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筝的出现,在给古筝艺术爱好者带来兴奋的同时也带来了困惑。对于已具有相当高水平的专业演奏家来说学习新筝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对于一般的古筝爱好者和古筝初学者来说,就会产生这样的困惑:究竟应该学习哪一种筝呢?学习新筝有没有必要呢?新筝完全兼容了古筝,原来的古筝曲不需要做任何改动就可以在新筝上演奏,而且所涉及到的技巧、指法等技术细节几乎完全相同。如果已经学习过古筝,所获得的经验完全可以应用于新筝,这样,就几乎完美地解决了继承问题,大量优秀的精品之作都可以在新筝上重新焕发艺术光彩。完全不必担心学习新筝后不能演奏古筝作品。但是,新筝所具备的种种优点,如五声音阶和七声音阶的综合运用、十二平均律的运用等,则是传统古筝所望尘莫及的。不可想象古筝能毫无困难地处理包括4、7以及升降音的乐曲,即使是少量的半音,也会使古筝演奏者几乎手忙脚乱。而新筝演奏者面对这种情况可以犹如闲庭信步地演奏。对地古筝来说,演奏新筝作品几乎是不具备任何可能性的。一些经钢琴曲改编过来的筝曲,如《土耳其进行曲》等,在古筝上演奏时为了凑齐所需的音,必须动用好几台古筝。这给演奏带来了很多不便。而利用新筝,一台乐器、一个人就可以很完美地演奏此曲。有的人会说,古筝艺术已经足够博大精深了,连古筝还没彻底搞明白,没必要再去学新筝。这是一种看似正确但实际上是极度荒谬和错误的论点。这种论点的思想根源就是典型的保守主义。持这种思想的人极度惧怕革新,他们有的担心在革新中使自己的既得利益受到影响,有的是出于惰性不肯接受新鲜事物。这也是社会发展中很正常的现象。凡是新生事物,总会受到攻击和阻碍,哲学早就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以这种保守主义思想来指导人类的社会实践,那么就根本不会有进步。“算盘还没用好呢,没必要学计算机”,“小作坊土高炉还没搞明白呢,没必要发展大钢铁厂”……应该说这种思想是要不得的,否则带来的只能是发展的停滞,导致落后,直至消亡。还有一些人会提出这样的观点:古筝是传统艺术高雅艺术,新筝曲子把古筝的韵味都搞没了。这实际也是保守主义的另一种体现,或者说是对历史唯物主义的极度无知。一说到“传统”或者“雅”,马上就会令人肃然起敬,似乎都可以闻到那淡淡的墨香,别有一番情趣。甚至可以说,“传统”是和“雅”共生的。可那些言必称“传统”的人是否知道“传统”和“雅”的意义呢?何谓传统?传统就是过去的现代。何谓“雅”?雅就是过去的俗。《诗经》中的诗歌,应该是既雅又传统,可那只不过是几千年前流传在社会的民歌,基本上可以相当于现在的流行歌曲①。宋词的文学地位毋庸置疑,但最初只是才子佳人的游戏之作,甚至当时的很多词是由妓女传唱而流行开的。就以古筝艺术而言,现在流传下来的各个流派的所谓传统曲目,多数都是当时市井流行的小调。它们之所以能够流传下来,是因为它符合当时人们的审美要求,而并不是因为什么“雅”。社会的变迁,会导致人们审美情趣的变化。春秋战国时楚国曾经以瘦为美,到了唐代则以肥为美,而现代则以身材的比例匀称健康为美。现在成为高雅艺术的交响乐,在原来也只是贵族客厅里的摆设。而在过去是“雅”的,到了现在不是消亡殆尽,就是已经面目全非。比如封建时代的贵族礼仪和宫廷乐曲,在当时是只有贵族和皇室成员才可以使用的“真正高雅”的东西,现在已经完全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消失了。同样,过去由于古筝技术水平的限制,当时的筝家只能创演奏单一旋律、技巧简单的筝曲,人们也就只能欣赏这样的筝曲并且成为一种习惯。