辉:你达不到我的标准你拉走,你达到我的标准你卖进来,我们付最高的价。

刘明辉做人做事风格明朗,即使到现在,作为一个集团的老板,他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

朱志宏:别说你奇怪,我都奇怪。一到公司里面去开会,就没见着有个董事长办公室。一台电脑一个电话就是他的办公室。

强烈的个人风格和对产品的高要求让刘明辉一路畅通,财富不断升级。可还是惹来了麻烦。

2004年,为了给咖啡灌溉有机肥,刘明辉决定养牛,牛粪用来灌溉咖啡,牛肉用来出售。可让刘明辉头疼的是,精心养出的牛却卖不出去。

何跃军:我们当时做餐饮,但是我们的量很小,我们的牛肉生产出来主要是供市场上。我们的产品进入市场以后,质量大家很认可,但是说道价格,就觉得我们的价格高。

刘明辉:我们要排酸处理,经过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排酸,那么就是我500公斤的牛肉我经过排酸处理之后,五八四百公斤了,我只有400公斤了。那么我们的成本就高上去了,所以我们屠宰出来的牛肉卖不了,谁也不买。都是牛肉为什么你要卖80元一公斤,而人家才卖40元一公斤。

这种情况僵持了几年,全公司上下都发愁,可刘明辉却只有一句话。

刘明辉:我刘明辉,我们企业倒闭了我也不注水。后来我们屠宰场真的就关闭了。

那么多牛卖不出去,到底该咋办呢?2012年,刘明辉决定,干脆自己开火锅店卖牛肉。没想到这个被迫做出的决定反倒让刘明辉成就了一番餐饮传奇,三年时间开了17家店,每年的销售额超过2亿元!这段传奇的故事可以从一个小小却极酸的食物说起。

2015年9月8日,餐饮事业部的何总带着记者来到他们的一个原材料基地,说要让记者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酸爽。

何跃军:来,一点点你先尝尝。怎么样味道?有点怪怪的。

何跃军:是,我们就是要这种天然的酸味。

这种极酸的果子叫酸木瓜,是云南的特产。每年刘明辉的火锅店都要消耗2吨以上酸木瓜。云南人爱吃酸,刘明辉的火锅店就要主打一款酸汤锅底。可最开始,刘明辉对厨师调出来的酸汤并不买帐。

记者:当时你们已经很满意了?

何跃军:我们觉得满意但刘董说不行。

记者:他是怎么说的?

何跃军:他说这种味道还是有调料的味道。

不仅如此,刘明辉还提出一个让厨师近乎抓狂的要求。

何跃军:刘董是我们本地人,他喜欢这种家乡的小时候的妈妈的味道。当时觉得这市场都是这种味道,商业化的味道,怎么会找到小时候的味道。

刘明辉:小的时候呢没什么大师,没什么师傅专门给你烹调,寨子里随便一个母亲,随便一个家庭主妇,她做出来的饭菜都是非常可口,我们醋啊味精啊都不允许他们放。

要吃出小时候妈妈的味道,酸汤锅不许放醋,厨师就想到用云南当地特有的酸木瓜来调制。

何跃军:家乡的妈妈,母亲做的那种,当时没有什么特殊的原料,就是用这些来做,调酸味。所以一吃,感觉对了,就这个对了,酸得很正。

刘明辉:好吃,好吃,很好。很好,很好。就保持这样。

刘明辉:一个字,正。做餐饮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正。

一个正字,让刘明辉的餐厅赢得消费者青睐,短短三年,开了17家分店,生意越来越火。而此时的刘明辉并不轻松,自从2004年买下曼中田牧场,他一直在承受一个现实:这里的咖啡一直在赔钱。

朱志宏:每天都是为这个基地发愁。

白场长:一直在赔钱。

刘明辉在牧场四周的山上种咖啡,可是因为山上树太多,咖啡的产量一直上不去。

白场长:因为在树林底下种咖啡,树是长得相当好的,但是咖啡产量相当低,养不活工人的。

刘明辉:普通的咖啡,一亩咖啡,国际上可以种到200公斤,但是我们曼中田的咖啡,一亩咖啡只能种50公斤。

投入大,收获少,一直在赔钱,有人建议砍去多余的树,刘明辉却不同意。

朱志宏:好多地都浪费了,为什么不开呢?我说要干,我们用3年的时间,一定要重新打造一个曼中田。把咖啡规模再扩大,产量再提上来。最后,第二天他又找我谈话了,他说要放弃这个想法。

