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008年10月5日,在风光绮丽的美国东海岸东方大学,举行了一场风格独特的中国民族乐器演奏会,主讲人中国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教授林克仁先生,用口笛、洞箫、曲笛、柳笛向该校音乐系师生,以及部分旅美华人代表现场讲解中国民族乐器的知识,并即席演奏,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
当主持人贾茹用英语向听众介绍林先生以后,他向听众展示了随身携带的中国民族吹管乐器,并一一做了介绍。首先他演奏了根据中国国戏——京剧改编的欢快热烈的笛曲《京调》;然后演奏了由林先生自己创作的箫笛曲《醉卧山林》,乐曲气势宏伟,沉稳而富于内涵,观众聆听时神情专注,时而点头晃脑,时而配合乐曲的韵律感摇摆身体,乐曲结束爆发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该校音乐系主任Davad·Bryant事后谈及对这首乐曲的感受,他说:这首乐曲很有意思,不落俗套。当林先生用排笛、洞箫分别演奏了《荫中鸟》与《妆台秋思》以后,现场举行了简短的讨论,大卫主任问:《荫中鸟》是即兴演奏还是有曲谱的演奏?林先生回答:这首乐曲总的骨架是有曲谱的,但是演奏时部分段落可以自由发挥,各人演奏可以有所不同,尤其是鸟叫的长短,每人每次的演奏也可能不同。
下半场林先生用洞箫演奏了西方耳目能详的名曲《天鹅》,音色幽雅独特的箫声令观众闭目聆听,十分神往。最后他又用曲笛演奏了江苏笛曲《姑苏行》,平静、流畅的行板以及欢快如流水的快板给听众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这之前的10月3日,林克仁教授曾应邀出席观看了音乐系举行的爵士乐音乐会,演出中的即兴演奏与规范演奏结合在一起,演奏员的台风也很随意和从容,令人耳目一新。从中可以发现现代音乐对严肃的传统音乐的挑战。林先生表示:中国民族民族音乐也应当创新,不能几十年始终沿袭老面孔,应当扩展生存空间。

图片 22004年12月26日晚,瑞雪初降,容纳八百余听众的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厅座无虚席,《南京乐社建社50周年音乐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由林克仁教授、周伟先生以及小笛童乔姝姝组成的笛界三代人演奏的竹笛三重奏《醉卧山林》,当奏完最后一个音符时,全场立即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听众对这首新颖别致的笛曲表达了由衷地赞美之情。
《醉卧山林》原创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乐曲表现祖国山林的雄伟、壮丽,人们憩息于既幽静又生机勃勃的山林中的内心感受。乐曲用调性、节奏的变化以及箫笛结合的手法,突破了一般箫曲色彩单调的缺陷,是一首探索求新之作。这年七月下旬,《周璇艺术世家音乐会》在上海隆重公演之际,周伟先生曾盛情邀请林克仁、乔姝姝前往上海,他们三人在上海最大的音乐厅上海大剧院与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合作演出了这首竹笛三重奏曲,效果很好。这次在南京公演是三人的再次合作。1991年,林克仁的弟子徐昌茂先生曾经与中国音乐学院民乐队合作,在北京音乐厅演出《醉卧山林》。今年初,周伟先生偶闻此曲,立即为这首乐曲浓浓的中国风味与恢宏的气势所吸引,在他的努力下,终于促成了竹笛三重奏与交响乐团的合作,开创了竹笛演奏形式的新格局。
江苏省文化厅厅长章剑华先生亲自到场并致词。中共南京市委副书记、南京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陈家宝先生等省、市领导亲切会见了林克仁教授和周伟先生。省、市文艺界人士出席了晚会。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会长林东升先生、二胡大师闵惠芬女士、竹笛大师陆春龄先生、古琴大师龚一先生发来了贺信、贺电。江苏笛界后起之秀、一级演奏家曾明、王键也到场祝贺。

喜读民族乐器的独门著作《中国箫笛》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5.05

中国的箫笛是属于我国最有民族特色的吹管乐器。从弄玉与箫史的传奇性的故事到历代文人墨客的歌咏,如元稹的“李谟笛傍宫墙,偷得新翻数般曲”,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等等,都充满了浪漫气息。赵嘏的“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受到杜牧的激赏,诗人甚至因此得名为“赵倚楼”。一直到民国初年,苏曼殊还写出“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的名句。还因为生活困难,想学伍子胥吹箫乞食,于是学起吹箫,成为浪漫诗人的一段佳话。至于王褒的《洞箫赋》和马融的《长笛赋》,更为这两种乐器极尽揄扬的能事,苏东坡夜游赤壁,还借“客有吹洞箫者”作为咏叹历史上有名的赤壁之战的英雄人物的引线。可见这两种乐器在我国人民文化生活中的地位。遗憾是这样在人民中间扎根的乐器却一直没有一本专门研究的著作。虽然像已经出版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音理会项目《音乐宇宙——一部历史》的中国附卷之一《中国乐器》,轻工业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乐器图志》对这些乐器有了比较详细的介绍,但是真正做到博稽史籍,详考实物,进行纵向和横向的全面探究的著作还是没有的,因而南京大学出版社推出的林克仁、常敦明合著的《中国箫笛》不能不说是值得欢迎的填补空白的力作。
促使本书具有相当学术价值的因素是著者理论的修养和实践的经验的密切的结合。林克仁是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教授,从事民乐教学30余年,门生遍及海内外,他的音乐活动包括理论研究、乐器演奏各方面,是一位有理论修养及实践经验的专家。担任箫笛制作部分编写工作的常敦明则是长期从事中国民族乐器的研究与革新,然后由博返约,集中精力进行箫笛的研究与制作的中国民族乐器高级工艺师。由这样的里手动起笔来,那么游刃有余,自是不言而喻的了。
本书最大的优点是冶历史学、民俗学、考古学、乐器学等学科于一炉。就说箫笛族的名称吧,你随便可以举出一大串:笛、箫、、篪、龠、楚、长笛、泰始笛、姑冼笛、膜笛、排箫、洞箫、横吹、尺八……有的是同物异名,有的是同名异物,乍听起来,真像是瞎子摸象,总说不到点子上。作者参考历代文献,对比流传的图画、石刻以至出土文物,理清了它们的来龙去脉,使人一目了然,可谓快事。
本书另一特色是插图的丰富。插图的取材除了古籍、名画、石刻之外,更可贵的是收集了大量的出土文物,而且加上具体的说明。取材的范围更是远至印度、捷克等国,搜罗之广、用力之勤,使你一卷在手,举凡箫笛的历史、形制、演奏方法等等无不满足你的要求。说它是箫笛全书,也许不算过分吧。
书中除了相当详尽的演奏法之外,还附有循序渐进的曲目。至于演奏的名家,作者于介绍过近世名家冯子存、陆春龄、赵松庭等等之外,特别介绍了港台名家,作者的用心是非常深远的。
以上云云,只是略举大要。原书具在,读者从本书所得的教益绝不止我所说的这一些。我这里只是略表一个读者的欣喜之情而已。(廖辅叔原载于《人民音乐》1993年9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