随着社会的进步,时间的推移,原来的“流行”逐渐成为“传统”,也就慢慢被人们赋予“雅”的审美取向。但是现在人们的视野开阔了,欣赏水平也有了较大的变化,原来的古筝艺术如果不经发展改革,就无法适应现代人的欣赏需要。在这种情况下,若是仍然一味追求所谓“传统”和“雅”,就会走回头路,就像现代人放弃西服牛仔裤去穿长袍马褂一样可笑。最后,就会使古筝失去生命力,慢慢退出历史舞台。所以,古筝艺术必须与时俱进,无论是在乐器本身的改革还是在乐曲的创作以及技巧的发展上,都必须与时代的发展结合在一起。古筝新技法的开发,古筝演奏的创新以及新筝的出现,都正是贯穿“与时俱进”这一主题。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较快,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吸收了很多西方现代文化的要素,音乐艺术方面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优美的旋律、相对较复杂和声的运用、以及复杂调式的运用都将成为必需的元素。这样,古筝新技法的开发就成为一种必然。当古筝艺术的发展受到乐器本身构造的限制时,对乐器的改革也就成为一种必然。传统的古筝,由于缺少自然音,和声不能得到充分的运用。同时,在相对较复杂的调式处理上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而在处理一些运用较多半音,较有特色的音乐时,就更是显得力不从心。作曲家在给古筝创作或者改编曲目时,要受到乐器本身的很大限制,很多创作技法和手段不能得到充分的运用。而演奏家也不得不用更高难的、甚至是接近人类极限的技巧来完成本来并不很复杂的部分,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限制了古筝艺术的发展。所以,古筝艺术要想持续保持旺盛的生命力,就必须进行改革。新筝的出现,正是改革的要求和历史发展的必然。当然,追求发展并不是要求全盘否定传统文化,但是应该遵循“古为今用”的原则,有一个去芜存精的过程。比如将古代服饰的某些元素抽取出来,加上现代文化的概念,就成为相当流行的“唐装”,这是传统和现代结合的一个范例。同样,古筝艺术的发展也要遵循这样的原则。文艺是为大众服务的,如果脱离大众,那么艺术发展就会迷失方向。无论是所谓的“传统”还是所谓的“雅”,都不能成为抱残守缺、拒绝改革的借口。从原始状态的古筝,到二十一弦的尼龙钢丝筝,直至现在新筝的成功研制和推广;从原始的弹奏技法,到双手配合弹奏,直至双演奏区复杂功能的实现,古筝一直在跟随人类文明的步伐不断进行着改革。这也是这件古老乐器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根本原因。
①《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大约五百多年的诗歌三百零五篇,也称“诗三百”,分为风、雅、颂三个部分。据说《诗经》中的诗,当时都是能演唱的歌词。“风”包括周南、召南、邶、庸、卫、王、郑、齐、魏、唐、秦、陈、桧、曹、豳等十五部分,合称十五国风,有诗一百六十篇,大部分是黄河流域的民歌。雅分大雅和小雅,共有诗一百零五篇。颂分周颂、鲁颂和商颂,有诗四十篇。国风的大部分和大雅小雅中的一部分,是当时的民歌,价值最高,是《诗经》的精华所在。民歌的作者就是默默无闻的劳动者,他们也许连字都不认识,所创作的诗歌也是最通俗的,但这并不会抹煞其应有的光辉。而当时文人为统治者所作的雅、颂,虽然文字精妙,但却远远没有国风那朴实的文字有生命力。

