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音乐厅: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音乐会

齐·宝力高家收藏着上百把马头琴,仿佛一个小型博物馆。他说,自己的生命已经和马头琴融为一体。
谈到如何将祖先留传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瑰宝保护和传承下去,他说:“民族传统文化,只有在不断改革中才能传承得更好。”
作为世界级演奏大师,齐·宝力高对马头琴进行了3次改革,而每次改革都赋予了马头琴新的生命,将马头琴演奏艺术发展到史无前例的新阶段。
1973年,齐·宝力高在锡林郭勒草原上为牧民演出时,大雨突降,雨水打湿了马头琴的定音鼓面,马头琴的声音开始嘶哑失声,他就琢磨着将马头琴定音鼓的皮改为蟒皮,增加了马头琴的音量,扩大了音域。此后他又将蟒皮面马头琴分别改为梧桐木面、白松木面。第三次,齐·宝力高在马头琴演奏法里加进了小提琴、二胡、四胡、大提琴的演奏技法以及原来没有的跳弓、击弓、碎弓、抖弓、砍弓等弓法技术。
这些改革,使马头琴在重奏、齐奏、协奏乃至与交响乐队合奏时,音质和音色极具穿透力,也使其更加容易普及和传播。
齐·宝力高说:“马头琴过去光是蒙古族人拉,现在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们也拉,这也是对马头琴保护和传承的贡献,因为它改革了之后声音越来越好了。如果不改革的话只能在博物馆内留下,以后就是看一看,没人学了。”
如今,他有弟子6000人,遍及中国、蒙古国、日本、美国、法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马头琴慢慢走向国际。
“现在,喜欢马头琴的人多起来,很多人拿马头琴来挣钱,我很生气。”齐·宝力高说,一些人教学生收高价,也仿照钢琴给马头琴制定考级,通过考试来收费。
“有人说,我对马头琴进行了几次改造,可以申请专利、收费。我说不行,那是对先人的不敬。”他说,“我到现在教的任何学生不要钱。现在好多的艺术家都是先当资本家再当艺术家,我认为不应该这样的,先当艺术家再当资本家还可以,否则他的事业就完了。”
当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之后,齐·宝力高更感责任重大。他说,只有将马头琴的声音传播到更远的地方,才对得起我们的祖国,对得起祖先。(

