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老兵卖艺为女儿筹学费

图片 1
晨报84701110热线报道
这两天广州路瑞迪酒店门前的公交站台前有位五六十岁的老人总是背对人流吹着笛子,街头卖艺为上大学的女儿筹集学费,引得市民纷纷解囊相助。
退伍老兵当街卖艺
昨天中午位于广州路的60路公交站台上远远地就传来一阵《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悠扬笛声。吹笛子的是位五六十岁的老人,背对着人群。老人衣着朴素,还架着副眼镜,一枝表皮已经斑驳了的笛子就是他的卖艺工具。老人身边还摆着一张用毛笔字写着其经历的纸和一个纸张都已发黄了的退伍证明。老人称:他叫宋锦峰,安徽全椒人,今年55岁。1969年入伍当兵,曾担任过北京卫戍区侦察班班长。直到1978年,他才从部队退伍,回家乡务农。去年2月,他和儿子在上海开了家糕点店,由于生意不好,到8月份店就关门了,为此亏了3万多块钱,家里还欠了好多钱。加上二女儿还在念大二,没几个月了又要交下一年的学费了,他被迫来南京街头卖卖艺。“也只是借此凑凑而已,实在是没办法!”宋师傅喃喃地称。“我在部队时就是个积极分子,文艺、体育样样都来,吹笛子也是那会学会的,不然哪会当那么多年兵啊!”讲起过去宋师傅一下兴奋起来。他告诉记者,因为在部队时喜欢文艺、体育等,所在部队参加各种比赛都有他的身影,领导也很喜欢他,后来还把他调到连部任文书呢!
为筹女儿读大学费用
宋师傅告诉记者,开店的时候借了不少钱,店关门后这些钱还没还上呢,而二女儿又在上大学。“每年学费5000多,生活费还要几千,加起来就是万把块钱,靠家里那十几亩地的收入供女儿上学肯定不行,我就出来卖艺了,好歹一天下来还能弄个三四十块钱呢!”宋师傅称。“二女儿挺争气的,原来考的是大专,学的是电子商务,最近还准备转个本科,读完考电子商务师,还要上个三四年呢,就算累死也要让孩子上学啊!”宋师傅称。
碰到熟人会有点尴尬
采访中,宋师傅一直是背对市民吹笛子的,好多市民只听见笛声正面却看不到他的脸。“这儿靠近省人民医院,我们那儿来这看病的人挺多的,熟人遇到了不太好,有点尴尬!”宋师傅称。不过他告诉记者:别人并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上次一个村里的裁缝来医院看病,正好看到他卖艺,还给了他一块钱呢。他表叔上次来看病看到他卖艺,也给了他几块钱。“只要能筹到女儿的学费,我还是要在街头卖艺的!”宋师傅称。
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愿意帮助宋师傅和他的女儿,请致电025 84701110热线。

图片 2

男子穿女装20年扮病逝妹妹 哄母亲开心

小宁在广州街头卖艺(图据新快报)

平凡的人们给我们最多的感动。在平凡而艰辛的生活中,他们负重前行,却满怀温暖。澎湃新闻今起刊登系列百姓故事,用最平凡而温情的角度,讲述老百姓的故事。

  15岁高一女生小宁街头卖艺求学是否合适引来网友和专业老师的热议

图片 3

  川音附中15岁高一女生小宁,春节期间在广州街头抱着琵琶卖艺赚学费。此事被当地媒体报道后,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面对各方接踵而至的资助要求,父女俩希望自食其力的回答更是受到称赞。

兴致好时,朱孟勋吹起笛子,母亲尹佩君哼唱起民间小调。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昨天,当小宁父女踏上回川列车后,本报记者联系上了小宁川音附中的班主任涂老师及小宁父亲,了解到更多幕后的故事。而与此同时,网友和专业老师也由此展开了关于艺术学生街头卖艺是否合适的热烈讨论,截至记者发稿时,相关跟帖已达到数百条。

