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同唱《红楼梦》中的《葬花吟》陈力如泣如诉 而她更哀怨华美

庞龙以《红楼梦》为题,再唱新歌。这是他继2009年11月发行的第7张专辑《真的不同了》之后,又一次推出的全新音乐形象转型力作,同时,这首《红楼梦》也是继陈淑桦的同名作品之后,二十年来,第一次有同级别歌手再次挑战红楼题材的流行音乐作品。

用《红楼梦》贴金很光荣讯
《红楼梦》显然已成为今年文艺圈最热门的文化盛事,在影视界,由著名导演李少红执导的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正在全国各地播得如火如荼,戏曲界也有改良版的全本昆曲《红楼梦》也正在筹备当中,而音乐界,曾几度获得内地最受欢迎男歌手奖及最佳销量专辑奖的歌手庞龙也在今年8月推出自己的最新单曲,同时也是他启动的文化音乐系列第一章,《红楼梦》。

图片 1

自从2004年开始,庞龙就在思考如何能打破由《两只蝴蝶》等作品形成的他的既定大众音乐形象,2007年底与前公司合约到期后选择独自发展之后,庞龙一直在苦苦探索真正属于自己的音乐道路,最终,他将目光锁定了在中国老百姓中植根最深受影响最广的一些大众文化意象,我记得有位前人曾经说过,任何艺术形式,拼到最后,只能拼文化,把音乐纳入到一个文化的概念当中,用音乐去表现文化,用文化来普及音乐,也许,这才是我真正要找到的一个音乐出口。

虽然不像电视剧新版《红楼梦》那样是有一个多亿投资的宏篇巨著,庞龙的这首文化单曲《红楼梦》反而更像一个以自己为出发点的、单枪匹马的锐意创新,但借着这股红楼文化热,这首具有探索性的新歌同样给庞龙带来了意料之外的喜人收获。很多老歌迷固然是对庞龙这次大胆的文化转型给予了热情的支持与喝彩,许多新听众也因为这一首充满文化回思色彩的歌曲对庞龙有了全新的认识,并对这首曲风古朴词意蕴长的《红楼梦》格外青睐,认为它是近二十年来,第一首用流行音乐将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解读得十分到位的歌曲。

话说87版《红楼梦》为何直到现在,30多年都过去了,仍然受到大家的追捧?我觉得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当初的创作者们,他们的那种精益求精的创作精神和态度。87版《红楼梦》的整个班底,从编剧到导演,再到一众演员,再到摄像、服装、道具、造型等等,几乎每一个环节都堪称完美和经典。而其中,王立平所创作的音乐,更是为这部传世之作锦上添花,甚至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时至今日,有关《红楼梦》的音乐作品有那么多,但真正能超越王立平这个版本的,还真是没有。

而庞龙选择的第一个出口,就是眼下大热的红楼梦文化。在中国的音乐史上,关于红楼梦的音乐作品其实是层出不穷的,在民间流传开来的也不在少数,但是庞龙发现,近三十年来,大部分红楼梦相关的音乐作品,更多是在为影视戏剧服务,依托某一段内容而产生的,像《葬花吟》、《红豆词》等等,都更像是红楼梦作品内容的本身的一部分,并且,大部分这样的声乐作品,也都是以民族声乐的方式来体现的,而把《红楼梦》作为一个单一的个体,来对它进行精神概念上的诠释或者解读领悟的作品,却很少见。这一次,我是以一个深受红楼梦文化影响的中国民众和音乐人的双重身份,以流行音乐的方式,来解读《红楼梦》这部古典文学名著的内容与精神,也算是对滋养了我们的这种文化的一次回报。