图片 1现场拉起《赞歌》谈到母亲潸然泪下
演奏天赋
1944年农历二月初二,民间俗称龙抬头的日子,内蒙古通辽市左翼中旗哈拉胡少村齐根德扎布家的第二个男孩儿齐·宝力高降生了。他的家人没有料到,这个哇哇啼哭的孩子日后会成为世界马头琴大师。
齐·宝力高从小就特别有音乐天赋。4岁的时侯,他常常倚在电话线杆下,听着风吹动电话线发出嗡嗡作响的声音,觉得无比神秘和美妙。这大自然的声音让他在心底埋下了热爱音乐的种子。7岁那年,齐·宝力高的父亲知道了他想学乐器的心思,就请了一个木匠给他做了“潮尔”和四胡。那时候每逢过年,科尔沁草原上的人们都会请来一些民间艺人到村子里拉马头琴、四胡、吹笛子、弹三弦,整天不停地演奏。看完演出后的第二天,不识谱的齐·宝力高就能凭着感觉模仿艺人们给母亲演奏这些乐器。8岁时,他就能和那些民间艺人一起合奏几十首民歌了。
走上艺术之路
1958年对齐·宝力高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当年9月底,内蒙古实验剧团孟和团长去科尔沁草原招收学员,科尔沁左翼中旗道兰陶布小学的一位老师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刚刚小学毕业的齐·宝力高。他用四胡为孟和演奏了《嘎达梅林》等一些蒙古族的著名曲目,虽然那时候齐·宝力高还对乐理知识一无所知,但是孟和一眼就看中了这个极具音乐天赋的蒙古族少年。从此齐·宝力高被孟和带到了呼和浩特市,走上了专业的艺术道路。那年,他13岁。回忆起这段经历,齐·宝力高说:“当时在老家,我的马头琴和四胡演奏已经有一点儿名气了。我记得很清楚,1958年9月28日,我听了小学老师的话去乡里,看见两位穿着列宁服的陌生人,因为当时我还没有见过西服,就觉得那种衣服是列宁穿的那种。我给他们唱了一首草原歌曲《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还拉了四胡。听了之后,孟和团长说,‘你会谱子吗’?我说‘谱子是什么东西啊’?他旁边站着一个高高的戴眼镜的人,他说‘他不会,我们就不要了吧’。孟和团长没听他的,说这是一个天才,他必须要带走,之后我便跟着他来到了呼和浩特市。”
到了呼和浩特市之后,齐·宝力高有幸师从蒙古族马头琴演奏家桑都楞,向《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的词曲作者美丽其格学习乐理和作曲。空闲时间他还学习了小提琴的演奏技巧,并且将小提琴的跳弓、快弓运用到马头琴的演奏当中,大大丰富了马头琴的艺术表现力。在专业艺术团体里,爱好艺术的齐·宝力高不断汲取艺术养分,为他日后的词曲创作及马头琴演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艺20年后的1978年,齐·宝力高参加了国庆30周年文艺演出,他演奏的《万马奔腾》获得作曲银奖和演奏金奖。之后,他创作的《草原连着北京》、《草原赞歌》、《乌审召新歌》等马头琴曲目,也受到了极大的好评。
3次改革马头琴
专访中,齐·宝力高谈到了自己的恩师桑都楞。他说,没有恩师就没有自己的今天,桑都楞将自己的演奏技巧全部传授给他,正是在恩师的鼓励下,自己才将马头琴演奏艺术发展到史无前例的新阶段,并且在传统马头琴的基础上进行过3次改革。
第一次是将马头琴定音鼓的皮改为蟒皮。1973年,齐·宝力高随内蒙古歌剧团到锡林郭勒草原为牧民演出。在东乌珠穆沁旗的那达慕大会上,齐·宝力高独奏时大雨突降,而牧民们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草地上欣赏他的独奏。齐·宝力高被牧民们的精神所感动,坚持在雨中演出。雨水打湿了马头琴的定音鼓面,马头琴的声音开始嘶哑进而失声。从此,齐·宝力高萌发了用没有汗腺、防潮性能好的蟒皮面制作马头琴的念头。此次改革,增加了马头琴的音量,扩大了音域。第二次则是将蟒皮面马头琴改为梧桐木面的马头琴。1983年,北京交响乐团借齐·宝力高排练辛沪光写的马头琴协奏曲《草原音诗》,排练时,蟒皮面的马头琴常常跑弦,共鸣箱也不理想,因此他产生了再次改革马头琴的念头。齐·宝力高找到了内蒙古歌舞团乐器厂厂长兼乐器制作师段廷俊,要求他用梧桐木面为自己制作一个马头琴共鸣箱,经过反复实验,终于取得了较好的艺术效果。
1996年,白松木面的马头琴又在齐·宝力高的构想中诞生了。这次改革后的马头琴,在重奏、齐奏、协奏乃至与交响乐队合奏时,音质音色都得到了空前的提高,极具穿透力。第三次改革时,对西洋音乐比较了解的齐·宝力高在马头琴演奏法里加进了小提琴、二胡、四胡、大提琴及原来没有的跳弓、击弓、碎弓、抖弓、连跳弓、砍弓、连砍弓等弓法技术,他还将传统演奏法中的多种“定弦法”和“演奏法”均以科学的态度进行分类,使之逐步规范。他说:“我对马头琴3次改革的动力,来源于草原牧民们对马头琴的厚爱和痴情。”
谈到母亲潸然泪下
专访中,最令网友感动的一段是已经年过花甲的齐·宝力高在谈到自己的母亲时潸然泪下。他回忆说,母亲共生育了18个孩子,由于种种原因只剩下他和两个妹妹。在齐·宝力高心里,母亲永远是最伟大的女性。母亲是一位蒙古族女性,父亲在他12岁的时候便去世了,母亲一直教导爱好乐器的他一定要学好马头琴,一定要热爱自己的民族,时刻提醒自己是一个男人。13岁时,齐·宝力高要离开母亲到呼和浩特学习了,母亲高兴地说那是她的故乡,然后掏出了3层布包着的15块钱送他到村口。“我知道那15块钱是母亲当时的全部积蓄,她在村口含泪送我的情景永远铭记在我的心里,尽管她什么话也没说,可是我理解母亲当时的牵挂和不舍……”齐·宝力高说到此处留下了深情的眼泪。