1月16日,广西桂林市七星区城中村内,月租金350元的房间内传出音准欠佳的笛声和轻声哼唱的民间小调声。伴着音响,一人坐床吹笛,一人躺床轻哼,窗外下着连绵的小雨。

  街头卖艺游走天涯为凑学费漂泊7年

这是一对母子的日常,在平淡、艰辛之中寻得的别样浪漫。

  “小宁和她姐姐从小就喜欢这些乐器,但要走上专业的道路,必须有正规的培养才行。可是艺术院校仅一年的学费就得七八千元,加上其他的费用每年至少需要两万元。以我们的家庭条件实属困难。”小宁的父亲王先生说,之前他曾经卖过乐器、打过杂工,但每月不足2千元的收入根本没法担负姐妹俩的开支。“小宁从8岁起就利用寒暑假跟随其走上街头献艺赚钱,至今快7年了。好的时候一天能攒上一两百元。”据王先生介绍,他们卖艺去过的地方包括丽江、南京、长沙、拉萨等地。“小宁从小就出台表演,也不知道什么是辛苦,已经习惯了漂泊。”通话时王先生那头总是伴随着嘈杂的声响,他笑着表示歉意,说挤一点的车能多节约一点。“22日就能回到成都,女儿要继续回校学习。只要将来她能顺利考上大学,眼下的困难根本不算什么。”

母亲尹佩君,88岁,左脚骨裂,已躺床近8年,得了老年痴呆,事过一会便忘,但耳清目明,爱看桂剧,能唱民间小调;儿子朱孟勋,59岁,长年在外打工,现专职照顾母亲,自学笛子和二胡,近年靠街头卖艺谋生。

  拒绝资助自强自立全家都是自强榜样

在母亲面前,朱孟勋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他得一人分饰两角,穿起女装扮演早已病逝的妹妹,只为哄年迈的母亲开心。

  昨日,小宁在川音附中的班主任涂老师表示,小宁出川卖艺挣钱是有原因的。

图片 4

  “虽然她在外弹的是琵琶,但她在学校的专业是二胡,琵琶技艺是她自学的。我从初一开始带这个孩子,对她的情况比较了解。我们曾经也考虑过为她捐助,但是她和她的父亲都拒绝,说能靠自己的劳动上学。之所以总是外出卖艺,也是希望尽量不要让熟悉的人知道,免得用同情分去换得大家的帮忙。”

自2007年开始,朱孟勋便只穿女装。去年7月,一段“穿女装扮病逝妹妹哄母亲开心”的视频在网络热传,尹佩君、朱孟勋母子的故事被外界所知。截至今年1月,朱孟勋已收到3万元爱心捐款,暂时解决了无法上街吹笛的经济压力。

  据了解,此前在外地卖艺时,小宁父亲曾多次遇到要求资助女儿上学的人,但他一次都没有接受。涂老师说,小宁家里其实不止小宁本人自强自立,其他成员也是榜样。“她姐姐目前在川音读大四,一旦到假期也是到各地街头卖艺挣钱。据说小宁的爷爷腿残疾,但老爷子也都没有放弃,坚持吹笛子挣钱。”在网络留言中,小宁姐姐

对于长期穿女装,朱孟勋毫不避讳,称1987年妹妹因白血病病逝,母亲精神有问题,总是找妹妹,没有办法,他就穿妹妹的衣服试试。

  感谢大家的关注,但希望她和妹妹能在安静中完成学业,并且再次表明拒绝捐助。

“当时穿好妹妹衣服,到妈妈身边,喊一声“妈妈,女儿回来了”,妈妈就真以为妹妹回来了。”朱孟勋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他已穿女装20年,早已不在意外界的目光。

  网友追捧励志90后等待帮助不如靠自己

穿女装的男人

  小宁的事迹传开后,很多网友对这位自食其力的90后表达了直白的喜爱。北京的网友“烟雨”说,之前听到的都是90后的“脑残”故事,现在小宁的出现可是为90后扳回一局,说明只要肯做也绝不是没有出路的。“现实就是这样,与其等待他人的帮助还不如先靠自己走走新路。”

在城中村小卖部老板何燕眼里,时而来买烟、水、面包、凉茶等的朱孟勋是一个“怪人”,“不知道是男是女,一直穿女装,一看又有喉结”。

  此外,一则以《15岁“琵琶女”为何卖艺赚学费?》的评论也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共鸣,作者吴永麟称小宁的故事对于沉迷在“孩奴”困境中的现代人来说,是一个新的启示。“一味地做“孩奴”的现代人,总是爱给孩子乏味的祝福与单调的快乐,让大多数的孩子都缺乏生活的成功感和对生活意义的内在领悟。真正的成长应该是带动孩子走进生活,感受生活的甜酸苦辣。给他们创造展示才华的空间,让其在现实中接受锻练。”

何燕在此开店多年,不知道朱孟勋的名字,两人几乎零交流,只知道朱孟勋和母亲一直住在这里,偶尔上街吹笛子。

  街头卖艺影响心境专业老师有话要说

图片 5

  尽管小宁的故事受到众多网友的力挺,但也有不少反对者。“选择街头卖艺其实也算是在博取同情赚钱呀。”网友“东榭飞”说,现在很多艺术生为赚钱甚至还经常去夜总会唱歌,类似这样的赚钱方式令人多少不适。