王天一先生堪称筝界同仁之楷模。无论是在古筝理论研究、古筝艺术教育,还是在筝曲创作方面,王天一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古筝理论研究方面,他著的百万字《古筝教学法》,几乎可以看作是一部古筝百科全书,成为教师的教学秘笈,学生的良师益友。在古筝艺术教育方面,他桃李满天下,学生遍布全国各地。全国器乐比赛的冠亚军就有十多人出自他的门下。二十多个省市的学生慕名纷纷向他拜师学艺,一时间葫芦岛这个不起眼的辽西城市成为了古筝爱好者的圣地。在筝曲创作方面,他先后创作了数十部古筝作品。这些作品既有传统古筝曲目,也有新型转调筝曲目,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的成就来看,王天一先生都是硕果累累、全面开花,难怪被称为奇才。研究王先生的文章已经很多,本文主要对王天一先生的筝曲创作进行分析。纵观王天一先生的筝曲创作,一个最突出的特点是能够真正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实事求是地说,过去的古筝艺术落后,理论水平低下,曲目创作缺乏生命力,这些都严重阻碍了古筝艺术的发展。王天一先生没有拘泥于古法,他在真正继承了过去古筝艺术精华的基础上,又有所发展和创新。他的艺术洞察力和创新意识很强,许多作品的创作手法、表现形式、演奏技法都是具有开创性的,而乐曲所表现的内容、乐曲的神韵,又是深深植根于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王天一先生在创作上的另一个特点是不重复自己。他的每首作品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有的作品具有乡土气息很浓的“东北风”特色,如《赶集路上》、《秧歌情》、《故乡行》等;
还有反映异国风情、异族文化的作品和具有典型少数民族艺术风格的作品,如《樱之恋》、《威尼斯之夜》、《喜奔那达慕》、《延边舞曲》等;
以及运用西方现代作曲技法创作,而内容上是反映远古先民的作品,如大型古筝协奏曲《红山魂》等。这些原创作品的艺术水准之高令人惊讶,甚至有的音乐界同仁不无羡慕地说,如果有一部这样的作品就可以称之为“家”了,王天一先生创作这么多部优秀作品,的确是非同一般,是当之无愧的当代古筝大家。王天一先生的作品都具有极为优美的旋律,音乐主题鲜明,层次结构清晰,如同一篇篇优美的散文,具有很好的可视性、可听性,这是又一大特点。《赶集路上》是一首反映山村农民生活的古筝独奏曲,此曲形象地描绘了山村农民们喜获丰收后高高兴兴赶集的情景,抒发了对美丽的秋天风光的赞美和对美好生活的热爱之情。一个个生动的赶集者的形象,通过古筝的各种表现手法和演奏者的表演情感动作,都生动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使人如临其境,感受其中。此曲旋律优美,欢快流畅,田园风格突出,乡土气息浓厚,音乐形象鲜明。《春耕时节》在乐曲的创作方面又有所创新,此曲描绘了东北农村冰雪消融、万物复苏,鸟声啾啾、生机盎然的美丽自然风光和热烈紧张的春耕场面。乐曲分为十个弹奏乐段,将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春意盎然的农村景象和人们春耕的热烈气氛和场面表现得淋漓尽致。乐曲已经不再限于给人以听觉上的刺激,跟随着乐曲,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在王天一先生的作品中,几乎每一首都具有这种可视化的效果。王天一先生作品的成就,无疑提高了古筝的表现力,充分表现了乐曲内容,揭示了乐曲主题,同时也增加了对观众的吸引力。王天一先生的创作还体现出很高的艺术美感。整个作品都体现一个“美”字:曲目的旋律美,弹奏的音韵美,表演的情态美,演员的服饰美,节目制作美。