齐·宝力高坦言,其实自己当时并不知道马头琴将来会怎么样,但是母亲让他一定要拉马头琴,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拉下去。“尽管现在我已经是当了爷爷的人了,但是在母亲眼里我还是小孩儿。”
初恋恋人是德德玛
专访中,齐·宝力高还深情讲述了自己的初恋和与妻子相识的往事。齐·宝力高说,自己爱慕的第一位女性是德德玛老师。那是60年代初,当时两人都在内蒙古艺校上学。当时两人都很单纯,连说话都保持着很远的距离。后来因为学校干涉,这一段美好的初恋很快就结束了。当时,齐·宝力高非常难过,他甚至想这一辈子再也不谈恋爱!
直到1966年,齐·宝力高遇到了周满云。周满云是在齐·宝力高的一次演出中被他的音乐打动,然后主动找到齐·宝力高说:“我给你洗衣服做饭吧?”齐·宝力高说:“我们先结婚后谈爱恋吧?”就这样,两人回到老家见过父母,对着毛泽东像三鞠躬就算结婚了。齐·宝力高说,妻子不仅在他人生艰难坎坷的时候陪伴着他,并且在他的艺术道路上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现场拉起《赞歌》
采访当日,记者前往齐·宝力高家中接他。走进他的家里,如同走进一座博物馆,除了他收藏的不同年代的马头琴外,还有很多各种材料制作的大象。齐·宝力高称,他最喜爱的动物便是大象,大象身体健壮、头脑灵活、恩仇必报。齐·宝力高称,到目前为止,他收藏了100多个马头琴,他正在着手兴建马头琴博物馆。专访中,令网友大呼过瘾的是齐·宝力高还带来了已经跟随了他40多年的心爱马头琴,并且现场给网友们演奏了经典曲目《赞歌》。
“野马”乐队诞生
1986年的一天,齐·宝力高正在家埋头写马头琴独奏曲,他妻子周满云说:“你不要总写独奏曲,你应该写一些合奏、齐奏的曲目,应该把你的学生召集起来搞些齐奏或者合奏,这样更能体现马头琴艺术的气势魅力。”周满云的一席话提醒了他,于是齐·宝力高就向团长打了组织马头琴团的报告,经批准后,他将所有在内蒙古艺术团体从事马头琴演奏而且技艺不错的乐手集中起来训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些演奏员的弓法、节奏、指法统一起来,几个月之后,经过规范化、群体化训练的马头琴队伍诞生了。
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40周年的庆祝会上。齐·宝力高带着一支队伍齐奏马头琴,当时轰动了内蒙古,得到了音乐界的高度赞扬。周满云高兴地说,过去的马头琴就像草原上的野马一样,这儿一个,那儿一个,现在把他们集中起来了,就叫“野马队”吧。齐·宝力高说,野马比家马更有价值。于是马头琴艺术团就以野马命名,并且越叫越响。齐·宝力高用他特有的幽默语调说:“我们的乐团叫‘野马队’,我是最老的野马,我领着大家正奔驰在社会主义大道上。
1989年6月20日,中国马头琴学会在呼和浩特市成立。齐·宝力高担任马头琴学会的会长。当年12月26日,齐·宝力高率领27位马头琴手在北京音乐厅给中国音乐家协会作了专场汇报演出,演出受到了音乐家及文化部专家的高度评价。马头琴自古以来多是以独奏形式出现的乐器,齐·宝力高第一次将马头琴演奏以合奏的形式展现给世人,开历史之先河。
2001年,在呼和浩特国际青少年马头琴艺术节上,齐·宝力高率领1000名马头琴手以一曲《万马奔腾》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认证。2006年8月,在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齐·宝力高率“野马”马头琴乐队为来自66个国家的华侨代表和各国友人奏响了马头琴和平之歌。
《万马奔腾》将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奏响
2004年3月,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创意征集活动启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致函北京奥组委,希望把马头琴名曲《万马奔腾》列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演奏曲目。
齐·宝力高知道消息后,立即为这件事情奔波忙碌起来,他希望能率领2008名马头琴演奏手奏响《万马奔腾》。“奥运会不是天天有,年年有,可能这一辈子就有这一次,所以我一定要参加这个开幕式,只有这样,我才能对得起我们的内蒙古,对得起培养我的老师,更主要的是对得起我们的祖先成吉思汗。去年我在北京又见到了张艺谋导演,他非常热情地说:‘齐·宝力高老师您放心,我们策划好后会告诉您的,您等着吧’!我一开始按照2008个人组织的,后来他们说只能是120个人,前些天来了通知我说是60个人,我知道以后心里特别难过,为了这个事情我还哭过。”
当记者问及现在演出人数是否确定下来时,齐·宝力高说:“我刚接到通知,我们内蒙古参加演出的一共有120个名额,80个人演奏马头琴,40个人表演舞蹈。因为他们考虑到场面的生动,所以增加了40个人的舞蹈。我想为这次演出举办一次马头琴大赛,在大赛当中选出特别优秀的80个人。舞蹈则由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的同学表演。”