朱孟勋租的房子是城中村的自建房,每月房租350元。朱孟勋租的房子离何燕的店约30米,这是一栋城中村内的自建房,位于广西桂林市七星区,临近七星公园。朱孟勋和母亲租下一楼,一间房住,一间房堆满杂物,每月房租350元。

  此外,川音钢琴专业林老师也表示,不提倡艺术学子街头卖艺。“艺术生学费贵是事实,我们也提倡学生通过课外家教、室内演奏等方式勤工助学,但街头卖艺却不是好方法。街头卖艺会过早地影响孩子学习乐器的心境,因为卖艺时为了赢得大家的共鸣,你选取的必定是一些流行的大众曲目,而这些往往会对学生以后的专业理解带来偏颇。古典艺术向来以高雅著称,沦落街头多少令人觉得有些苦情泛滥的味道。”林老师建议,小宁除可通过学校助学金等方式争取减免外,还可以参加正规的社团演出赚取学费等。(记者:陈颖)

图片 6

  更多高考信息请访问:新浪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

母亲生活不能自理,吃饭也需朱孟勋帮忙。房间脏乱,唯一的女主人躺在床上,她是朱孟勋的母亲尹佩君,今年已经88岁。8年前,尹佩君左腿踩空骨裂,自此无法站立,大小便没法自理,照料老人重担落在了儿子朱孟勋身上。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59岁的朱孟勋是桂林平乐县人,读到初一即辍学,做过建筑小工、司机、养猪场职工、采石矿工等。长年在桂林打工,朱孟勋称已习惯在桂林生活,便把无法自理的母亲接到桂林。

据朱孟勋介绍,他的父亲在广西贺州市钟山县一石矿工作,现退休在钟山生活;哥哥去湖南和妻子一家生活,每月固定给母亲250元生活费;妻子1994年生儿子时大出血死亡,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外省打工。

在桂林,朱孟勋和母亲相依为命,经济压力不小。据朱孟勋介绍,他们每月房租加水电费需500元,生活费需1000多元,开支不小。

看到有人在路边拉小提琴,很多路人给钱,观察几晚后,朱孟勋认为这是一条可行的谋生手段,于是他自学二胡、笛子,买了音响和谱子,尝试街头卖艺。

朱孟勋仅小学时接触过笛子,他吹得并不太好,只有开了音响,才能跟上节奏。兴致好时,伴着音响声、笛声,母亲尹佩君也会唱起来,她唱的是当地民间小调,最喜欢对着曲词唱《孟姜女》。

“多时一两百元,少时几块钱,一周出去二三次。”朱孟勋说,母亲坐轮椅太久会身体不适,他们每次出去不能超过三小时。

去年,桂林市大力推进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行动,朱孟勋不再上街吹笛。留守狭窄的出租房内,朱孟勋会打开音响,吹起笛,拉起二胡,躺在床上的尹佩君借着灯光,看手中的民间小调曲词,跟着音乐节奏哼唱起来。

不过,朱孟勋最受邻居关注的是,不是他的笛声、二胡声,而是他的女装。

图片 7

家中挂着的衣服,全是女装。1月15日,见到朱孟勋时,他穿着显腰的黑色羽绒服和女式大口裤子,稀疏的长头泛白微卷,像刚烫过。在堆满杂物的房间内,挂着的衣服全是女装,一部分是母亲的,剩下的都是朱孟勋的。

朱孟勋说,自母亲2010年摔断腿后,他正式改穿女装生活,不再买男士的服装;头发也没再理过,也没烫过,卷都是自然形成的。

附近多位住户表示,朱孟勋沉默少言,很少和外人交流,都是直到去年看到网络上的视频,才得知他穿女装的原因。

一人分饰两角色

图片 8

尹佩君读过私塾,喜欢看桂剧,但不会唱。尹佩君虽卧床多年,但精神状况不错,牙齿只剩下一颗,一天能吃几斤橘子,但都是吸吸橘子的汁水,不吞不咽。躺在床上,尹佩君困了就眯眯,醒了看看桂剧,她的视力、听力都很好,不戴老花镜能清看民间小调的曲词。

图片 9

88岁的尹佩君视力很好,能看清民间小调的曲词。由于记忆力差,几个小时前的事都无法记起,尹佩君只能和外人做简单交流,她无法记得去世20年的女儿,用手指朱孟勋,笑着说,“我只知道这一个女儿”。

