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民间乐器 代代相传

出了26路公交车终点站就是陈棚村。沿着村道步行几百米,再拐进一条小巷子走到尽头,就是郭启祥一家人临时租住的小院。
院子的围墙已经残缺不全,四处凌乱地堆着些杂物。4月初的一天下午,正是阳光灿烂的时候,屋子里的家什却需要开灯才能看清楚。简陋的生活用品里,看不到任何可以跟艺术联系起来的东西,但这确实是郭启祥夫妇——2007年“德艺双馨”中国文艺展示活动全国总决赛金奖得主的家。
堂屋门口高高垛起来的瓶装啤酒和院里的三轮摩托车告诉我们:主人现在的职业:啤酒送货员。
一曲惊人,农民拿了全国金奖
从13岁第一次拉琴到现在,一把曲胡让郭启祥琢磨了38年。年轻时,家里的红薯窖、村边的河滩上都是他的练习场。练到后来,曲剧里最长的曲目《大起板》,郭启祥把曲胡拆掉一根弦,只用独弦琴照样拉得轻松自在。
剧团业余演员出身的妻子何宏勤对郭启祥的爱好非常支持。为了让丈夫的演奏更有特色,何宏勤也开始学着用三弦给丈夫伴奏。夫妻俩一唱一和,一练就是15年。
练熟了曲胡,郭启祥又琢磨起了唢呐和口技——他要把唢呐名曲《百鸟朝凤》用曲胡、唢呐和口技重新演绎。2007年2月,正是凭着这门绝活,郭启祥夫妇拿到了第三届“德艺双馨”中国文艺展示活动全国总决赛的金奖,他们也是获得器乐类金奖的惟一一对河南选手。
生计所迫,放下曲胡送啤酒
全国比赛拿了金奖,在别人眼里,郭启祥已经是民间艺术家了。但对于出生于卧龙区安皋镇农村的郭启祥来说,“民间艺术家”这几个字却让他多了一些尴尬。
早些年,郭启祥夫妇先是随民间剧团到各地演出,后来自己组织起了剧团,收入还算稳定。随着剧团生意的萧条,靠演出维持生计变得也越来越艰难。
去年拿了大奖之后,很多人都觉得郭启祥发达了,但其中的艰难只有他自己知道。“金奖只是个名誉,并没有多少奖金。”郭启祥说,由于没有合适的推介人,靠商业演出挣钱的机会并不多,他的这门绝活其实是“只开花不结果”。
老母亲有病在身,两个孩子一个没工作、一个在上学,上有老下有小的郭启祥不得不重新考虑生计问题。他卖掉了戏箱,和妻子找了份送啤酒的生意,每天开着三轮车给几十家饭店送货,勉强维持生活。
如何保护?民间绝活盼传承
采访当天,郭启祥的心情并不好。妻子这两天高血压犯了,口鼻出血不止,只能卧床静养。但说到动情处,他还是忍不住从里屋翻出了自己那套“宝贝”。曲胡、唢呐、自制的口哨……他一样一样反复擦拭,然后拿给记者看,“虽说不能靠这个吃饭,但功夫不能丢啊。”觉得光说不尽兴,他把口哨往嘴里一含,把曲胡架在膝上,琴弦轻颤,一曲热热闹闹的《百鸟朝凤》就飞出了小院。随着弓子飞舞,郭启祥的眉头也舒展了许多。
虽然家境困难,但让郭启祥挂心的还不单单是生计问题。由于曲胡版的《百鸟朝凤》是他自创的曲目,里面的技巧和曲谱都是他凭经验摸索出来的,“年纪大了,又没有徒弟,我最担心的是这门手艺会失传。”
采访后记:郭启祥说,他现在仍在想办法将自己演奏的《百鸟朝凤》和《独弦曲胡演奏大起板》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希望这样能保住这手绝活。如果这一愿望能够实现,对郭启祥夫妇是一种财富,对我们这些听众来说,更是一个好消息。

推广民间乐器 代代相传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0.28

“一张桌子、几杯茶水、几样乐器、卖力的艺人,围观的很多村民不时发出叫好声,这就是农村常见的鼓吹乐演奏场景。”李兆民面堂黑亮,是个憨厚直爽的农家汉子。作为李家乐班的第三代鼓吹乐传人,李兆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走过了40多年的人生路。
由于家庭贫困,李兆民自幼便随父亲学艺,由于悟性很高,虽没什么文化,还是练就了吹锁呐、口哨、口技同时演奏的绝技。而笙、二胡、板胡、管子等乐器也是样样精通。李兆民说,练口技的时候最辛苦,要把铜质的哨片放置到口腔的舌根处,有很大的危险,稍不注意就会吞到食道中去,如此反复练了三年才成功。
李兆民回忆,一直以来,这门手艺就是祖上养家糊口的途径,年轻时,他要用一辆自行车带着妻子、两个女儿、儿子一家五口赶场演出。

