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华健

周华健看到自己的花旦扮相,也忍不住自嘲脸有点长。

难得有一个关淑怡
  认识关淑怡从第一次听到《深夜港湾》这首歌开始,她的声音不象蔡琴的声音醇厚芬芳,连伤怀都散发着暖意;不象梅艳芳的声音狂野妖横;也不象黄莺莺的声音响亮清新;更不象王菲的声音纯净慵懒。曾经有人说关淑怡的声音比较接近林忆莲,其实细听起来关淑怡的声音因为掺杂较多气声显得更加迷幻低回,林忆莲的声音则响亮透明如同散落的一地琉璃,所以差别还是很大的。关淑怡的声音有那么说不出来,不可方物的一种气质,这种气质和她整个的音乐风格是一致的,那就是冷艳飘忽又恣肆狂放,如同寒冷夜雾里摇曳窜动的火焰,你可以确信它的存在,你可以隐约辨别它的色彩,你可以想象它的温暖,但是它却如同海市蜃楼一样,永远到不了你所及的范围之内。用关淑怡最新专辑的名字《冷火》来形容她的声音是最确切不过了。
  关淑怡的音乐风格变化多姿,是歌路方面真正的的百变天后,“任何音乐风格在关淑怡身上都是可能的”。她的音乐理念如同她的造型一样是非常前卫的,总是勇于出新,但是她又从来不让自己的歌成为彻头彻尾的另类。她的《难得有情人》已经成为香港乐坛的经典之声,也是很多不熟悉她的朋友唯一了解的曲目。这首歌旋律悲而不泣,国语版歌词稍显凄楚,粤语版歌词则蕴涵更多希冀。其实关淑怡其他的歌曲风貌各异,不听完她全部的歌就不能完全了解她的特色。有的曲目如《真假情话》和翻唱许冠杰的《双星情歌》非常古雅温婉,有的曲目如《现在爱我》、《自言自语》、《深夜港湾》迷幻哀怨,有的曲目如《迷恋》、《缠绵不尽》、《痴心怎独醉》“曼妙轻灵,情心满泻,销魂蚀骨”,也有的曲目如《星空下的恋人》、《黑豹》、《夜迷宫》、《叛逆汉子》、《制造迷梦》节奏强劲,当然更有《有话明天说》(《情陷我心》国语版)、《午夜狂奔》、《亲爱的》这样迪厅里最热门的曲目,《不必说爱我》则是雷颂德当年不那么电子的一首佳作。象《冬恋》、《当世界无玫瑰》、《失恋演奏家》、《不绑线的风筝》、《恋一世的爱》、《缱绻星光下》、《一首独唱的歌》、《地老天荒》、《一切也愿意》、《假的恋爱》、《患难建真情》、《爱恨缠绵》、《还是让他走了吧》等都是很具有流行潜质、悦耳动听的优质情歌。这些歌曲虽然分别收录在几张专辑里,但是以《难得有情人》专辑为代表关淑怡创造了第一个事业高峰,当时的她与王菲大致同时出道,成就和知名度远远在王菲之上。《难得有情人》也成为她最经典的专辑,几乎每一首歌都非常好听。值得注意的是关淑怡早期和林忆莲一样多是翻唱英文歌曲,在《难得有情人》专辑里有2首歌翻唱自瑞典国宝乐团罗克塞特的作品,后来90
《真情关淑怡》专辑里的《这是我心里对白》也是翻唱自罗克塞特。她也翻唱过台湾歌手的国语歌,如童安格《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粤语版,《无尽的爱》则是张信哲《爱如潮水》的粤语版。据说关淑怡早年还曾经出过2、3张日语专辑,在日本被誉为“德永英明之妹”,她的《The
Story of
Shirly真假情话》专辑曾经和王菲的《十万个为什么》专辑一起在日本发行。
  象王菲早期合作多年的制作人梁荣骏一样,关淑怡多张专辑的制作人都是叶广权,双方合作打造了不少经典专辑。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那个时候香港歌坛分外热闹,梅艳芳、陈慧娴、邝美云风头正劲,叶倩文、林忆莲都处在上升期,黎瑞恩、汤宝如、王馨平、彭羚也小有发展,甄妮、徐小凤等仍然活跃,这些女歌手与台湾飞碟的四大天后黄莺莺、苏芮、王芷蕾、蔡琴,滚石的四大天后郑怡、齐豫、潘越云、陈淑桦相辉映;男歌手方面四大天王还未发迹,谭咏麟、张国荣、达明一派、黄凯芹、陈百强、林子祥和台湾的齐秦、王杰、张洪量、童安格、罗大佑春秋战国,好不热闹。记得那时候经常翻看一些明星杂志,关淑怡的彩照一般尺寸较小,我还深深记得这样一句描述“关淑怡的长相不会令你惊艳,但歌声一定会”。忘了那是本什么杂志了,不过那个时候的关淑怡走流行曲风,给人的印象是新潮奔放的,当然象《心急》这样的歌节奏激烈,歌词还是一派主流淑女的意识形态。
