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间细语情依依 访青年二胡演奏家李静

图片 1音乐会精彩瞬间音乐会精彩瞬间音乐会海报节目单节目单节目单
[华音网西安讯]2008年6月6日晚,二00五级二胡演奏硕士研究生李静在我院音乐厅成功举办了个人独奏毕业音乐会,她以其出色娴熟的技巧、真挚感人的演奏风格及高难度的乐曲展示为全场听众带来了一场气势恢宏的视听盛宴,她精彩的演奏赢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热烈掌声和专家、老师们的一致好评。李静9岁起师从西安音乐学院李长春教授习琴至今,1995年至2001年先后就读于本院附中及本科,05年应届考入我院研究生部。在李长春教授的悉心指导下,她的演奏技术和艺术修养也愈加成熟。在二胡演奏上技术精湛全面、感情细腻,不仅善于揭示音乐作品的内涵,同时又注重音乐风格韵味的表达。在2003年文化部第十三届“群星奖”选拔赛中获青年专业组三等奖;在2007年陕西省首届民族器乐大赛中获青年专业组金奖。多年来,先后随我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赴北京、香港以及维也纳金色大厅、新加坡等地进行音乐文化交流演出活动。通过这些演出活动,使她积累了丰富的舞台表演经验,专业技艺得到显著提高。
在长达两个小时的音乐会上,李静共演奏了七首不同题材、不同音乐风格、不同创作手法的独奏、重奏和协奏等多种表演形式的曲目,不仅包括了王建民创作的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鲜明的时代气息的现代二胡曲《第二二胡狂想曲》;高韶青在2008年4月完成的为“上海之春国际二胡比赛”委约的最新力作《蒙风》;关乃忠创作的带有中国传统韵味的第二二胡协奏曲《追梦京华》的第三、四乐章“金秋”和“除夕”;以及充满了浪漫意味的《印巴随想曲》,那低沉舒缓的二胡声伴着印度鼓和弹拨乐独特的节奏音调,将观众带入了古老而神秘的南亚大地之上。
此外,她还演奏了其导师李长春教授、张冀文编曲的《清华泪》,此曲以陕西地方戏曲碗碗腔为素材,并特邀戏曲研究院硬弦、月琴等几位老师伴奏,这些在学校里不多见的民间戏曲伴奏乐器奏出的音调韵味浓厚,李静运用二胡特有的压、滑、揉、打等技巧模仿其唱腔,在这些特色乐器的帮衬下表现出碗碗腔悠长浓郁的陕西地方音乐风格,听来回味无穷。二胡二重奏《慢三六》一曲,两人配合默契,音乐此起彼伏,旋律流畅优美,可见其全面扎实的音乐功底和丰富的音乐表现力。音乐会紧凑有序,高潮迭起,而全场最大的亮点则是最后一首由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先生创作的秦胡协奏曲《心香》,李静使用了我院翟志荣教授研制的系列秦胡中的板二胡进行演奏,由我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协奏,周煜国副教授执棒,此曲为国内首演并大获成功。乐队深沉隽永的旋律和李静真挚感人的演奏随着音乐情感的变化不断向前发展,时而深沉幽静,时而心潮澎湃、气势恢宏,两者相得一彰融为一体,将音乐会推向了最高峰,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整场音乐会跨越了地域和时空的界线,所演奏的乐曲都是由中国作曲家创作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当今二胡的发展趋势。
“小教室十载,传师友琴情!大舞台一夕,扬人生风帆!”由此,让我们不难想象到李长春教授对李静的长久以来的悉心教导和精心栽培,李老师的辛勤耕耘、循循善诱、严谨执教在他的学生的音乐会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希望她在今后漫长的艺术道路上再上台阶。

