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花甲老人考取古筝最高等级证书

图片 1
他,叫罗裔松,业余琴师,今年92岁。 她,叫邓明丽,高州市二中高三学生。
今年新学期开学前,邓明丽刚在广州参加中国民族管弦乐协会扬琴考级考试,并以一首《南海战歌》考过了扬琴业余十级,且被全体评委一致评为华南地区业余组三个优秀之一。在参加考试的考生中,邓明丽的年纪是最小的。邓明丽所师从的,就是今年已92岁高龄的业余琴师罗裔松。
罗裔松于1943年考入当时的省艺专,读的是戏剧专业,解放后在粤桂边纵14团文工团当导演,声乐本来并不是他的本行。1980年他回到高州师范学校,改行当起了音乐教师,主要教基础乐理、声学、作曲等,他都是通过自学教科书,然后再灌输给学生。凡是没有书本的,他就不教———怕教坏学生。凭着他的戏剧基础和音乐天赋,就这样一直干到退休。退休后,罗裔松还仍收学生教弹吉他、扬琴、月琴、二胡、钢琴等,经他培训的学生至今已有11人通过了乐器业余顶级的考试。
罗裔松教邓明丽弹扬琴也是事出偶然。当年邓明丽才读小学三年级,有一天罗裔松到一个“私伙局”邓师傅的家中做客,见其女儿对乐器很喜欢,左摸右摸,便提出要教她弹扬琴,小明丽也很喜欢。之后,师徒约定每周五下午到罗家练习一次,每次1个小时。这种教授不但是免费的,师傅还从广州买回一台扬琴供她练习,如此风雨无阻,至今已有10个年头。
如果说邓明丽得遇明师练出业余十级是幸运的话,她还有更幸运的:广州星海音乐学院民乐系副教授、《南海战歌》的作曲者陈照华不但对小邓的琴技欣喜不已,对92岁高龄的业余琴师罗裔松也十分佩服,他直奔高州,与罗裔松成了忘年之交,还收了邓明丽为徒。
从业余到专业,邓明丽的前途可谓一片光明。昨天下午,在她经常练琴的琴行,邓明丽说:十年练琴,既陶冶了自己的性情,更重要的是从罗老师身上学到了许多做人的道理……

家住江苏南京建邺区奥体社区的胡秀兰,是一名印尼侨眷。今年62岁的胡秀兰在古筝的世界里迎来了“第二春”
,考取了古筝最高级别十级证书。胡秀兰年轻时就对音乐情有独钟,但由于工作和照顾孩子等原因,她无暇顾及自己的兴趣。直到12年前从原南京市三中校办工厂退休,她开始有时间补习音乐,并报名进了古筝学习班。  古筝学习班里都是年轻人和小朋友,胡秀兰成了“奶奶级学生”。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记忆力和手指灵活度跟不上,老师教的曲子,小朋友听一遍就能弹出来,可她听好几遍也记不住。为了不在课堂上拖后腿,胡秀兰“笨鸟先飞”,不上课的时候,她就在家里练习,模仿老师的手势,曲子记不下来,她就一小段一小段地弹,经常在琴旁一弹就是一天。为了专心练琴,她还请了保姆帮她料理家务。由于练得太专注,3天下来,胡秀兰的双手已不能再碰琴。由于出汗,手指上粘的假指甲撕下来时都带着血皮,10个手指血肉模糊。胡秀兰的刻苦很快得到了回报,她弹的曲子越来越多。由于练习勤奋,很多曲子已了然于心。在老师的鼓励下,胡秀兰尝试古筝考级,以见证自己的练习水平。图片 2考取古筝十级证书的花甲老人胡秀兰  第一次参加考试她就遇上了尴尬事。考试当天,胡秀兰兴奋地赶到考场,监考老师一开始以为她是考生家长,不让她进考场。这次考试胡秀兰顺利通过,并拿到了二级证书。此后,她又连续考取了四级、六级、八级证书。2000年,在老师的带领下远赴香港参加首届国际中国民族乐器比赛,她们的团队获得了古筝团体组二等奖。今年,胡秀兰又顺利通过了古筝最高级十级的考试,并且获得优秀,这是很多年轻人都很难拿到的成绩。  看到社区内不少退休人员在家无所事事,胡秀兰就想将所学免费教授给他们。她的建议得到了社区的支持,社区专门安排一间教室给她教学用。一开始,学生很少,但胡秀兰依然认真负责,为了学员能跟上进度,她见哪个学员出去旅行或是家里有事耽误了课程,就上门为学员补课。古筝班逐渐火了起来,从开始的1个班发展到了3个班,学生从开始的5人发展到了现在的28人,其中绝大多数是退休老人。随着学员增多,胡秀兰出资购买了5台古筝。胡秀兰爱好中国古典音乐,古筝给她的晚年生活带来了很多乐趣。她希望社区里的退休老人都能在退休后老有所乐,老有所学。她还希望有一天能带着这个“老年古筝队”参加比赛。