  1994年是王菲和关淑怡正面交锋的一年。当时其他女歌星走得走,退得退,不成熟的依然不成熟,更有不少根本对于唱歌也原本没有什么真正的热情。
1992王菲从美国回来后的《Coming
Home》(主打歌《容易受伤的女人》)创下了不寻常的好成绩,紧接着《执迷不悔》、《冷战》的成功预示着又一个乐坛神话的诞生。1993-1994年是王菲的大跃进年《讨好自己》、《胡思乱想》、《迷》、《天空》奠定了她中文歌坛一姐的地位,当年她出新碟的速度和今天的郑秀文、陈慧琳差不多,1年N张大碟,有一鼓作气、舍我其谁的气势。彭羚那样温婉的小女人已经自愿靠边站了,林忆莲《伤痕》、叶倩文《潇洒走一回》虽然很流行却已经不能满足七十年代中期以后刚成长起来的消费群体的口味,他们所沉迷热衷的是更具有个性又带点另类感觉的音乐趣味。1994年王菲的《天空》专辑找到了流行与另类、主流与非主流之间最佳的契合点,成为华语歌坛有史以来最经典的专辑之一。而同年关淑怡的《难得有情人94国语专辑》只是翻唱历年粤语佳作(主打歌是89年粤语《难得有情人》重新填词),10首歌7首是翻唱自粤语旧作,此外今天看来这张专辑太过于追求流行趣味了,虽然很精致却是比较保守的制作。当时王、关二人几乎全面“开战”,都不约而同剪了一个短得吓人的发型,都办演唱会(王菲的“最精彩的演唱会”和关淑怡“难得有一个关淑怡”演唱会),都在台湾和大陆发国语唱片,甚至英文名字都是shirly(后来王菲才改为Faye,那时候她的中文名字也还是王靖文)。这场天后之争当然是王菲大获全胜,抢走了大批年轻的乐迷,王菲硬硬的眼神,个性化的言行举止和前卫打扮有股当仁不让的气势。而关淑怡显得凄楚迷离,虽然论造型、歌技都不输于王菲,却终于没有成为代表一个时代的人物。香港人说他们有三个女歌手是划时代的:邓丽君、梅艳芳、王菲。奇怪的是,听众对于王菲的态度是两个极端,喜欢的人爱得发疯,讨厌的人不停撇嘴,当然还是喜欢她的人多;而对于关淑怡,从来没有如此极端的两种几乎截然相反的态度,知道她的觉得她还不错,不知道的则一头雾水。不过要论起舞台表现,关淑怡恐怕只在梅艳芳一人之下,王菲在舞台上从容淡定,总是“闭着眼睛哼哼”,也不管别人有何反应;相比起来,关淑怡舞姿热辣奔放,看过她95演唱会光盘的朋友一定记得她唱《逝去的传奇》时的造型,本来长相平平的她竟然可以象条美女蛇一样如此妖媚,实在让人跌破眼镜。
  95年关淑怡的翻唱专辑《EX‘All Time
Favorites》重新演绎了10首粤语名曲,今天看来无论是梅艳芳的《梦伴》、张学友的《李香兰》、许冠杰的《印象》还是甄楚倩的《深夜港湾》、张国荣的《拒绝再玩》、泰迪罗宾的《这是爱》在她的重新诠释下都呈现了一种异样迷人的色调,更不要说翻唱邓丽君的《忘记他》了,立即被王家卫选作《堕落天使》的插曲,其国语版《可惜》也是不顾一切的唯美之作。而此时王菲完全翻唱邓丽君老歌的《菲靡靡之音》(大陆引进版改名为《但愿人长久》)专辑则早已红遍祖国大陆,使王菲成为真正两岸三地的天后歌手。当时关淑怡的国语专辑《乱了》虽然也取得了叫好叫座的成绩却完全被王菲的光芒掩盖,在大陆更是鲜为人知。那个时候我也是非常喜欢王菲的。王菲以及她的创作班底总是能够成功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架起桥梁,《菲靡靡之音》抓住新老歌迷,《迷路》、《浮躁》则完全展现另类风情。这一点上她确实比关淑怡成功。
  《乱了》之后关淑怡就走了,似乎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了任何消息。其后的《世途上新曲加精选》(2首新歌)、《心灵相通新曲加精选》(3首新歌)、《E-
