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乐器协会网讯:中国乐器协会于2004年2月12日在上海召开了“二胡蟒皮使用管理工作座谈会”。
这次座谈会是根据国家林业局林护发[2003]3号文件精神,加快二胡蟒皮实施标准化管理的要求而召开的。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贯彻落实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政策和法规,传达国家林业局“尽快制定二胡蟒皮使用管理办法”的指示精神,研交贯彻落实措施。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2004年3月29-31日,国家林业局在海南省三亚市召开“全国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座谈会”,参加这次会议的有来自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林业,集团和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机构、部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野生植物培植及经营利用企业负责人,共计178人参加会议。中国乐器协会、中国花卉协会、中国
中医药协会作为这次座谈会的特邀代表出席会议。
这次会议受到国家林业局的高度重视,主管副局长赵学敏到会作了重要讲话,提出了“关于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的指导意见”,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绿色时报、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野生动植物研发中心、濒危动物管理办公室等单位都到会。
中国乐器协会信息部主任丰元凯受王根田理事长的委派出席座谈会,乐器行业上海民族乐器一厂副厂长齐溶、苏州民族乐器一厂有限公司总经理沈博文、副总经理田永逸、天津民族乐器厂厂长郭建文参加会议。
这次会议的指导思想是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和全国林业工作会议精神为主题,以科学发展观统一认识,在调查掌握野生动植物保护、培育和合理利用现状的基础上,总结交流经验,深入分析问题,坚持资源和开发与节约并举,把节约放在首位,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积极推进以利用野生资源为主向利用人工培育资源为主的战略转变,统筹兼顾,完善机制,强化服务,研究提出政策建议和保障措施,大力促进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
民族乐器二胡生产与野生动物-蟒,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数百年来,二胡一直采用蟒皮制作,二胡对于弘扬中国民族音乐艺术,扩大对外交流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但是近年来,随着民族音乐繁荣和素质教育深化,国内外对二胡的需求量有了成倍的增长,从而带来对蟒皮资源巨大需求,由此而带来的“发扬民族传统文化”和“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突出矛盾。
如何解决这一突出矛盾,国家林业局近日将出台“关于野生动植物可持续发展指导意见”的8条措施。对民族乐器二胡等产品,国家林业局将实行“市场准入制度”,即:大力推行野生动植物产品专用标记制度,通过统一标记管理措施予以市场准入;对列入54种陆生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分期分批纳入标记管理范围,通过上述措施,最终全面实现野生动植物产品的专用标记制度。
在座谈会华北组讨论会上,中国乐器协会信息部主任丰元凯发言,他向与会代表介绍了目前我国民族乐器二胡生产企业的基本情况、国内外蟒资源的状况。并代表中国乐器协会向国家林业局保护司提出加强“民族乐器二胡蟒皮使用管理工作”的几点建议。
一是加快蟒皮的高科技研究工作,实现人造蟒皮产业化,并积极研究野生蟒的人工培育的可能性,实现野生蟒的人工饲养。
二是加强蟒皮资源的非正常渠道的监管力度,堵住蟒皮非法流通和二胡非法出口的渠道。
三是二胡生产实行定点企业、生产许可制度,加强二胡制作人员的技术培训,逐步提高二胡产品质量和档次,节约野生蟒资源使用总量。