图片 2李静,青年二胡演奏家。现为西安文理学院艺术学院音乐表演系二胡专业教师,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外聘二胡教师。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二胡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会员。作为一名青年教师,以严谨的教学态度,认真积极的工作热情,从事二胡的教学工作,在学术科研方面,曾发表《谈高韶青的多元化音乐创作》、《二胡演奏中的情感表现探析》、《试论二胡现代演奏技巧及应用》等多篇学术论文。注重理论与教学相结合,培养地方型、应用型、开放型的音乐人才,所教授的学生也多次在各类器乐比赛中获奖。作为秦派二胡的新一代青年演奏家,为了陕西秦派二胡事业的推广与发展也在不断地探索创新之中。出生于古城西安,八岁习琴,从师于西安音乐学院李长春教授,1995年考入西安音乐学院附中,2001年升入本科,200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本院研究生部攻读二胡表演硕士学位。曾得到刘长福教授、张尊莲教授、金伟教授等多位名师的指点,并随陕西省歌舞剧院乐团首席吴彤老师学习京胡、板胡。在校学习期间,以优异的成绩连年获得学院三好学生、甲等奖学金、国家二等奖学金、被授予省级优秀毕业生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所获奖项:2003年获文化部第十三届群星奖选拔赛青年专业组三等奖;2007年陕西省首届民族器乐大赛青年专业组金奖;2008年文化部政府奖文华杯小型器乐组合类金奖。2011年获首届中日韩国际二胡邀请赛青年专业组银奖。参与活动:曾多次随本院民族管弦乐团赴北京、杭州、成都、武汉等地演出并出访香港、奥地利维也纳金色大厅、德国、新加坡等地进行文化交流活动。曾担任西安音乐学院民族管弦乐团二胡、高胡、中胡声部的演奏,积累了丰富的乐队经验。曾为中央电视台音乐频道风华国乐栏目录制专场节目。华音:通过您的艺术简历,笔者了解到,您现为西安文理学院艺术学院音乐表演系的二胡专业教师,同时,您也是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的外聘青年二胡教师。在您从事教育的这段时间中,也许您已经淡忘了青涩学生时代的种种,或者其中的一些记忆已略显模糊,那么,就让我们从您2008年所举办的二胡硕士毕业音乐会开始回忆,继而追寻着这条脉络开始此次的专访吧!2008年6月6日晚,您在西安音乐学院音乐厅成功举办了李静硕士研究生二胡毕业音乐会,期间,您以出色娴熟的技巧、真挚感人的演奏风格,以及高难度的作品展示为全场听众带来了一场气势恢宏的视听盛宴,赢得了在场所有观众的热烈掌声与专家、老师们的一致好评。我们想知道,您是否还能回忆起,您在本次个人独奏音乐会中都演奏了哪些不同体裁、不同风格、不同时期的二胡作品呢?且您又想通过这些传统与现代的作品,反映何种音乐会的主题呢?早在七八十年代,二胡的演奏作品便较多改编移植于外国小提琴的作品,可以说,二胡作品创作始终贯穿着一种拿来主义的创作模式。但是,笔者细心的发现,在您本次个人独奏音乐会中有一个很大的亮点,那就是您所演奏的作品无一不是由中国作曲家所倾力创作的,就您个人而言,您这样的安排是出于怎样的原因与考虑呢?笔者认为,中国传统民族器乐之所以发展不容乐观,在很大程度是因为新作较少,在您看来,力推二胡原创新作是否会促进二胡艺术,甚至民族音乐文化的发展呢?李静:就2008年我的硕士研究生二胡毕业音乐会而言,我一共演奏了七首不同题材、不同音乐风格、不同创作手法的独奏、重奏及协奏等多种表演形式的曲目,其包括了著名作曲家王建民先生创作的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与鲜明的时代气息的现代二胡曲《第二二胡狂想曲》;二胡演奏大师高韶青先生为上海之春国际二胡比赛委约的最新力作《蒙风》;著名指挥家、作曲家关乃忠先生创作的带有中国传统韵味的《追梦京华第二二胡协奏曲》的第三、四乐章金秋与除夕;以及著名二胡演奏家周维先生创作的充满了浪漫意味的《印巴随想曲》。此外,我还演奏了二胡二重奏《慢三六》与我的导师李长春教授与张冀文教授以陕西地方戏曲碗碗腔为素材编曲的《清华泪》,并且邀请了戏曲研究院的硬弦、月琴等几位老师伴奏《清华泪》,运用二胡特有的压、滑、揉、打等技巧模仿其唱腔,再加之民间戏曲伴奏乐器奏出的韵味浓厚音调,两相映衬之下将陕西地方碗碗腔悠长浓郁的音乐风格,展现的淋漓尽致,令人听后回味无穷。在我看来,全场音乐会最大的亮点则是最后一首由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先生创作的秦胡协奏曲《心香》,我使用了西安音乐学院前任院长翟志荣教授研制的系列秦胡中的板二胡进行演奏,由我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协奏,周煜国副教授执棒,此曲为国内首演并大获成功。