Zone》(共6首都是新歌)应该是1张粤语专辑的拆发。不过这其中不乏佳作,电子迷幻曲风的《传染》,传统曲风的《人生可有知己》以及两种曲风完美结合的《他需要你,她需要你》。后者的歌名曾经令我万分好奇,看完歌词后还是不明就里,“她需要你,他需要你”一句反复吟唱,其他语句则都是表达对感情的执着和迷恋,应该是对一个人的。作词人似乎有意用这一句话说明无论是他还是她,爱本身才是最美的——“绵绵温暖过后,想你想你是最美”。这个套路类似达明一派的《忘记他是她》。我个人非常喜欢“你似我心中一根火把”、“共我极失意的歌声擦出火花”“爱情这个玩意好比火中嬉戏”等语句构建起来的奇妙意境和想象空间,营造出“如斜阳去后,你是落霞”一般伤怀感性却又绚丽温暖的意境,这与《人生可有知己》的虚空了悟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照。这首歌的国语版《我爱的你》无论配器还是演唱都显得更传统一些。总的来讲,我个人觉得关淑怡《难得有情人94国语专辑》、《乱了》和2001年底新专辑《冷火》这三张国语专辑可听性都极强,但是欠缺具有独特个性的作品,照顾普罗大众的口味较多,当然这也无可厚非。
  说到关淑怡在另类音乐领域的探索,其实其大胆程度和王菲相比一点都不逊色。建议大家听一听《金色夏季》专辑里的《卡缪》、《仲夏夜的寒冬》、《人月共舞》、《前后左右》,《制造迷梦》专辑里的《失意女奴》、《神秘约会》、《众心》、《I
Love Your
Smile》等,这些都不是主打曲,从来没有入选任何精选集,但都是一听难忘的曲调和填词,或妖冶奔放,或诡异迷离,真不敢相信是90、91年的作品,即使今天看来仍然是非常前卫的音乐。《E-ZONE》专辑里的《大地之母》带有公益歌曲的味道,不过也可以作哀伤颓废到极至的情歌理解。《缱绻
28800bps》是刘以达为她写的歌,只出现在刘以达《麻醉》合集里(同时收录的还有王菲的《流星》和胡蓓蔚《了了》、《我的天》),这首歌犹如幽暗光影间的一阵呻吟和叹息,暧昧微弱,挥发在一种无法描摹的情绪空间里。看一看和关淑怡合作过的男歌手也很有趣。谭咏鳞、李克勤、草蜢合作最多,各至少有3-4次合唱(和草蜢合作的《So
sad》倍受好评),张学友至少2次合唱,与黄耀明合唱的《万福玛利亚》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营造了灰色晨曦里绝望无奈又狂野荒凉的气氛。女歌手方面,关淑怡曾经和周慧敏合唱过《男人心》,和陈琪合唱过《非爱不可》(与林忆莲的一首歌同名)。现场演唱方面,她曾经与王菲、周华健、杜德伟在台湾即兴演唱林子祥《男儿当自强》、叶玉卿《挡不住的风情》等红极一时的歌曲,也曾经和黄耀明、陈奕迅等同台翻唱过卢巧音的《垃圾》、王菲的《脸》,虽然无缘看到这些表演,不过有理由相信她的翻唱历来都有创新之处。总之,和关淑怡合作的音乐人既有最主流的也有相当另类的。关淑怡还曾经获王家卫赏识,担任《春光乍泄》女主演,可惜后来她拍完的戏全被王导剪掉了。有关淑怡参加的《春光乍泄》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也许我们很难有机会再看到了吧。
  在音乐方面,关淑怡是一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她的《冷火》一做就是2年,连制作人都说她“难搞”。她处世非常低调,不造绯闻,宁可多花点时间提高艺术修养,这方面很象黄莺莺、王芷蕾、林慧萍等老一辈歌手的做派。正因为这样,淡出歌坛5年后回来,她的《是谁》和《冷火》的2个音乐录影带仍然是同时期所有
MV里最前卫的和最令人眼睛发亮的。《提醒我的伤心》凄美动人,难以抗拒。不过,关淑怡很少做宣传,和媒体的关系甚至比从前的王菲还要差,除了音乐几乎什么都不愿意谈。也许因为审美趣味太过独特,她的歌几乎很少被其他歌手翻唱(林忆莲和邝美云曾经翻唱过《难得有情人》),在普罗大众里的传唱率更几乎是零。在KTV里恐怕很难找到《难得有情人》以外的歌。很多音乐网站根本没有关淑怡这个名字,20岁左右的DDMM觉得这个名字比天外飞仙更
“没有概念”。报道说,关淑怡复出后的《冷火》专辑销量平平,其实我倒是觉得对于她这样的个性歌手来说也许大众化是一个可悲的陷阱,她原本不需要得到所有人的认同,在这个商品社会、这个连感动都成批生产的后工业化社会里,我觉得一个歌手如果不能商业成功也无关紧要,在一个追求“可卖性”的时代,能有一个属于相对少数人的声音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乐坛唯因此才会更加丰富多彩。毕竟,难得有一个关淑怡。