合肥音乐厅: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音乐会

《齐·宝力高和他的学生们–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音乐会》

演出单位: 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

演出城市: 合肥

演出地点: 合肥音乐厅

演出时间: 2017-04-08 19:30

演出票价: 50元, 100元, 180元, 280元, 380元,

演出介绍

齐·宝力高大师介绍

齐·宝力高,是现代马头琴艺术宗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科尔沁草原莫力庙第五世转世灵童,杰出的演奏家和作曲家、哲学家、教育家。

齐·宝力高大师,现为中国马头琴学会会长、内蒙古马头琴协会会长、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创始人兼团长、齐·宝力高国际马头琴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中国中央民族大学硕士生导师、中国中央音乐学院客座教授等。

在从事马头琴艺术六十余年的生涯里,齐·宝力高科学的接受了传统民间音乐的熏陶,娴熟的掌握了马头琴演奏枝巧,并且研习了小提琴等西洋乐器,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为马头琴的改革、更新、提高和发展,以及马头琴能够立于世界艺术之林作出了不可低估的贡献。

他连续数次改革了马头琴的制作工艺,成功的改制了传统马头琴的琴体和声源,拓宽了琴声音域和穿透力:1972年将马头琴共鸣箱由定音鼓皮蒙面改为蟒皮蒙面,蟒皮蒙面的马头琴扩大了音量,增强了音域,这种马头琴将原来较窄的音域增强为三个八度,再加上人工泛音就成为了四个八度音域的马头琴,即保持了马头琴原有的音色浑厚抒情和音质清晰的特征,更丰富完善了马头琴的音质音色和演奏技巧。1976年他对传统马头琴弓子进行改革,设计制作了当代新型的马头琴弓子,又借鉴使用了小提琴的所有弓法,有效地增强了马头琴弓子的演奏技巧。1978年,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所作的《万马奔腾》乐曲的表现力和感染力,齐·宝力高在马头琴弓子的木质上采用了富有弹性的巴西苏木,此举在提高运用弓子的技术技巧方面做出了史无前例的贡献,可以说为马头琴演奏法技术技巧带来了新的飞跃。1982年,齐宝力高又将原来蟒皮蒙面的马头琴改成梧桐木面和白松面的马头琴,从此后中国马头琴全部使用了木制面板的马头琴。彻底改掉了传统皮面的马头琴在与乐队合奏时出现互相“吃掉”声音、声音相互抵消的现象,从此马头琴在与钢琴和交响乐队合奏时它的声音富于穿透力、音质音色清晰,同时更加适合于演奏高难度技术技巧性的作品。