乐队深沉隽永的旋律与真挚感人的演奏随着音乐情感的变化不断向前发展,时而深沉幽静,时而心潮澎湃、气势恢宏,两者相得一彰融为一体,将音乐会推向了最高峰,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此次音乐会的选曲方面,我全部选用了中国作曲家所创作的二胡作品,中国音乐博大精深,二胡作为中国民族音乐的代表乐器,其反映了本民族音乐文化的精髓与意蕴。之所以选择这些传统与现代的作品,我希望能够通过我的演奏体现出不同地域、不同风格韵味、不同创作特点的中国元素,使观众领略到二胡传统与现代、改革与创新等多样的艺术魅力,在一定程度上让观众通过我的音乐会了解到当今二胡的发展局势。在我看来,这也是我此次举办硕士研究生二胡毕业音乐会的意义所在。
我认为力推二胡原创新作一定会促进二胡艺术,甚至民族音乐文化的发展。谈及二胡的音乐创作,我不禁深深感叹二胡过去在创作上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在过往近百年的发展时间中,涌现了很多优秀的二胡音乐佳作,这都为二胡艺术,甚至民族音乐文化的发展提供了极大地动力。二胡发展到今天,无论从演奏技术技巧、乐器性能,还是创作团队等均已发展成熟,其都为二胡作品的创作与创新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但在我看来,二胡艺术大发展的同时,其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例如当今许多作品过于追求创作手法的新奇、实验性过多,且可听性不强,这些作品为演奏者与听众难以接受,可谓是佳作难觅。我觉得在大力支持原创的同时,我们也要关注作品与音乐受众主体之间的关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创作出更多、更好、更为大众群体所接受的作品,进而促进二胡艺术的不断发展。华音:让我们继续上一个问题的思路,在本场个人独奏音乐会中,您使用西安音乐学院翟志荣教授研制的系列秦胡中的板二胡,首演了由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先生创作的秦胡协奏曲《心香》,堪称本场音乐会中最大的亮点。除此之外,《心香》这首作品由西安音乐学院东方民族交响乐团倾力协奏,西安音乐学院民族器乐系主任、作曲家、指挥家周煜国教授亲自执棒,与您共同演绎,且演奏时而深沉幽静,时而心潮澎湃、气势恢宏,将音乐会推向了最高峰,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相信您一定对于《心香》这首二胡协奏曲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也请您简单的为我们介绍一下这首作品的吸引人之处吧?我们想知道,您为何会想到在本场音乐会中加入板二胡的演奏呢?就笔者所接触到的二胡学习者而言,其大多数研习过板胡等各类胡琴的演奏,您也不例外,据笔者了解到,您在考入西安音乐学院民乐系本科后,曾跟随陕西省歌舞剧院乐团首席吴彤老师学习京胡、板胡演奏,那么在您看来,您是将京胡、板胡作为爱好,或者说第二专业,还是会将其等同于自己的二胡专业看待,投入很多的时间与精力倾心练习呢?俗话说:术业有专攻,将同等的时间用在练习多种乐器的演奏上,您是否认为这会不利于专攻自己的二胡演奏呢?李静:《心香》这首作品是由著名作曲家赵季平先生根据自己创作的同名电影的主题音乐,而创作的二胡协奏曲,其写作手法简练利落,作品结构完美,主题、旋律都极为优美。虽然《心香》的乐曲曲调不同于传统,但是赵季平先生采用了传统的奏鸣曲式结构,并在展开部与再现部之间融入了可谓是全曲最为高超性的插部,进而大大增强了乐曲的旋律与感染力,同时其也在不同的主题对比与展开间抒发了人与人之间的心灵相交。演奏者在演奏这首作品时,时而沉稳恬静,时而情激意扬,在张与驰、动与静的弓弦交错中奏出了心琴相合的心瓣之香。