  王菲与关淑怡
  关淑怡和王菲其实都是很有真才实料的歌手,有些朋友觉得王菲模仿的痕迹过于明显,所以好像王菲就没有自己的风格,其实不然。王菲并不是一个简单模仿的歌手,不然为什么歌迷听到了cocteau
twins、bjork、the cranberries、tori
amos以后还继续会听王菲呢?王菲从《浮躁》开始已经发展出了一种适合自己嗓音和外型的风格—-慵懒又执着、颓废却纯净,这种风格不同于ma
star的冷静梦幻的风格,不同于cocteau
twins的飘渺写意,不同于bjork的天真童秩又古灵精怪,不同于tori
amos的质朴,更不同于the
cranberries的激昂澎湃;王菲的这种风格是无人可以取代的。不过王菲早年对其他歌手的模仿也是有目共睹的。她自己也并不否认。从演唱技巧到造型,有一段时间她确实是个copycat,但是她并没有单纯停留在模仿的层次上。
  关淑怡追求个人风格开始得比王菲要早,1992年王菲还在唱今天她自己很不屑的《容易受伤的女人》的时候,关淑怡已经出版了十年后的今天看来还很前卫的《金色夏季》和《制造迷梦》。80年代末90年代初2人几乎同时出道的时候,关淑怡的《难得有情人》在流行风格上大胜王菲的〈尾班车〉,92年王菲〈容易受伤的女人〉跟进的时候,关淑怡已经开始玩起“另类”了,在另类这个角度上来说,关淑怡仍然是真正的赢家,但是可悲的是另类上的赢家注定是市场的失败者。王菲在〈浮躁〉之后很快回到流行轨道上来了,可是关淑怡的E-zone以后却不见了踪影。其实不用统计也知道,关的这张专辑销量不会太好。虽然92年前后关淑怡曾经说过王菲歌技不佳的言论,但是我想她后来翻唱王菲的〈脸〉其实表明她已经把王菲知名作品摆在一个自己要去进行挑战的高度上。
  〈浮躁〉和E-Zone其实都是比较成功的中文“风格”专辑,带点“另类”味道,走的路线不完全相同,用同一个标准衡量非要一决高下也许不是很妥。王菲的先天条件比关淑怡要好,她的音色感性纯美,无论唱什么都值得一听;关淑怡是位很用功的歌手,她对西洋歌手的模仿不象王菲那么明显,而是一开始就很善于发挥,听过〈梵音〉原唱的都说原唱不如关淑怡的翻唱好。我听〈是谁〉的感觉也是一样。关淑怡的声线好像可以把一切都蒙上一层薄纱,随风飘扬,造就飘渺迷离难以捕捉的美感,冷艳又充满激情。
  王菲的确在中文乐坛相当优秀,她的天赋好,悟性高,〈Miss you
night&day〉,〈红粉菲菲〉,〈诱惑我〉,〈冷战〉,〈誓言〉,〈知己知彼〉,〈出路〉,整张〈浮燥〉,〈假期〉,〈感情生活〉,〈脸〉,〈童〉,〈开到荼蘼〉,〈寓言的上半局〉,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王菲的成长。但同时她也是博学的,这不知是弊是利,在最近这张碟中,以发展到借鉴Candy和karen,这样的简化拿来主义是不是与泻停封纠缠的结果?试图把不同的唱腔调和,形成自己的特色才是当务之急!我想聪明的她已经感到危机了吧。关淑怡则不同,她的歌唱道路走的很崎岖,从早期的活跃到后期的沉寂,完全和王菲皆然相反。这就是歌坛的游戏规则,两个风格接近的歌者,一个活跃,另一个必定要沉寂,同样的例子还有Sammi和Amanda。
  后期的关淑怡虽然沉寂,但在音乐上的追求却是有目共睹的!〈逝去的传奇〉,〈她需要你他需要你〉,整张〈All
time
favourites〉,〈缱绻28800BPS〉,〈万福玛丽亚〉,〈带你去跳舞〉,整张〈E-Zone〉,〈传染〉,〈自言自语〉,〈云上舞〉,〈月光曲〉,整张〈冷火〉……这些歌中的让我们津津乐道的每个音符背后都是关苦心修炼的结果,这是让我刮目相看的主要原因!她的歌艺技巧上的突破更是受到业内人士的肯定,大批的DJ,监制,歌手谈到关都是肃然起敬,这一点都不夸张,这就是为何明知道关心高气傲,吹毛求疵,仍有唱片愿意与其合作的原因!有位制作人曾说过,只有和关的合作才让我感到是为了兴趣而不是工作!如果你是从内心喜爱关的音乐,你只要聆听和等待就够了。
  关淑怡和王菲都是华语乐坛独一无二的,〈E-zone〉和〈浮躁〉都是华语音乐的经典专辑,我们都需要,我们也都应该拥有。