齐宝力高创作了百余部经典马头琴独奏、协奏曲,占当今马头琴器乐曲85%以上,其中诸多早已成为金曲,为世人所赏誉,如《万马奔腾》、《鄂尔多斯高原》、《回想曲》、《草原连着北京》、《初升的太阳》、《大草原》、《蒙古舞曲》、《苍狼记》、《命运》、《天驹》、《奔腾的野马》、《心灵之歌》等,其中马头琴独奏《万马奔腾》在1979年全国举办的国庆三十周年文艺演出上一举夺得作曲银奖和演奏金奖,被2015年热映的《狼图腾》影片曲目所引用,至今成为了马头琴演奏场合必奏的世界名曲;同时他创作的歌曲《锡林河》、《难忘》、《马头琴之歌》、《忘不了》等也已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曲。

1972年在巴盟陕坝举办了首届全自治区马头琴培训班,由齐·宝力高任主教,他写作了历史上第一部马头琴演奏法作为该训练班的教材,1974年2月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用蒙汉双语正式出版发行。

1986年,齐·宝力高创建了世界上第一支马头琴乐团——齐·宝力高野马马头琴乐团,结束了以往马头琴只能独奏的历史,这支乐团30多年来一直活跃于国内外舞台上,曾出访亚、美、非、欧、澳等五大洲的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热烈欢迎;1987年,文化部授予齐·宝力高“国家一级演奏员”,同年齐·宝力高又获得了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88年,作为第一位在蒙古国举办马头琴独奏音乐会的中国人,齐·宝力高在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成功地举办了个人马头琴独奏音乐会。

1989年,齐·宝力高在中国音协的帮助下创办了“中国马头琴学会”并担任学会的会长,同年在锡林郭勒盟的巴音哈尔举办了为期45天的高级马头琴培训班,也是第二届全自治区马头琴培训班,历史上第一次统一了当代马头琴的演奏法。从此之后,内蒙古马头琴由独奏走向了合奏、齐奏、协奏,由内蒙古大草原走向了国内、国际更广阔的大舞台。

2001年的国际马头琴艺术节上,他带领千名马头琴手齐奏《万马奔腾》,创吉尼斯世界纪录;2005年,齐·宝力高率领他的野马马头琴乐团,参加了维也纳金色大厅举行的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音乐会演出,被欧洲音乐评论家称其为“中国的帕格尼尼”;2008年,齐·宝力高被文化部与全国文联分别授予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人,同年,他获得了内蒙古党委和内蒙古政府共同颁发的“终身艺术奖”;2008年8月8日他带领120名马头琴手参加北京奥运会开幕仪式前演出,在鸟巢再次奏响《万马奔腾》;2011年10月,由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批准的“齐·宝力高国际马头琴学院”在锡林郭勒大草原正式成立,该学院是由齐宝力高名字命名的公立全日制高等艺术教育学院,以齐·宝力高任党委书记兼院长;2013年12月,齐宝力高率领野马乐团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了专场马头琴音乐会,同时被授予“蒙古艺术终身贡献奖”;2015年1月,齐宝力高获得由中华文化促进会和凤凰卫视共同评选和授予的“中华文化人物”奖

近几年来,齐宝力高老师更加重视马头琴艺术的传播和推广,他率领野马马头琴乐团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一起,在国家大剧院、北京音乐厅、上海音乐厅等音乐殿堂以及北京大学、中国音乐学院、纽约艺术大学等高校举办了数场马头琴交响音乐会和艺术交流活动。“让马头琴走上正规化高等艺术教育之路;让马头琴始终走在世界音乐的前列,用自然、和平的声音带给全世界人民感动、感激与感恩。”他说,为了实现这两个理想,他将用一生努力着……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