谈及我为何会在本场音乐会中加入板二胡的演奏,这就要从我最初接触改革胡琴说起了。记得在我大学二年级时,我作为学校里第一批试奏新乐器的学生,第一次接触到了改革胡琴秦胡,在不断接触学习的过程中,对秦胡从制作工艺、发音原理的改革创新,再到试奏每一把新式胡琴,练习过板二胡、板高胡、板中胡,甚至是板大胡,体验了不同大小、不同形制的秦胡系列,进而掌握演奏秦胡的方法与最大限度的表现秦胡的乐器特性,为我带来了无穷的新奇体验,可以说我见证了秦胡发展的心路历程。而我在此次音乐会中使用板二胡作为全场最后一首乐曲的表演,一是我对母校的感恩与学业汇报,对我多年刻苦学艺的检验与总结。二是对西安音乐学院改革系列秦胡的推广尽自己的一份力量,让大众认识、了解秦胡乐器的独特魅力。
不论是二胡,还是京胡、板胡等乐器,其都是本民族音乐文化中的精粹,我喜欢二胡、喜欢民族弦器乐,我觉得无论学习或是演奏胡琴家族的哪一类乐器,都是在传递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源于对自己专业的热爱,对于每一件弦乐器音乐的喜爱,我跟随陕西省歌舞剧院乐团首席吴彤老师学习与钻研京胡、板胡演奏。直至现在,虽然我已工作且从事二胡教学工作,但我仍会将京胡、板胡等同于自己的二胡专业看待,并投入时间与精力倾心练习。
我并不认为将同等的时间用在练习多种乐器的演奏上,会不利于专攻自己的二胡演奏,反而我觉得正是因为我对板胡、京胡、高胡的学习与研究,令我汲取了各类乐器演奏与风格艺术中的音乐营养,通过不断地积累,丰富了我的音乐文化底蕴,提高了我综合音乐艺术修养,其更好地促进我的二胡演奏与教学。华音:在回顾了如此多学生时代的活动、经历之后,让我们将目光放在长远的未来吧!笔者之前也曾提及到,您现在正作为一名青年教师,从事着二胡乐器的专业教学工作。在教学方面,您本着认真严谨的教学态度,积极饱满的工作热情,将自己有限的精力与无尽的激情投入到教书育人上。在学术科研方面,您曾在各大报刊、杂志中发表过《谈高韶青的多元化音乐创作》、《二胡演奏中的情感表现探析》与《试论二胡现代演奏技巧及应用》等多篇学术论文。可见,您在教学与生活中,还在不断的学习、研究、思考,充实并丰富着自己的专业知识。我们想知道,您认为,今后的青年民族器乐教师应具备哪些优秀的意志品质与良好的专业技能呢?那么,您作为一名青年二胡教师,在教学活动中更注重对于学生哪些方面能力与素质的培养呢?您是否也会延续曾经教授过您的恩师所秉承的教育理念与教学方法,并将其运用到自己的教学过程中呢?在笔者看来,青年民族器乐教师的普遍特点即在于创新,他们接触了更多的新作品,不断汲取着新思想,努力培养创新型音乐人才,就您个人而言,您在教学过程中是否也体现出了创新这一民族器乐发展新思路呢?李静:感谢您的夸奖。在我看来,民族器乐教师是我国音乐教育体系一支重要的力量,其为中国素质教育的普及与推广起到了极大地促进作用。而青年民族器乐教师作为民族器乐教师队伍中的宝贵人才资源,其是未来音乐教育事业的希望与中坚力量。就我个人而言,作为八零后的青年民族器乐教师,我觉得除了加强与提升自身的业务水平,在教学中不断成长之外,更应该将教育实践转化成为理论文字,进行学术科研的研究工作。我认为民族器乐教师的工作其实包含两个专业:一个是教育专业,一个是学科专业,换言之,要求民族器乐教师既是教学与教育方面的专家,又是学科知识方面的专家,在把握教育的同时,更要具备深厚的学术底蕴、开阔的学术视野。就当下而言,青年民族器乐教师在演奏方面取得了迅猛发展,但在本学科的系统教学、理论研究方面,则需要我们年轻的民族器乐教师多加努力与钻研,提升自身的文化素养与研究写作水平,并且利用自身年轻的优势,不断更新知识,具备追逐学术前沿的意识,进而把握教师的真谛。
在平时的教学中,除了将自己的知识在面对不同程度的学生时,准确且有效地教授给他们之外,还要培养学生的音乐能力与音乐思想。另外,所谓教书育人,在传授学生专业知识、专业技能的同时,也要重视学生人格、品质的培养,只有做好人,才能拉好琴这是我经常对学生说的,当然,我也会以此为准则严格要求自己,毕竟老师的师德、人品对学生的影响也是至关重要。总而言之,作为一名青年民族器乐教师,我会在不断的学习与教学实践中借用音乐特殊的教育功能,发挥其提高素质、塑造人格的作用,通过音乐使学生的专业与身心得到协调的发展。