庞龙原本只是将这首一年半前就已经创作好的新歌《红楼梦》当作自己此次文化音乐行动的起步之作,用一个文化符号很强的主题来策动一场全新的音乐文化苦旅,却不料这头一步就已经尝到了甜头,为此,庞龙说它最想感谢的还是《红楼梦》这部伟大的著作,称自己是被这部著作点石成金。但同时也有一部分人会质疑庞龙此次推出这首文化新歌的动机,称其是想跟电视剧《红楼梦》的风,用《红楼梦》这部伟大的文学著作给自己贴金,庞龙坦白地说:用《红楼梦》给自己贴金并不丢人,《红楼梦》这部著作成就了太多的人,只要你用心地去对待这部作品,很多人都可以从中吸取到各种营养,最终让自己获得新的提升,我只是从这部著作中受惠的一个,能有这样一部作品让自己再闪亮一次,我觉得这样的贴金很光荣。

王立平在开始担任87版《红楼梦》作曲工作的时候,刚满41岁。但他实际上早在30岁的时候就萌发了创作《红楼梦》音乐的想法。所以,1982年,当他接下《红楼梦》音乐创作任务的时候,显得特别兴奋。但兴奋之余,却发现,创作《红楼梦》的音乐,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所以,单单是给音乐风格定位,就花去了他太多时间。比如王立平在创作剧中的主题曲《枉凝眉》这首歌的时候,就用了差不多一年零两个月的时光。

这首最新单曲《红楼梦》由著名的词作人,原第二炮兵副政委程宝山中将(笔名予子)亲自填词,将视角对准书中最容易引起中国读者共鸣的情感线索,力图再现书中所描写的那种在鲜花著锦、烈火烹油的末世繁华中,随着家族命运由盛转衰的红楼儿女的情感真相。歌词借用如金玉良缘、假雨村言等众多原著中最具代表性的文学意向,在再现的基础上,将歌曲收归到对此种情感命运如诗般的怅惋余韵中。而由庞龙与韩雷共同谱写的曲子,则选择了以适合当下听众流行品味的现代流行音乐的旋律走向为基础,而在高潮处的编曲,又巧妙插入了歌曲《葬花吟》的经典意象,既是致敬,又有传承,宜古宜今,又便于大众传唱。而庞龙的演唱,在声音处理上更加重了时间的磨砺感和大背景的厚重感,在回望的姿态感悟一段历经千古的情感历程,庞龙说,我当然不能指望这首歌能成为一首千古绝唱,只希望,它能唱出大众对红楼梦的一个基本印象,让它们能够借由这首歌,再去回味这本经典的文学名著其中的真味,我就对得起这首歌,对得起红楼梦这三个字。

也有歌迷担心,庞龙启动这次文化音乐系列行动,是不是就此就要去过去的平民路线彻底决裂,完全转向一条高雅的音乐路线?庞龙直说这个不会的:我知道我是从什么样的音乐中成长起来的,这次文化音乐是我在音乐道路走到一定程度后一次新的思考和探索,也许会发展中一个新的方向,但并不代表我要走一条与以前截然不同的路,音乐始终还是要为大多数人服务的,大家也可以注意到我这首《红楼梦》,用的还是大家觉得好听易记的旋律架构,我这次的文化音乐系列作品,都还是要用大众流行音乐的方式,来重新去认识去解读一些大家都熟悉的文化现象,不会真正的脱离群众走一个孤芳自赏的路线。

而剧中另外一首感人肺腑的歌《葬花吟》,则是王立平花费时间最长的一首音乐作品,共花去了他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为了用最恰当的状态来体现林黛玉这个经典的人物形象,王立平一遍遍地苦读《红楼梦》,一次次地用心体会林黛玉这个角色,最终,将曹雪芹的《葬花吟》这首词谱写成了一曲“天问”。几乎每个人,只要一听到这首歌,就能够立刻走进林黛玉的内心,并感同身受。

同时,庞龙还表示,《红楼梦》只是一个引子,一个开端,接下来,我还将继续在这条路上探索下去,还会继续推出一系列大众文化意象题材的音乐作品,从中国的根源文化中找到我的音乐新出口,开始一段我的音乐文化寻根之旅。

王立平所创作的87版《红楼梦》的音乐,无疑是经典之作,但由谁来演唱这些作品,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难题。当时,许多著名歌手都非常想唱这些歌,包括已经成名的郑绪岚。那时候,郑绪岚其实还是与王立平合作最多也最默契的歌手,她曾演唱过王立平作曲的许多歌曲,如《太阳岛上》、《牧羊曲》、《大海啊故乡》等,而王立平也曾说过,走进所创作的音乐,其实是最适合郑绪岚演唱的。但为何87版播出的时候,剧中的那些歌曲的演唱者并不是郑绪岚,而是陈力呢?