昨天,暌违5年之久的周华健为歌迷带来了自己的全新专辑《花旦》。现场,周华健不但化声花旦,献唱了《花旦》和《女人如花》两首歌曲,更现场与专业京剧花旦搭戏,韵味十足。

8月3日,周华健带着暌违5年之久的新专辑《花旦》来到北京,他表示翻唱女歌的想法萌生自一次家庭聚会。许久没有写歌的周华健给新专辑创作了主打歌《花旦》,他坦言此歌写出了加入演艺圈20多年来的心声。

一开场,周华健就带来了一首新专辑中最令人惊艳的跨界合作《女人如花》,为了将这首歌更完整地呈现出来,公司特意请来专业的京剧花旦演员和周华健搭戏。唱起女人歌的周华健,声音中多了一丝温柔婉约之感,身旁的花旦从化妆、身段到眼神都韵味十足,配合着周华健的歌声,将《女人如花》MV中的情景现场呈现出来,韵味十足。据介绍,这首歌中京剧唱腔的部分,更是邀请到梅兰芳第三代传人胡文阁老师跨界合作,改编梅艳芳的《女人花》为《女人如花》,同时致敬梅姑。

试唱《天涯歌女》唱哭妈妈

发布会上周华健详细解密了新专辑概念背后的故事,并表示想以这些横越80年的经典曲目,向邓丽君、周旋、梅艳芳、王菲、林忆莲等乐坛传奇女伶们致敬。《花旦》这张专辑的概念在华健心中逐渐成形,他尝试以女性角度,用声音演绎从周璇、邓丽君、黄莺莺、陈淑桦、辛晓琪、梅艳芳、林忆莲、张惠妹、再到王菲,横越80年的经典曲目,向华语乐坛优秀的女伶们致敬。

记者会一开场,周华健带来一首《女人如花》,唱起女人歌的他不仅声音中多了一丝温柔婉约之感,肢体和表情也妩媚许多。事后,记者笑称看到周华健有很重女人味了,他故作大反应:不会吧!可是身边人没有排斥我啊!周华健说并没有特别对着镜子研究怎么唱女生的歌,一直觉得唱的时候站法和动作自然就行。