我会继续秉承我的导师对待二胡事业的认真、严谨的教学理念,同时也注入自己在教学上的新理念、新方法,结合当今新一代的学生个性特点,在学习优秀的传统作品基础之上,给学生教授更多现代音乐作品,让学生接触更多的外来音乐文化与音乐语言,与学生一起成长、进步。华音:二胡这件历史悠久、韵味独特的传统民族器乐自诞生以来,经历了三次历史性的跨越。早在20世纪初,二胡艺术大师刘天华与民间二胡艺术家阿炳分别在学院与民间两个方向奠定了二胡发展的基石,随后,大量的二胡作品问世,极大地提高了二胡的演奏技法,引发了二胡艺术的第二次跨越。继而,随着二胡的普及与发展,因其作品的交响化、表演的时尚化,使得二胡这件传统民族器乐逐步走向国际,在众多的外国友人中倍受青睐。根据相关报道,2007年在上海大剧院亮相的外国作曲家写中国音乐会中,8位来自法国的作曲家有7位都选择了二胡作为独奏乐器。基于上述现象,您认为,所谓民族的即是世界的,这是否也间接地证明了二胡这件本土化的传统民族乐器,已逐步发展至全球化了呢?那么在您看来,其是否也使二胡艺术的发展格局更加多样,且发展空间更为广阔了呢?然笔者认为,现如今各界人士对于民族音乐、民族器乐的创新行为褒贬不一,究其根本,也正是因为所谓的创新、革新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传统民族音乐的发展,或者说,其将传统民族音乐打造的不伦不类、非驴非马。您是否认同笔者上述观点呢?且就您个人而言,您觉得当下二胡艺术乃至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发展的弊端体现在哪些方面呢?李静:是的,确如您所说,二胡这件本土化的传统民族乐器,正逐步发展至全球化。从演奏方面来讲,二胡不仅能将民族的情、民族的韵诠释得淋漓尽致,还能非常完美地驾驭西洋十二音体系,演奏外国人熟悉的音乐曲调,演奏国外许多音乐作品,以此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从音色方面来讲,传统《唱论》云:丝不如竹,竹不如肉,人声是最优美的,是最易表现人的内心精神的。而二胡的音域高低合适,发音接近人声,极富情感表现力且歌唱性强;艺术界有句话: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其意义为只有具有鲜明民族特点的艺术品,才能在世界文化宝库里占据一席之地,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二胡。另外,许多优秀的演奏家活跃在在海外的音乐舞台之上,将二胡这件小小的胡琴带到了世界。谈及外国作曲家为何如此青睐于二胡,我想这也是因为二胡最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传统精神,它是外国人眼中的中国情结。将二胡推向世界,汲取不同形式、风格的音乐元素,丰富其发展格局的同时,也使得二胡艺术的表现形式更加多样化。在我看来,这都间接地证明了二胡正逐渐走向全球化。
如您所述,二胡艺术的发展在创新与革新的同时,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觉得就作品的创新而言,我们不能单方面的闭门造车,不能仅是将作品创作出来,使之在舞台上演奏即认为是成功的,一首作品的成功同样需要经过演奏者与观众的考验与认可,创新是必须的,但要适合二胡乐器本身的特点与个性,找到适合二胡发展的路任重而道远,也需要我们不断地探索与努力。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的是二胡艺术乃至民族音乐、民族器乐只有不断发展、不断创新,才能经久不衰。如不发展创新,不与世界交流,不走向世界,世界怎能了解我们的民族音乐,而民族的又怎能成为世界的。只有将我们的民族音乐文化放进世界文化的熔炉中,经过不断地锤炼,才能更好地丰富、发展我们的民族文化。当然,我们的民族音乐文化在走向世界的道路上,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但同时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我们在音乐文化互补方面,吸收与借鉴西洋音乐发展的成果与经验是必要的,但我们要把握继承与借鉴的尺度,不能简简单单地拿来主义,现在有许多创作者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太少,在创作时一味地借鉴西方创作手法与写作方法,在观念上有所偏颇,继而他们所创作出的作品,反而会妨害民族器乐的发展。因此,要想更好地发展我们的民族音乐,必须是在了解、学习、继承传统音乐文化的基础上,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这才是最为正确的发展方向。