陈力在演唱87版《红楼梦》的音乐作品之前,还只是长春二汽的化验员,名不见经传。但王立平却发现了她,并将自己最珍贵的作品交给了这个并非专业歌手的演员来演绎。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但王立平说,“我为什么会选择陈力?大家听听陈力的演唱就知道了。”而大家在认真仔细地聆听过陈力的演唱之后,才恍然大悟!是啊,在陈力的歌声里,人们不仅听出了情,听出了美,更听出了曲作者最想表达的那些东西。所以,对于王立平为何会选择陈力,也终于理解了。

陈力在接到87版《红楼梦》的演唱任务时,她的丈夫刚刚去世。陈力强忍着悲伤,一边带着女儿,一边为演绎《红楼梦》的音乐做准备。当她演唱探春远嫁时出现的《分骨肉》这首歌曲时,她回想着当初与丈夫的生离死别,悲从心来,将这首歌演绎得荡气回肠,令人听后肝肠寸断。

而在演唱《葬花吟》这首歌曲时,她倾注了自己的全部情感,尽管她没有运用太多的技巧装饰,但仍然将每一个音符都都演绎得如泣如诉。其实陈力因为没有经过太多的专业训练,所以她在声音的处理上,是有一定的局限性的,比如高低音之间的转换,并不像很多专业歌手那般的圆润。可是为什么陈力的歌声依然那么具有穿透力呢?就是因为她在这些歌曲中,投入了自己所有的情感。而这个世界上,所有有情感的东西,都一定会比技巧更加动人。

除了陈力之外,另一位我们前面已经说到的歌唱家,也对87版《红楼梦》的音乐情有独钟。那就是郑绪岚。当初王立平创作出《红楼梦》的音乐时,郑绪岚就特别想唱。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有过多次合作,而且非常默契。或者可以说,郑绪岚就是唱着王立平的歌开始走红的。但王立平当时把《红楼梦》的音乐交给了陈力,郑绪岚也就把这个心愿埋在了心里。

直到1995年,已经经历过结婚又离婚的郑绪岚,在离开了歌唱舞台多年之后,再次回到国内,首先就找到王立平,准备将《红楼梦》的音乐制作成专辑。而2000年,王立平筹办《梦系红楼》音乐会,亲自邀请郑绪岚担任其中的全部歌曲独唱,才终于圆了郑绪岚的“红楼梦”。在这次演唱会上,郑绪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演绎了《红楼梦组曲》,深情委婉,感人至深,给观众留下了非常难忘的印象。

从这之后,《红楼梦》的音乐就一直伴随着郑绪岚,无论到哪里演出,她都会唱起《红楼梦》。而其中,演唱最多的,就是那首《葬花吟》。细心的观众发现,郑绪岚所演唱的《葬花吟》,似乎更加哀怨华美。唱到动情之处,她总会落泪。原来,就在郑绪岚为演绎《红楼梦》的音乐而忙碌的时候,她当时的恋人却因癌症而离开这个世界。这对郑绪岚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所以每次唱起《葬花吟》,她总会想起当初恋人的音容笑貌,难以抑制,只能在歌声中表达着深切的怀念和哀思。

我想所有喜欢《红楼梦》音乐的人,都听过陈力和郑绪岚分别演唱《葬花吟》吧?并且很多人还经常会拿两个版本进行比较。我个人认为两版各有所长。陈力版的更加质朴,郑绪岚版加入了更多专业技巧,显得更加华美。不知各位是否认同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