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号星座:41岁还在唱情歌的情歌王子

张信哲,1987年就读于基督书院时获得英文个人及团体组民歌比赛冠军,同年加盟巨石音乐,从此步入歌坛。

《加油!2008紧急救灾劝募行动》14日晚举行了第四场配对赛,继续为四川灾区受损学校重建募集善款,久违的情歌王子张信哲作为嘉宾倾情助阵,

距发行上一张国语专辑约有一年半的时间,7月2日,有着情歌王子之称的张信哲发行了他的第31张专辑《逃生》庆功版。

对于那些迷恋上世纪90年代末台湾乐坛繁荣的人来说,张信哲是一个不得不提及的名字。那些温馨的、细腻的、柔情的、奔放的、忧伤的情歌,总是让人极为感动备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张信哲的歌不仅仅是治愈情伤的良药,还是追溯美好青春的桥梁。从《难以抗拒你容颜》到《爱如潮水》,从《别怕我伤心》到《宽容》,再从《直觉》到《信仰》,我们不得不承认90年代是属于张信哲的情歌时代。

两年前,张信哲和以前的唱片公司提前中止了合同,当时觉得是时候追求一下自己所喜欢的音乐了,可是唱片公司比较保守,所以会选择解约。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制作公司,新专辑《逃生》也即将问世。《逃生》其实是为女生量身而作,不同于上一张专辑《做你的男人》打的是男人牌,这次的专辑中我想要告诉女生们不要害怕放下一段感情,放手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它也能带来新的希望。

20多年过去,情歌依旧动人,但王子好像快到了退位的年纪了。尽管如此,张信哲依然把情歌当做情人一样地对待,所以,不管乐坛如何竞争激烈,说到情歌,首先还是会想到张信哲。

虽然张信哲也曾跟随潮流玩过电子、唱过RB,但是事实证明,被大家广为流传的还是哲式情歌的调调。

新萄京娱乐网址2492777,已是自由身的张信哲对当下乐坛提出了批评,现在很多唱片公司在包装新人时,只看到短期的成果,新人出了一张专辑,如果碰巧成功,才会有第二张,如果成绩不好,就没有下一张,原本积累下的那么点人气耗完了就没了。唱片公司对新人榨干就扔,杀鸡取卵,这也就是为什么新人像走马灯一样换了一拨又一拨,注定只能昙花一现。

近日,本报记者电话采访了正忙于宣传新专辑的张信哲,听他讲述音乐和自己的故事。

张信哲

他回忆自己转型时的困难,感慨不已:当时真是过得又苦又穷,新人的版税少,之前赚到的那些积蓄都花在还贷款上,幸好,《爱如潮水》在推出两个月之后赢得了市场的认可,如果没有这次转型的机会,也许歌坛上早就没有我这个人了。

大胆突破相信自己

1987年就读于基督书院时获得英文个人及团体组民歌比赛冠军,同年加盟巨石音乐,从此步入歌坛。1988年在《男欢女爱》专辑中与潘越云合唱《你是唯一》成为备受瞩目的新人。1990年入围第一届金曲奖最佳男歌手。从此借着独特的声线和忧郁的外形称霸台湾乐坛达近十年之久,并获情歌王子的美誉。

华商晨报:新专辑为什么要取名《逃生》呢?

[page_break]

张信哲:这张专辑实际上是唱给女人的。一般在感情上,女人往往因为太过感性而蒙蔽自己最真实的想法,进而逃避现实。我希望每一个女性都能够真实地面对感情,寻找新的出口,学会放手。不过《逃生》所说的不仅仅是爱情,专辑更多表现的是一种广博的情感。

1989年的三张专辑《说谎》《忧郁》《忘记》使张信哲的事业达到第一个巅峰。

华商晨报:你自己有过类似逃生的经历吗?

[page_break]二十年不变的情歌王子我是唱男高音的,声音很特别,同期这种声线的歌手基本没有

张信哲:我曾用落荒而逃形容我当年离开唱片公司的心情,因为当时觉得他们已经不可能再给我转变的空间,而我需要去做我认可的音乐。最终我选择了自己开公司,因为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压力存在,这个压力不好跟任何人说,只有自己想办法破茧而出,才能重新开始另外一段经历。

华语歌坛大体上有四种歌手,一是卖偶像外形,二是卖演唱技巧,三是卖豪华阵容,四是靠卖人文主义。而张信哲卖的是声音,只要他一开口,绝没有人会张冠李戴。二十年来,张信哲的作品几乎大同小异,缠绵悱恻的情歌配上妩媚清亮的声音,总是扮演着受伤心灵救赎者的角色,故有情歌王子的美誉。虽然期间他也曾跟随潮流玩过电子、唱过RB,但事实证明,真正被大家广为流传的依然还是哲式情歌的调调。看来,非传统的中性美学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行得通的。

华商晨报:这张专辑里,你认为自己有哪些新的突破?