具体的说,王天一先生创作的筝曲,旋律动听,很容易被人接受,可以说是让人“过耳不忘”。据和王天一先生合作过的节目摄制组的工作人员讲,他们没等把节目制作完,就把很多曲调全“哼哼”了下来。化妆师甚至可以随着拍摄进度,哼着当天所要拍摄乐曲的主旋律为演奏家们化妆。如果曲调不优美,不受人欢迎,哪来的这种感染力和吸引力?年轻的演奏家们在演奏王天一作品时也非常注意音色的把握,注意音色的对比,力争使每个音符都让听众感到优美。年轻的演奏家们的演奏动作更是注意一个“美”字,有的是细腻的美,有的是粗犷的美;
有的是“疯狂”的美,有的是温柔的美。王昕阳演奏大型古筝组曲《红山魂》时的表情动作,就是一种粗犷的美,一种“疯狂”的野性美。四重奏小组演奏《化蝶》时的表情动作,就是一种温馨的美,一种“柔和”的美。这些美的组合,使之形成了作品的完整性,极大地提高了审美价值,使人们在审美中得到了精神享受。王天一先生的作品还有较强的全面性。其中既有大型的协奏、齐奏,又有小型的合奏、重奏,还有独奏;既有传统民族音乐的作品,又有地域民族音乐的作品,还有前卫音乐作品;既有描写现代农村人们生活的作品,又有描写现代都市人们生活的作品,还有描写远古人们生活的作品;既有突出传统古筝技法的作品,又有突出现代古筝技法的作品,还有突出创新技法的作品。总之,体现了创作方法、演奏技法的全面性,描写内容和作品形式的全面性。尤为值得一提的是,王天一先生还系统地阐述了中国新筝的演奏理论,出版了世界第一部新筝系统理论专著《中国新型转调筝教程》,并在各国推广。综观15集电视音乐教学片《中国新型转调筝艺术》,每集都充分体现出科学理论的指导。无论是从新筝的构造发声原理,具体使用操作、记谱方法,五声音阶弦序排列弹奏方法,七声音阶弦序排列演奏方法,五声音阶七声音阶弦序排列混合弹奏方法,十二平均律音阶弦序排列弹奏方法,还是到每首曲目的具体演奏方法等,自始至终都贯穿着科学的理论,都用科学的理论去指导演奏实践。这些科学理论的创建是对弘扬新型转调筝艺术的重大贡献。王天一先生创作出的这些大量的优秀新筝曲目征服了无数古筝爱好者和广大观众。正是这些不同类型的优秀曲目,才反映出新筝的广泛使用性和极大的表现力,也正是这些优美动听的曲目,给新筝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跟随着一首首悦耳动听的乐曲飞进了千家万户,飞到了海角天涯。在古筝曲目创作上,王天一先生既很好的继承了传统,又特别突出了创新,运用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古筝曲目创作技法和古筝演奏技法,从而极大推动了古筝曲目创作和古筝演奏水平的发展,应该说这是王天一先生对中国古筝艺术创作所做出的具有历史意义的贡献。

新型转调筝在扬州全国古筝学术研讨会上首次亮相引起了强烈反响。次年,中央电视台成功举办了新筝的专题讲座,因备受关注赞誉,所以音像图文随之出版发行。新筝的持续上涨,劲头愈来愈猛,呈现随地生根,四处争艳之势。2000年6月在北京成立了中国新筝专业委员会。参会者来自全国各地。国家领导和相关专家教授出席了成立大会。并给予了在北京中山音乐堂举办的王天一新筝音乐会高度的评价。紧接着中央民族大学、沈阳音乐学院及其他一些高等院校相继开设了或准备开设新筝专业。这种态势迫使原不以新筝为然者很难再保持沉默,于是引发了一场新筝古筝之对话。对话诱因虽起于筝,涉及到观念性的问题却对整个民乐事业有一定意义。因此,我们由衷希望能借此提高一些认识,澄清一些是非。新筝是大家对新型转调古筝一种约定俗成的简称。有些朋友对此有些误解,将新筝古筝的新与古绝对对立起来理解。甚至以为只要把新筝这一名词概念否认抹煞干净,新筝这一新事物自然就名不正言不顺地存在不下去了。其实筝是实体,新和古只是时间概念。