四是充分发挥中国乐器协会的行业调控、管理作用。使二胡这一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艺术能够在保护野生蟒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过程中,得到继承、发扬、光大。真正达到“蟒和二胡都得到保护”的作用。

中国乐器协会网讯:2004年5月20日,消费日报“消费文化”版刊登记者王庆武所写“民乐制造业面临两难选择”文章,文中对近日国家林业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发布的“2004年5月1日起使用蟒蛇皮二胡实行标记”进行相关报导。
文章全文如下:
国家林业局、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于2004年5月1日发布公告,对采用野生蟒蛇皮制作的二胡实行标识化管理。从2004年5月1日起,开始对蟒蛇皮实行标识,至2004年12月31日后,所有生产、销售、使用蟒蛇皮的二胡必须实行标记,国内所有以野生蟒蛇皮为二胡原材料的民族乐器生产企业、销售单位、使用单位及个人将纳入此公告管理范围。这意味着国家林业局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将联合对民族乐器中使用野生蟒蛇皮原料的乐器实行专用标识管理制度。
作为传统民族乐器的二胡,具有悠久的历史,被国内众多爱好者所喜爱,其对于弘扬中国民族音乐艺术、扩大对外交流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中国乐器协会人士介绍,女子十二乐坊在日本演奏民乐,吸引了一大批原本对中国音乐并不感兴趣的人,二胡民族乐器在日本出现热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日本的二胡教室有50多家,而从事二胡演奏的中日演奏家约为30人,遍布日本各地。而二胡的生产与野生动物—蟒,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据了解,我国生产的二胡的琴皮,大多仍以蛇皮为主要原料,二胡多用的是蟒蛇皮,京胡通常用乌梢蛇皮。蟒蛇栖息于热带及亚热带的森林中,在我国主要分布于云南、广西、广东、福建、贵州、海南等地。
由于长期以来,人为活动频繁,导致蟒蛇的食物越来越少,加之产区大量捕杀,蟒蛇的野外生存数量极少,已被列为国家—级野生动物保护名录。
近年来,随着民族音乐繁荣和素质教育深化,国内外对二胡的需求量有了成倍的增长,从而带来对蟒皮资源巨大需求,由此而带来“发扬民族传统文化”和“保护野生动物资源”的突出矛盾。
业内人土介绍,作为二胡重要组成部分的琴皮的用皮相当讲究,一整条健康的好蟒皮,最好用的只有5—7张皮,而一条4—5米长的蟒皮最多也只能做12把二胡,其中精品胡琴仅能做3把至4把。目前,国内二胡年产量约为40万把,如以每张蟒皮做12把二胡推算,那么每年至少要有4万条蟒蛇横遭厄运,数字可谓相当惊人。
早在两年前,国内一制作二胡的民族乐器厂就因涉嫌违法收购国家—级保护动物蟒蛇的蛇皮,被扣留价值85万元人民币的蛇皮及货款。
着名二胡制作师王秋利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从振兴民族音乐的意义上说,民族乐器厂应该推出更多更好的学习用琴乃至精品琴和顶级琴。但制作二胡需要大量蟒蛇皮,从保护野生动物的角度上说,民族乐器厂只好关门或者改行。对于探索以其他动物皮膜乃至人造蟒皮封蒙琴筒,王秋利说,为了解决企业生产用皮与环保法之间的矛盾问题,近几年来,民族乐器制作人土一直在探索以其他动物皮膜替代蟒皮,虽然可以替代,但其音质仍不如使用蟒皮,至今仍无更好的替代品。
早在2月,中国乐器协会就在上海召开了“二胡蟒皮使用管理工作座谈会”。这次座谈会的目的是贯彻落实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政策和法规,传达国家林业局“尽快制定二胡蟒皮使用管理办法”的指示精神。相关人士指出,解决二胡生产用皮最好的办法就是走养殖之路,虽然投资很大,但对以野生动物为生产资源的企业来说这是必由之路。但有关人士对此表示担忧,目前我国蛇的人工养殖技术尚未成熟,死亡率极高。
中国乐器协会信息部丰元凯主任告知记者,协会目前正在起草二胡蟒皮使用相应的办法和建议,近日将推出。丰元凯指出,国内应加快蟒皮的高科技研究工作,实现人造蟒皮产业化,并积极研究野生蟒的人工培育的可能性,实现野生蟒的人工饲养,以此才能使二胡这一中华民族的宝贵文化艺术在保护野生蟒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过程中,得到继承、发扬、光大,真正达到“蟒和二胡都得到保护”的目的。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