另外,在民族音乐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也应看到,中国传统文化正在逐渐丢失,当下年轻一代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得太少,其传统文化的修养也在逐步降低,许多人都可以拉好《流浪者之歌》,却少有人能演奏好深具传统文化特色与文化内涵的乐曲,而这样的现象也不得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华音:对华音网站的寄语李静:作为当今最有影响力的民族音乐类网站,华音网站为我们爱好音乐的朋友们提供了非常全面、丰富的信息平台,每天更新上传的专业资讯,汇聚了网站的每一位工作人员的辛勤劳动,希望我们的网站越办越好,为更多的音乐爱好者提供交流、学习的机会。统筹/编辑:李直
采访时间:2012年2月22日采访地点:华音首都分处

图片 3
4月27日晚,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灯火辉煌、嘉宾云集,琴缘春秋
赵元春二胡硕士毕业音乐会在此隆重举行,出席嘉宾中除了有院领导、各个学会的领导和众多业内的专家外,还有高龄92岁的张锐先生和87岁的陈朝儒先生也在亲朋的搀扶下来到现场。赵元春身为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位二胡硕士毕业生,更是近年来活跃在音乐舞台上的、特别为人瞩目的一颗新星。她的演奏细腻、委婉、内在、柔美却又富有力度和激情,曾被音乐评论家称为天才二胡少年和中国最有发展前途的二胡演奏新星等称号,近年来在许多大型的演出和音乐会中担任独奏,并与许多著名的交响乐团和指挥合作,得到了观众和各界专家们的一致肯定。在近十年的学习生涯中,曾夺得龙音杯、天华杯、中录杯、金钟奖、文华奖、台湾协奏大赛等海内外民乐大赛的金、银奖,成为二胡专业圈获奖最多、最高的青年演奏家之一。演出现场
在27日琴缘春秋音乐会上,赵元春演奏了《寒春风曲》、《引子与回旋随想曲》、《山村小景》、《急板》、《西秦王爷》和二胡协奏曲《快雪时晴》等六首风格迥异的作品,其中《寒春风曲》、《西秦王爷》和二胡协奏曲《快雪时晴》三首乐曲的乐队伴奏,均是作曲家专门为这次音乐会而创作的,为全球首演。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音乐会的效果,真可谓是艺惊全场。演出现场
上半场我们且不说《寒春风曲》的典雅、苍劲;《山村小景》的优美、质朴。一首《引子与回旋》充分展现出元春非凡的功底和高超的技巧,将这首在小提琴上都被称作世界四大难曲的、二胡技巧最高峰的移植曲表现得淋漓尽致、得心应手,引起了现场一片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急板》是美国作曲家Stefano
Bellon所作的一首高难度的赋格曲,三位演奏家伴随着独奏者,在舞台上用琴声急速追逐,经过快速的移位和不间断的循环,形成了令人激情澎湃的惊人效果,着实使观众们开了眼界。音乐会的高潮是在下半场的两首乐队协奏曲中。中央音乐学院乐队学院交响乐团,在著名青年指挥家夏小汤的执棒下,为赵元春协奏了两首台湾作曲家的作品。《西秦王爷》由陆枟作曲,表现了戏曲祖师唐玄宗的故事,极富戏曲韵味。元春的演奏风味浓郁,使人陶醉,许多观众不自觉地击节相随,深有三月不知肉味之感。《快雪时晴》是钟耀光创作的一首三乐章二胡协奏曲,这是为2008年台湾协奏大赛而创作的指定曲目,而赵元春也正是因为出色演奏此曲,而夺得此次大赛的金奖。这首协奏曲取材于作曲家2008年为国家交响乐团与国光剧团创作的跨界京剧《快雪时晴》,具有高超的演奏技巧。在当时入选台湾协奏大赛的12名选手中,就有人因为技巧不能胜任而主动弃权。作曲家钟耀光先生专门为赵元春的这次音乐会配写了交响乐协奏版,让在场观众享受了一次美妙绝伦的视听盛宴。在场观众听后无不赞叹作品曲调优美,演奏技巧精湛,独奏与乐队配合天衣无缝,使人精神振奋、回味无穷。音乐会合影
演奏结束后,赵元春作了热情洋溢、发自肺腑的毕业感言,对她在学15年期间的指导老师严洁敏教授、教过她的众位老师们、哺育她的父母亲人,以及关心她帮助她的同学师长们一一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引来观众们阵阵热烈的掌声。是金子就总能发光,我们共同祝愿赵元春能再接再厉,奋发向上,为弘扬我国优秀的音乐文化做出应有的贡献。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