正确的判断应为古筝是源,新筝为流,没有吐故纳新,古筝艺术很难永远令人着迷地辉煌下去。所以在认识新筝之前,不得不从古筝说起。古筝从很早前的“五弦筑身”到20世纪的21弦,历经了2000多年漫长的衍变,弦数的增加既扩展了音域又增加了技艺和表现力。数千年来,不知多少文人骚客将其视为伴侣,可以说除了古琴,筝是最具东方传统文化色彩,最国粹的乐器。这么一件蕴涵着秦关汉月、暮鼓晨钟之古典美的乐器被进行了极大改革,的确有点太残酷太伤情感。既然如此,不改革行吗?当然不行!传统筝曲目诞生农耕文明,现在的大众欣赏习惯尚处历史惯性状态,这种惯性转型期正式结束,届时传统筝艺的存在价值必将大打折扣。设想一下,假如没有S型古筝,没有《庆丰收》、《战台风》及其他一系列创新曲目,只有10余弦的老式古筝,《渔舟唱晚》都算最新曲目的话,古筝还能有目前这么好的局面吗!所以只有与时俱进方能避免由逐渐落伍而终被淘汰出局的悲剧上演。新筝出现得虽然晚了点儿但还算及时。传统古筝缺乏原置性的4、7两音,实在需要时必须在3、6弦上利用按弦技巧,使音升高来获得。如果速度稍快或需连续奏出八度的4、7时,就有了难以克服的困难。古筝演奏中更不能像别的乐器那样可以临时变调。宫商角徵羽五音排列形成了独特的风格,这种特色同时也成了它与其他乐器合作时的障碍。结构功能不尽善,效果不尽美的严重性早在上世纪后半叶就引起了周恩来总理的重视,在他的关怀下成立了琴筝改革小组,还曾经请小组成员参加过国庆招待会。其后出现了机械传动变调筝、蝶式筝、80余弦筝等改革筝,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成果至今也未曾及推广开来。经过半个世纪的不断探索总结,最终在上世纪末新型转调筝成熟定型了。其结构功能较其他改革筝具有更大地优越性,所以被认知、普及速度快得出人意料。新筝将原先斜排的琴柱移到琴体正中,筝码右侧与左侧各形成一个有效音区,右音区为五声音阶,左音区为七声音阶。这时4、7两音无论怎样,现在旋律中弹奏起来都不会成为问题。弹奏传统筝曲则仍由码右发出旋律音,在码左吟颤按滑也无大碍,一如传统古筝。若将码左或码右一边的音调成半音,另一边不动,两边结合起来则构成十二平均律,就可以弹奏用十二平均律谱成的曲子。此时琴码一边的音相当于键盘乐器的白键,另一边正好相当于黑键。调音时除了用调音扳手定好基本音准外,左右音区在距离中置筝码的远端都有截弦装置,移动滑轨上的截弦器可在一个大二度之内调整音高。截弦器虽然也被琴弦压着,但琴弦最大的下压力由中置筝码承受,截弦器所受之力不足筝码的1/3,滑轨上又有标记,所以变调调音移动截弦器时比传统筝调音移码便捷准确得多了。新筝的中置码还克服了传统筝连续摇指10秒左右就会码移音降的痼疾。弹奏传统筝时左手需完成的任务绝对没有右手多,这也恰好符合一般人右手比左手稍强的生理特性。现在弹奏新筝的左音区基本上都由左手来完成,左音区每个八度多出了4、7二音,使得左音区和右音区的弦距不一致。又因为许多旋律音都是在左音区完成的,所以弹奏新筝时对左手的技巧要求比右手更高一些。在实际演奏中左右音区难免有都要用的时候,这时又比左手在左音区单独完成弹奏任务复杂了。就是说新筝具有的全部功能效果是需要在弹奏传统筝的技术基础上再将基本功大大提升方能获得。特别需要说明一下,对于已能娴熟掌握传统筝者再用新筝绝对不会有大的技术困难。感到驾驭不了新筝者多半是其传统筝的功夫不到家。另一部分畏惧新筝的人纯系心理障碍。新筝古筝都是筝,严格地说来对于同仁而言新筝只需适应而已,绝对没有困难复杂到要从头学起的地步。只要心态摆正了即使有点儿困难也是很值得的,因为迈出这一步就是柳暗花明又一个艺术境界了。由于新筝的形体结构和传统筝有一定的差别,这就使得它的音质品性也和它的上一代筝有区别。主要表现在共鸣更好,低音更浑厚了。中高音区的音更清亮了些。