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弹奏一定要“蓄甲”吗?

只要到过古琴练习室,不用人说,只要一眼总能看到这样的现象:有些人练琴的时候,是手上挂伤脑中灌铅,怎么都弹不好;有些人则是,指下行云流水,让人羡慕不已。再仔细观察,会发现:一些人急躁不安,总希望自己能快点练习好琴,或者说,她总希望练完琴,去干些什么;另一些人安安静静,一声不响地练琴,仿佛除了这件事,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了。图片 1第一:静心其实真的不难看出,静心与否,真的是弹琴好坏的关键。这也是学好古琴的第一点,唯有静心,才能够安心、长久地习琴。《说文解字》中,聲也。生於心,有節於外,謂之音。宮商角徵羽,聲;絲竹金石匏土革木,音也。静,生于心,静出于弦,静在生命里。所以,《大学》讲: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学琴、弹琴亦不例外。弦躁,音不准;心燥,手不安。因而,调心与调弦,同等重要。图片 2第二:夯实基础在国外有10000小时定律。国内常说,干好一件事至少3年,精准5年,10年才能成为行业精英。其实道理是一样的,就是基础,就是时间、练习、思索、思后而习、习而思的不断质变、量变的叠加。清代的大琴家徐青山在《溪山琴况》中提到:弦与指合,指与音合。音与意合,和将至亦。基础就是不断将这句话贯彻于练琴的实践。如右手勾剔抹挑等等。扎实的标准是什么?——练习曲。将指法运入练习曲中反复练习,效果显著而快捷;而显然练习曲中,不止一种指法的重复。这就是说,一首练习曲下来,就已经将某些特定的指法反复练习过多次了。因而,练习曲其实是层次的、递进的、有的放矢的集中练习时间。《仙翁操》《秋风词》《湘妃怨》等古琴曲,其实就是练习曲,它们练习了空弦音与高八度同音关系、七徽与九徽上是隔四根弦等等。可见古人对于习琴基础,亦是重视的,亦可看出,夯实基础对于习琴的重要。图片 3第三
:聆听有人觉得我学习弹琴,关听什么事。我想说,弹琴,需会听琴。听琴对于弹好琴,至关重要。能听出这是哪首古琴曲,并不算听。听出哪个音也并不全算听,听也需要注意细节。如:向外偏朝上挑的声音与向外带一点平的音色就不一样。剔更显其要,向上剔,音色飘而轻薄,向前用韧力怼,音色就更圆实。很多时候,音乍听是一样的,但是仔细听来,区别还是很大的。这就是为什么要扎实基本功,在基本的练习中,将指法运用好。而在练习指法的时候,仔细聆听、学习。能将功夫下到这一步,也算是对于基本功扎实与否的一个检测。图片 4第四:提意听某个古琴大家说过:技巧技法训练不是终极目标,终极目标是乐曲音乐形象的完成,是韵味的完美再现。因而,弹好琴的最终目的,其实就是琴韵。达到和将至亦目的,便需提意。因我们所学习弹奏的琴曲,都是古人早已设定。如:《归去来辞》即是播之弦歌,令人淸风凛然,千载之下尙能使人兴起也。可见其清爽、愉悦,多么清冽!《酒狂》则是阮籍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清风吹我襟。。的乐酒忘忧、放浪形骸。《雁落平沙》盖取其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天际飞鸣。借鸿鹄之远志。写逸士之心胸者也。以此景,荡此胸怀激烈、放然,果真唯《雁落平沙》可担当。历史,不仅仅有秦皇汉武的王者荣耀,昭君文姬的悲苦使命,陈胜吴广的揭竿起义,魏蜀吴的长久争霸文人情怀,亦是情怀之落于诗词、琴曲的抒发:风飘飘而吹衣,徘徊将何见,忧思独伤心因而,提意首要在于了解琴曲、琴曲作者、琴曲背景、往届琴家对其解析,然后就是在了解的基础上,达成自我认知。

图片 5想做一个德才兼备的琴人?看以下几点…。。01敬琴为什么现在还有不少保留完好的唐代、宋代、明代的古琴?这首先就是由于爱琴人把古琴视为珍宝。我们今天的琴人仍然要建立敬琴的观念。不敬不信,怎么能达到修身与养生的目的呢?02静心有人把音量小看作是古琴的致命缺陷。其实,这正是古琴的优点和强项因此,静静的听琴或抚琴,即修身,又养生。静心,还包括要虚心学习,认真理解琴曲的含意。图片 603清欲何为清欲?即清心寡欲之意,修淡泊之心。所弹琴曲不必贪多,但要弹好。精雕细刻,反复揣摩,认真体会古曲之深意。
是在修身养性基础上的心,而非自然之心。04和谐心与琴和,弦与指和,音与律和。琴和才出妙音,音和才能动人心魄。以和为贵,对亲人,对朋友,对邻居,对同事,对一切无恶意的人都要以善待之,求得和谐相处。05持恒恒心即持之以衡的精神。古琴的特点是每一条弦上都有许多音阶,相同的音在不同的弦上弹出来构成不同的音色。因此记曲子就有一定难度。同时,一些指法也需要反复练习,才能弹出效果。坚持终生,方得古琴之玄妙。玄妙之处必有名师引领方能得其精要。如何得之指点?来扬州!他面对面,手把手教你怎么弹好入门曲目!如果你是新手上路,那就从现在开始学习最科学最系统的入门基础!如果你已学琴数载,那更需要一位负责的老师来帮你梳理系统地知识结构!5月15日~5月18日,扬州城内,蜀冈之上,由国琴网主办、鉴真佛教学院协办的徐君跃古琴基础大师班开课啦~限额30人哦!所设基础指法抹挑勾剔的详细讲解、琴曲《忆王孙》、《好事近》空弦上的技法练习、《仙翁操》《秋风辞》开指小曲的讲解,更有鉴真学院的佛学智慧讲堂与您不见不散!图片 7
想知道秘籍?长按二维码吧!图片 8

问:古琴弹奏一定要“蓄甲”吗?