朱孟勋说,1987年,不满20岁的未婚妹妹得了白血病,后在桂林一家医院去世,母亲和妹妹感情很深,在医院陪妹妹走完了生命最后时光。妹妹病逝后,母亲精神出现异常,经常喊着找妹妹。

一位老中医建议说,去找一个像妹妹的人,陪陪老人。朱孟勋找不到这样的对象,无奈之下自己穿上妹妹留下的衣服,简单化下妆,来到母亲面前。

“喊一声‘妈妈,女儿回来了’,妈妈就真以为妹妹回来了。”从此,为了哄母亲开心,朱孟勋经常穿女装扮演妹妹。

对于这段经历,朱孟勋的哥哥朱孟海回忆说,妹妹过世后,母亲哭得很厉害,弟弟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只得穿女装扮妹妹哄老人。

据朱孟勋介绍,20多年前,他第一次穿女装扮妹妹,直到2010年才正式只装女装,这也有经济上的考虑,“买女装衣服就够了,不用再买男装衣服”。

现在,除了健忘,尹佩君精神状况好多了,很少把朱孟勋误认为女儿,但朱孟勋仍然在“一人分饰两角”,既当儿子也当女儿。

母子俩同睡一张床,尹佩君像个老小孩,晚上睡觉时枕着朱孟勋的手臂才能入睡。尹佩君没法自理,洗澡时怕她滑倒,朱孟勋需提前用绳子绑住她的腰,一个澡要洗1个小时。

朱孟勋感冒了去打针,跟尹佩君交待说,床前已放好用于大小便的盆。3个时后,朱孟勋回家发现,床上都是屎和尿,尹佩君哭着喊“儿子你还不回家,我想你了”,原来尹佩君忘记了床前有盆。

“有时我出去买菜久了,她都会在家哭的。”朱孟勋说。

想穿回男装

朱孟勋说,他习惯了穿女装,不会在意外界的目光,但也有尴尬的时候,如一次在外上厕所,他打算进男厕,一位男士提醒“这是男厕所”,他回答说,“我也是男的”。

为了避免麻烦和尴尬,朱孟勋尽量少在外上厕所。

尹佩君年纪大了,健忘,不怎么找女儿了,朱孟勋也考虑过换回男装,“后面有这个打算,如果母亲没有不好的反应,就只穿男装”。

去年7月,随着“穿女装扮病逝妹妹哄母亲开心”的视频在网络热传,朱孟勋和母亲尹佩君的故事受到外界关注。

朱孟勋说,他并不想被过度关注,不想生活被打扰,最初的视频属于偷拍。拍客刘明证实,最初的视频是他同事在街头拍的,当时朱孟勋并不配合,颇费周折后他们才再次找到朱孟勋,完成了后续跟踪拍摄。

朱孟勋不会上网,只会用微信。两位爱心网友分别通过微信给他转账100元,由于他的微信钱包没有绑定银行卡,无法收款,钱只能原路退回。

朱孟勋意识到只有存折还不够,得去办一张银行卡,但办银行卡要身份证,他的身份证被偷了。

去年7月,朱孟勋和母亲在家里睡觉,他听到有声响,打开灯发现没人,第二天才发现箱子被偷了,七八百现金、身份证、户口本等都偷了。今年1月,朱孟勋和母亲回家办身份证,来回4天,回来发现又进了贼,丢了一袋米和一个电瓶。

截至今年1月,朱孟勋共收到3万元爱心捐款,这暂时缓解了他无法外出吹笛卖艺的经济压力。

图片 10

爱心人士送的三轮车。朱孟勋说,家里的衣服、鞋子、碎肉机、三轮车等都是爱心人士捐的,很久之前就有爱心人士找上门。

2016年8月,朱孟勋和母亲在街上吹笛子,一个路过的年轻小姑娘好奇,和他们攀谈起来,并得知尹佩君不能坐太久轮椅。十多天后,年轻小姑娘再次找来,主动说要送他们一辆车,并让朱孟勋自己选,最后朱孟勋选了一辆三轮车。

三轮车放在家门口,车内放着被子,车尾贴着七个字:“送给伤残老奶奶”。

朱孟勋判断,送三轮车的年轻小姑娘应该是在本地读书的大学生,是几个人一起凑钱捐的。有了三轮车,朱孟勋带尹佩君外出,尹佩君就可躺在三轮车上休息,不用像过去坐轮椅那样辛苦。

“母亲离不开的人,自己也年纪大了,很难找到工作。”如果后面不能出去吹笛卖艺,朱孟勋想不到还能做什么。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