由于琴码中置多了一个有效音区,就使得每根琴弦的张力加大,在使用按颤揉吟这类常规技巧就得比弹奏古筝时多用些力才行。这对女性筝家来说会感到很不适应。总觉得似乎不如古筝那么随心所欲。对此笔者有几点意见可供参考:首先是我们稍加练习形成习惯也就适应了;其次是可以考虑将琴码适度降低一点儿,或再加长琴体、琴弦的长度都可使琴弦张力变小;第三点是干脆改变原调D为C,每根琴弦降一个大二度张长就会变小。以上诸方面的特点综合在一起足以形成新筝的独特风格。这种风格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被更多的人接受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论技术流派怎样、艺术立场如何、学术观点有多大不同,有一点是谁也不能否认的,这就是筝学琴艺断不能泥古不化。时代要前进,民族要振兴,民乐应改革,新型转调筝恰恰诞生于改革的深化时期。所以其注定得在开放的时代背景中接受多方面的挑剔与检验。新筝这件改革出来的乐器是很幸运的。这一点不仅仅指新筝诞生于思想解放,不再只许一花独放的时期,同时更是说它一正式问世就遇见了“王家军”。“王家军”的领军者王天一不但能弹筝、教筝,更重要的是他是位作曲家,而且所谱写的筝曲也多为广大筝家传奏。他及时地专为新筝改编移植整理出了百余首曲目。新筝讲座所用的高级教程全由王天一先生所著。其中《致爱丽丝》、《四小天鹅舞曲》、《天鹅之死》、《牧童短笛》、《土耳其进行曲》5首曲目如用古筝和传统技巧是绝对无法弹奏的,因为这些作品都是遵循十二平均律谱写而成,且旋律行进中多有带升降符号的半音。《致爱丽丝》中且有一部分需要像在钢琴上一样在左右演奏区以手快速交替弹奏,这在传统筝上根本无法想象。《致爱丽丝》等5首曲子原本都是西洋乐器演奏,这次新筝讲座不但令我们第一次在筝这种地道的民乐器上十分鲜明地听到了异域音韵,同时还从侧面证明了新筝从功能效果上基本可以和钢琴相提并论,如果没有新筝,此前人家说古筝是东方钢琴的话只能当作一种客套话来听。乐器改革进步必然要求演奏技巧同步提高,当然更需要同时有更为先导的正确理论来指导实践。只有好的乐器无人能有效使用则和没有无异;有了乐器也有了掌握乐器的人而缺乏正确科学理论指导也就只能产生匠人而诞生不了艺术。著名音乐学家冯光钰先生当时就曾说到:“这些科学理论的创建,应该说是王天一同志对发展古筝艺术的一大贡献……假设没有这些科学理论作指导,我们对新型转调的一切工作将无从做起。”这些理论将“使无数的古筝演奏者成为一代新型转调筝演奏家”。而功能完备的新筝给“王家军”展示才华、体现艺术素养提供了比古筝更好的平台。如果没有新筝谁知道他们还能在筝上将西方音乐演绎得那么美妙动人呢!设想一下,假如新筝问世之后王家军未对其做这么多的工作,那么可以肯定地说现在绝对不会有这么好的新筝局面。不同的学术立场观点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交流对撞,从而使整个筝学水平向前发展。新筝问世以来的艺术实践已充分证明了其生命力是旺盛的,民族管弦乐协会会长朴东生先生评价新筝时说:“不仅具有国内领先水平,而且具有前瞻性的社会效应……”国家领导和不少学者也都对此做了很高的评价。2002年秋季还顺利地进行了第一次全国新筝考级。“非典”过后成功举办了千人以上参加的全国新筝演奏大赛。今后重要的是如何利用新筝奏出新的旋律,让新筝为新的时代人文构建发挥重要作用。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有了大气和宽容,我们筝艺学必然会出现多元化的百花齐放的局面。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