刘明辉宁可就这么赔下去,也不愿意提高咖啡的产量,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直到2012年1月14日那一天,情况出现了逆转。那天,刘明辉抱着一个外国人又哭又笑。

朱志宏:当着我们所有的伙伴,又哭又笑,热泪盈眶。

那个外国人就是国际知名的咖啡杯测大师杰瑞米——维克福德。2012年,杰瑞米受邀来到云南,那一天,在刘明辉的工厂,集中了云南几十种不同产地,不同庄园,不同品种的咖啡,咖啡杯测要求就是盲测,除了登记员,没人知道被测评的这杯咖啡来自哪里。而当杰瑞米测到一杯咖啡时,打出了81.5的分数。

朱志宏:然后我们测到160号样的时候,他打分就打出了81.5,当时我站他的旁边是惊呆了。

记者:这81.5是什么意思。

朱志宏:世界顶级咖啡的分值范围,就是世界着名的蓝山咖啡不外乎也就是在这个分支范围内。

刘明辉:他说这个咖啡,查一查是哪一个,这个咖啡是我这一辈子喝到的极少的好咖啡之一。

朱志宏:我是厂长我都不知道160号样是谁的,因为它是随机的。马上叫抽样员赶快去找,我说这个样品太好了。他就跑过去查,一查,他就抬着记录本过来给我看,160号对应的就是我们曼中田的,是我们自己的。

刘明辉:我的曼中田,我的天啊,我都不敢相信。我们两个来个大大的拥抱,我们两个抱在一起。

杰瑞米的打分让刘明辉看到了希望,紧接着,他种在曼中田的咖啡相继得到了国际上咖啡权威机构的认可,就在2015年5月,还得到了雨林联盟认证,这个认证让刘明辉的咖啡价格飙升!

卢寒局长:国际上对于这种认证的咖啡,它有专门的拥趸。很多人就是专门,我就是要雨林认证的咖啡,青蛙豆。凡是通过这些认证的咖啡,那么它有专门的组织替你做推介,在国际上就有很多的粉丝,很多的人来采购它。它的价格比我们没有认证的咖啡,提升很大,有的是几倍的价格。

2015年9月9日,记者和刘明辉来到曼中田牧场,刚进牧场,一棵倒掉的树让刘明辉非常心疼。

刘明辉:这颗树倒了,下雨以后,这里我太注意保护树了。我是种树的,不是砍树的。你看这颗树经过我们整个设计,我们是把这棵树当作一个非常重要的景点。那么大的一棵树倒掉了。

记者:因为下暴雨倒了?

就是因为刘明辉对每一个树的珍惜和保护,才给曼中田的咖啡营造了一个雨林环境,生态的多样性和物种的丰富性才让这里得到了雨林联盟的认证,这个牛仔用四分之一的产量换来十倍以上的价格增长,同时也迎来了一群特殊的朋友。

朱志宏:野象来你的这个地方,肯定是代表你这个地方的生态是很好的,如果有污染的话,它不会来的。

截至到现在,刘明辉在全国有40多家咖啡连锁店,17家火锅牛排餐厅,2014年集团销售额达到5个亿。

可刘明辉并没有停止脚步,他告诉记者,在这片咖啡园,有一个秘密武器,它将改变整个云南咖啡产业,让云南种植咖啡的农民收入提高100倍以上。到底是什么秘密武器呢?

刘明辉:英文叫Geisha,中文翻译成叫瑰夏。这个咖啡在国际咖啡界号称为咖啡之王。每一公斤咖啡可以卖到2000元人民币左右。这个咖啡的品种是极其珍惜极其珍贵的。那么种这样的一亩咖啡等于老百姓现在种的普通品种卡帝莫,1公斤只能卖20元钱,那是一级品。1公斤只能卖20元钱。

刘明辉:这样的品种的咖啡1公斤可以卖到2000元钱。

刘明辉把珍贵的瑰夏引进云南,一旦能推广种植,那将给整个云南的咖啡农民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明辉说,他未来的人生只会做一件事。

刘明辉:现在一生中最想干的事情,我就是让中国的咖啡事业–中国的咖啡在全球咖啡市场的地位能够大幅度提升。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