后来,李兆民和几个志同道合的艺人组建了乐班,平时谁家婚丧嫁娶、开业大庆时,都会邀请他们去演出。每次演出李兆民都相当卖力,把自己的口技绝活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渐渐的,李兆民在当地吹出了名堂,并多次在省市县演出活动中获奖。
韩集民间鼓吹乐在历史传承中自成一派,风格独特,特别是借助口哨等咔具的演奏更是独具特色,极具观赏性。随着时代的发展,韩集民间鼓吹乐已成为集吹拉弹唱咔演为一体的表演形式,演出的曲目经典、流行的都有,照顾了各个年龄段群众的欣赏感受。
韩集民间鼓吹乐演奏的曲目主要是当地流传的《打枣》、《抬花轿》以及民间小调、河北梆子、豫剧选段等,有时还会加上口技表演和现代乐曲的演奏。
2008年,李兆民带领儿子、儿媳、女儿登上了山东省“谁不说俺家乡好”地方文艺电视大赛的舞台,他们演奏的《打枣》节目,以其独特的曲风打动了评委,一举夺得金奖。

民间艺术始终存在着“人在艺术在,人亡艺术亡”的危机。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对民间吹打的认知程度有所降低,拜师学艺的人也在减少。
关于鼓吹乐的历史可追溯至汉代初年的鼓吹乐,《乐府》亦有记载。经考证,韩集民间鼓欢乐至少有100多年的历史,即在清朝后期就有演出的乐班了。以韩集乡为中心,演出范围遍及周边各个乡镇,以及东阿、聊城、聊城与河南搭界地区,影响较大,是鲁西民间颇有影响的鼓吹乐班。
韩集的鼓吹乐以当地老艺人李兆民的李家班为代表。据当地老艺人回忆,李家班传承至李兆民已是第三代,并由李兆民传至他的儿子和女儿,仅从这一点推算,韩集民间鼓欢乐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其主要服务于当地红白喜事等民俗活动,每逢过年过节、盛大集会时,鼓吹乐都为表演的秧歌队伴奏。

—-来自聊城新闻网

图片 1

■ 刘雯雯演奏《百鸟朝凤》本报记者 郭新洋 摄

昨晚,2019年上海音乐学院新年音乐会在上海大剧院举行,90后演奏家刘雯雯接棒她的老师、著名唢呐演奏家刘英,重新演绎经典曲目《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上一次在上音新年音乐会上亮相,是刘英在2010年的演出。对于得意门生此次“接班”,刘英充满自豪和期待:“这是我的老师任同祥的作品,现在由我的学生来表演。这是一种传承。”

任同祥、刘英、刘雯雯三代唢呐演奏家的《百鸟朝凤》,刻上了不同时代的印记。这首曲子来自民间,原本的“百鸟”不仅仅是鸟鸣,更夹杂了马、牛等各种山野间常见的动物叫声。著名唢呐演奏家任同祥将20分钟的曲子浓缩成7分钟,单留下鸟鸣,形成了雅俗共赏的《百鸟朝凤》。

和任同祥相比,刘英有了更好的创作条件。《百鸟朝凤》这首唢呐经典曲目在全国各地都有不同的版本,他便走遍各地,吸取众家之长,结合西方音乐,推出了民族交响乐的版本,让传统的中国唢呐受到了全世界观众的认可。2013年,刘英在中国台湾新竹演奏的视频获得了2.3亿的点击量。

老师的成就没有让刘雯雯望而却步。昨晚,她演奏了自己新编的版本。去年,她成为首位在悉尼歌剧院独奏的唢呐演奏家。为了在澳大利亚悉尼的演出,她在曲中加入了从母亲那学来的“咔戏”技巧,用以模仿鸡鸣。她介绍:“‘咔戏’是民间的吹奏技巧。演出时,演奏者不仅靠气息吹奏,还要震动声带‘唱戏’,让人声通过乐器发出来,能展示唢呐非常独特的表现力。这一段的加入有了画龙点睛的效果。”鸡鸣一起,立即引发了台下观众的欢呼。

几个月前,刘雯雯正式成为一名专业的唢呐教师。现在,她不仅跟着刘英学习演奏唢呐,还学习如何教学。刚刚28岁的她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清晰的规划:“我是我家第13代唢呐传人,我的孩子也一定会学习唢呐。不仅如此,身为一名年轻教师,我也会将从任同祥老师、刘英老师那里学到的作品、技巧,全部传授给下一代学生。”

本报记者 吴旭颖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