聊到新专辑《花旦》,一向幽默的周华健更是侃侃而谈,原来这张专辑的概念源于一次家庭聚会。周华健笑说,因为家庭成员中没有任何一位能把自己的歌从头唱到尾,所以在一次家庭聚会中,他想要取悦母亲,于是就唱了一首母亲最爱的《天涯歌女》,没想到一曲未尽母亲便潸然泪下。于是,

5年来首张新专辑,周华健除了主打歌亲自创作,其他9首全改编自周璇、邓丽君、黄莺莺、陈淑桦、辛晓琪、梅艳芳、林忆莲、张惠妹以及王菲的经典作品。他透露创作初衷源自一次好玩的举动:我问我妈,最喜欢我哪首歌,她说首首都喜欢,我想不会因为是你儿子才首首喜欢吧。我拿起吉他试唱了几句《天涯歌女》,发现妈妈哭了。

说到造型,为了这次新专辑的整体呈现,周华健挑战了出道20多年来最大尺度的突破,转性为花旦,粉墨登场。原本企划决定找一位专业科班的花旦来拍摄封面,没想到周华健一句:我可以试试看啊,反正和唱歌的意思一样,我试着进入那个角色嘛!推翻了原先所有的设定。周华健亲自上阵,变声又变身,成了名副其实的花旦周华健。

事实上,新专辑内页里,周华健自述家里没人是他忠实歌迷,我可以唱你们想听的歌吧。这一想法也促使他着手制作《花旦》这张专辑,问及家里人一般怎么对待他的歌曲?周华健开玩笑说道:我经常抓住孩子让他们试听我的新歌,还说很多人想听都没机会,可是才放了几句,上厕所啊喝茶啊全走开了。

说起20多年来的舞台旅程,周华健仍觉得历历在目:
美美入戏已太深,一步一步颠倒众生当歌词来的时候,我知道就是它了!最后,周华健也献上了这首《花旦》,用歌声带着所有人回顾了他20多年的舞台旅程,也为记者会画下了圆满的句号。记者会结束后,周华健也将继续他的花旦周华健2011年巡回演唱会,让更多歌迷能近距离感受他的花旦魂。

向专业花旦讨教身段

至于如何以男人嗓音来诠释一首首完全为女性量身打造的歌,周华健坦言无论是技巧、唱法甚至心情上,都很具挑战性。他说:我的声音原本在尾音上就有些女性婉约的感觉,但是要真正进入女性的角色,让自己的声音去扮演每一个多情的女性,真的很难,弄得不好,是毁了人家的招牌。只是一路录音下来,虽然也有遇到瓶颈,可是录完之后,发现自己仍有未开发的音色,也是这次录制这张《花旦》专辑的一大收获吧。

同时,周华健也做了出道20多年来最大尺度的突破,以花旦造型粉墨登场。据了解,唱片公司原本打算找一位专业科班的花旦来拍摄封面,没想到周华健一句:我可以试试看啊,反正和唱歌的意思一样,我试着进入那个角色嘛!昨天,看到记者会背景板上的花旦扮相,周华健不忘自开玩笑:这个花旦脸很长。周华健介绍,这个花旦妆整整化了3个小时,后来还穿上全套花旦的褶子水袖,向专业的花旦讨教了几个身段,这是身为艺人的好处之一,什么事都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尝试一下!

坦承写歌少有压力

许久没有出个人专辑的周华健明显对新专辑寄望很高,他表示:前几年出专辑,也做了很多试验,自己心情紧张之余外界反应不算太好。这几年现场唱的多,我发现还有很大进步空间。这次就想不如好好唱歌给大家听,如果说做不一样的周华健,其实整张专辑已经能看出我的企图心。

以创作才子身份出道的周华健近十年个人创作曲目越来越少,新专辑也只奉献了一首《花旦》,他否认创作灵感干枯,强调《花旦》道尽了他入行20多年的心声和感触,不过他也坦承前几年写歌少有原因:我常常觉得刚写好的新歌一下就变旧歌。这种压力是自己给的,我相信我这一代的歌手都有这种问题,不知道怎么面对外面很流行的RB、爵士这种曲风。所幸时间让人慢慢沉下来,写完《花旦》有种人长大的感觉。周华健还说现在唱给中年人的歌太少,身为中年人的他有责任创作这类型的歌给同龄歌迷听。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