昨天上午,杭州建兰中学举行特长生专业测试,大约有700名学生参加。记者看到,大多数家长[微博]与学生,不到八点钟就到场了,很多学生背着乐器、画板,有的包包里还装着篮球、足球。

今年是该校第二年大规模招收艺术、体育、科技类特长生。今天(4月22日)初选入围学生名单就会公布,这些学生将参加5月17日举行的杭州市民办中学招生电脑派位,未录取的学生参加5月18日学校组织的面谈。

负责特长生测试的袁小航老师说,来测试的学生,艺术生占一半,体育生比较冷。

记者也第一次见识了这么多乐器:大的如架子鼓、古筝,小的有二胡、笛子、小号、葫芦丝,还有一些乐器看上去很冷门,问了才知道,比如有中阮、小阮、扬琴、笙等等。

报名体育类的特长生,人数比较少。篮球大概20人,足球不到10人,还有少部分的同学有排球特长。

钢琴十级的孩子

来了100个

去年建兰中学特长生测试,来了四五十个钢琴十级的学生,今年更夸张,来了近100人。不过,建兰中学负责器乐类测试的老师说,钢琴表现好的学生,还是比较少,“他们一上手,看姿势就知道比较一般,不是很投入,而且他们所选择的曲目,难度不是很大。”

袁小航说,他比较感兴趣的是一些冷门的器乐,比如扬琴、笙、中阮等。“扬琴只有2人,笙有3人,中阮2人,表现得都很不错。”

袁小航说,他准备组建一个民乐团,基本框架已经搭好,就是缺一些冷门的器乐。“学这些冷门乐器的孩子,都有可能被考虑。”

学校喜欢

怎样的特长生

就器乐特长生来说,学校老师除了看孩子的考级水平外,更注重孩子的真正兴趣与特长。袁小航说,如果是父母让学的,看孩子的现场表现就看得出来,缺乏一种投入。“而且,器乐这东西,一定要长期坚持,每天都要练习,一个每周练一次的孩子,肯定比不过每天练习的孩子。”

大关小学的胡乐玥,在四岁时学钢琴,到了小学四年级学笙。“因为有钢琴的基础,对笙又有兴趣,所以学得很不错。”胡乐玥每天起码练习半小时,就算学习很忙,也要摸一摸,寒暑假每天练习1小时以上。“如果中间断了一天,感觉就不一样了,会生疏。”

还有一个男生,扬琴已经有十级水平了,获得过两次全国比赛的银奖,也得到了老师的青睐。他妈妈说:“儿子上中班的时候,有次去学琴的地方,看到了扬琴,就说要学。之后每天练习,刚开始每天半小时,大一点了,每天1小时,现在曲子复杂了,每天起码练习1个半小时。”

特长生的路

越走越宽

东城小学学生郑义凡,是来测试篮球的,这个1.69米的男孩,很喜欢打篮球,“我知道建兰中学的篮球队,已经是8年7连冠了,特别想进这所学校。”

郑义凡很喜欢NBA,想去美国看,所以拼命学英语,英语到了初中水平。郑义凡爸爸说,只要儿子能被录取,他就要学校边上租房子,“为了他的爱好,我们必须支持。”

能被建兰中学篮球队招进,去一所好的高中就不愁了。学校从2005年开始,除了2010年没有获得冠军,已经获得了7次冠军。去年,学校篮球队的8名主力队员,4人去了杭二中,杭十四中去了1人,杭四中去了2人,长河高中去了1人。

学校老师说,今年篮球队的8名主力队员,基本上有了去处,杭二中及二中分校可能有4人,杭四中有3人,还有1人去学军中学。

目前,特长生越来越受到学校的关注。读小学时,因为零择校,公办小学只招学区生,但一些有特长的孩子,却能以特长生的方式进去。

小升初时,特长生更受到民办初中的追捧,体育、艺术和科技方面,只要特长鲜明,获得过省级以上的荣誉,基本上都能进入民办初中的面谈环节。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