南都周刊:听说出道之初,你就是采用先声夺人这一招?张信哲:我是大学的时候,参加歌唱比赛被唱片公司看中的。当时签我的原因就是觉得我的声音很特别。但是发第一张唱片时,我也不会照相,怎么摆POSE都不对,装扮也比较土。那时候也不流行造星运动,帮你包装什么,你是怎么样就怎么样。记得一位公司的企划人员指着我的鼻子说啊,这人长这么丑,怎么能红?可能公司觉得我不够好看,加上不善于交际,没有信心,上电视节目又容易害羞,所以第一张个人专辑没有敲锣打鼓,在最初发唱片时,只是从电台开始播歌,让大家听我的声音而不让我露面。

张信哲:这张专辑算是我音乐旅程上的一些转型,有很多新的尝试,比如《牡丹忧》就是我初次尝试的中国风歌曲,为此我还专门学习了京剧唱腔,确实很难,要学好不是一两天的工夫。

南都周刊:对你的声音这么有把握?张信哲:我的声音属于蛮特别的那种。那个时期这种声线的歌手基本还没有。有人说费玉清的声音像我,但是他的声音比较软,没有我的声音明亮。

华商晨报:现在的唱片市场竞争激烈,对此你有压力吗?希望这张新专辑得到怎样的评价?

南都周刊:你的声音从出道至今备受争议,有人说缺乏男人味,有人甚至直接评论很像女人。张信哲:从小学音乐,在合唱团里,就是唱属于男高音的部分。我的声音在古典领域还算正常,但是可能在流行领域算比较特别。但这是我天生的嗓音,我不会故意去改变。不能指望每个人都喜欢我。

张信哲:还好,我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也知道我的听众群在哪里。现在市场上的变化包括新媒体的出现都是必经之路的,我相信我的歌经得起聆听。

南都周刊:还记得情歌王子这个称号是在什么时候被大家叫开的吗?张信哲:应该是出《宽容》那张的时候,好像是我在台湾要办第一场演唱会吧。台湾媒体就给想出了这么一个称号。后来就被不断地沿用下去了。大家觉得适合,就继续叫吧。

一路唱来从无遗憾

南都周刊:也许唱情歌已经是大多数人对你根深蒂固的想法了。张信哲:因为我一出道就唱情歌,唱了这么多年,《爱如潮水》为什么火?回顾之前的乐坛,很少有人会在歌曲里面直截了当地去表达情感。而且大部分人唱的都是男人要坚强,眼泪应该往肚子里吞??我应该算是第一个去唱男人的脆弱,男人也会有情伤的歌手吧。

华商晨报:你的新发型比较特别,有人给你这个发型起了个名字叫一片瓦,还有人说很像《樱桃小丸子》中的花轮,你觉得呢?

南都周刊:你曾经说过,情歌里的感情大部分都不是你经历过的,那么要唱好情歌,关键是什么?张信哲:唱歌这么多年,我见过很多好的歌手,有时候我们常常觉得有一些人声音、技巧很好,可是你听他歌的时候却没有感觉。这是我一直提醒自己的,你有没有很丰富感情经验这个对唱好情歌并没有特别直接的影响。关键是你能不能很容易在一段感情里去体验和感受。当年他究竟有多红在大家甚至我自己都还没准备好的时候,我就突然红

张信哲:倒是没有听见过大家的评价,我自己觉得蛮新鲜的,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换个发型,心情也会跟着一起改变。

华商晨报:除了唱歌你还演过电影,什么类型的电影会吸引你的参与?

张信哲:我希望多演一些跟我本人反差比较大的角色。其实我还是很喜欢演戏的,我觉得演戏和唱歌一样难,对于我来说,演戏就是累积一些新的经验,带给自己一些新的感受。

华商晨报:在演艺圈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遗憾?

张信哲:在歌坛这么多年,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没有什么事让我觉得遗憾。

简单生活拒绝八卦

华商晨报:情歌王子能把情歌演绎得那么动人,是不是因为融入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张信哲:唱情歌首先是功底,就是歌手的专业素养。一个专业歌手是应该懂得如何用歌声去打动别人的。就我个人而言,唱情歌也不排除融入个人感受,但不能把每首歌的感情都回归到自己身上。

华商晨报:之前有媒体报道说,你的择偶标准是李嘉欣的身材加上张曼玉的性格?

张信哲:不能这么理解啦。只是说李嘉欣和张曼玉是一个具体化的形象,但并不是以这两个人为标准。感情还是随缘的好。

华商晨报:这么多年都没听过狗仔队爆你感情的料,为什么?

张信哲:我一直不希望被一些跟音乐无关的东西模糊了焦点。再有就是我的生活很简单,我不去夜店,有狗仔队的地方也不去,我就喜欢呆在家里,八卦自然也就没有喽!

本报记者王皓

娱记眼中的明星印象

逃生,不仅需要勇气

《逃生》是张信哲第31张专辑的名字,听起来有些狼狈。在采访他之前,我一直在想,这个41岁的男人唱情歌唱了20多年,他对人生和音乐的领悟会不会比别人更高层次一些,所以才敢于把逃生当做宣传的重点?

对张信哲的采访比想象中要困难一些,因为他在内地的通告表已经密得无缝可插,在努力了几次仍旧未果的情况下,终于在某一天,他在结束一个通告并赶往下一个通告的路上接听了我的电话。虽然正在赶路,但他说话的声音和他的歌声一样温柔。这个人并不耍大牌,只是太忙而已。

如今乐坛浮躁,已经很少有歌手愿意执著于最原始纯粹的东西。张信哲说,到了他现在这个阶段,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心情了,除了音乐。他更在乎音乐和自我的交融,所以早在《宽容》时期,他就已经开始自己尝试和操刀制作音乐了,到今天,他已经可以用音乐自由表达自己的感觉了。

这是最让他开心和骄傲的事情。但是这中间的过程,他放弃了多少,又失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