图片 9

我们知道,古琴是一种弦乐,作为一种弹拨乐器,自然少不了双手上的功夫。

这种功夫一看双手的指力,二看弹奏时右手指法的正确运用。古琴用的是真甲,讲究的是右手触弦所发之声,这一方面有指法的正确运用,另一方面还有对指甲的硬度、长度、弧度形状以及指尖弹弦的方向、力度、角度都有很讲究的要求。

同样是弹拨乐器,比如中国民乐中的筝、琵琶、阮等,右手弹拨则不需蓄甲,它们都是借用义甲来弹。

所以有人就会很疑惑:同是弹拨乐器,为何古琴不能用义甲,只能自蓄指甲呢?

答:古琴用蓄甲之声最具琴味,这一点不容争辩,却是真理!

古琴是一种崇尚自然的乐器,在过去,弹古琴不叫弹琴而叫抚琴,从这个意义上讲手与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历代琴人的指下操弦所演绎的千变万化的美妙玄音也正是古琴的魅力所在。古法均要求”先肉后甲”,”半甲半肉”,以出其自然之声。甲音谓之阳,肉音谓之阴,阳阴相和,始能称妙。才能弹出“不轻不重,中和之音也”,否则琴音便“浮而不实,晦而不明”。

一般是右手蓄甲,通常,蓄甲1~2个毫米足矣,右手小指不蓄甲。具体长短,因人而异,过短或者过长,拨弦时对音色都会有影响。仅就音色而言,弹琴之所以蓄甲,是因为得到拨弦时甲、肉各半的通透音色。

说完了右手,我们再来看左手。首先,左手除了大拇指留一点指甲,其他手指是无需蓄甲的,蓄甲反而影响到弹琴,可能会误碰琴弦。

结论:半甲半肉琴音才能更旷远悠深。古籍上也记载甲肉参半才是古琴最佳的弹拨条件。

姚丙炎先生编著的《唐代陈拙论古琴指法》一书中用了两章十五小节详细讲解了左右手的各种手势、运指、取声要决,让我们依稀领略到千年前古人操琴的手法和神态。

归纳总结就是:凡取声全借手势下指,右手运指须半甲半肉,离弦两三毫米,45度角,指、掌、腕、臂运全身之气瞬间发力于指尖,勾、剔、抹、挑、打、摘、滚、拂,全靠指尖上的功夫,曲意的优美意境也全靠这手指上的轻重缓急来控制,这优美的音色也有指甲的参与。

但凡事皆有例外。

最早试验用假指甲弹琴的是唐朝的一个人,叫李勉。他是用竹子削片做假指甲来弹古琴。还是因为音色的原因并没有流行起来。还被世人讥之少“琴韵”。

何为琴韵?简面言之,就是古琴的味道,就是能发挥出古琴最独特的东西。比如现在新创作或新移植的琴曲,常被人讥之少“琴韵”,就是缺少古琴的特色,所作曲子虽是古琴曲,但没能完全发挥古琴韵味,如果用其它的乐器来演奏此曲,或许效果更好,这就是缺少“琴韵”。

还有一个例外就是管平湖先生,他用实际情况已经证明了有没有指甲,一样都能弹好琴。此处需说明的是,管先生并非是刻意如此,只因其甲质不好,无法蓄其指甲,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管平湖在生活上是多灾多难的。他少年丧父,家道中落,尤其是在他壮年时期,囊空如洗,不得不白日教学,深夜作画,有时也会做一些古家具和漆器的修复工作。生活的磨难让他的手也遭了罪,以致指甲生病,几乎不能正常弹琴。但管平湖并没有就此放弃弹琴,直到把柔软的甲床出接近指甲硬度的老茧。凭着非凡的毅力,经过千锤百炼,他的演奏反而形成了雄健潇洒、含蓄蕴藉的风格,管老的学生有一个流派就是不蓄甲的。

所以,弹琴要不要蓄甲?可不可以用义甲来代替?这纯属是婆媳之争,但古琴用蓄甲之声最具琴味,这一点不容争辩,却是真理!

我身边有不少古琴专业教师和演奏家朋友,听听他们给你的几点建议吧:

1.古琴不同于琵琶、古筝、阮等弹拨类乐器需要戴假指甲,它需要真指甲,就是演奏者自己本人的指甲,对指甲的质量有一定的要求,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可囿于形式;

2.一般情况下,人的指甲按性质可以分为三种:坚硬而容易开裂的“竹指甲”,比较薄且比较软的“水指甲”都不是理想的演奏指甲,最好的就是介于二者之间的“木指甲”,既有一定的厚度和硬度又有一定的柔韧性,刚中有柔、柔中带刚,刚柔相济非常适合演奏古琴;

3.练习古琴要根据你自己的练习目标,结合你自己的实际情况,不可被形式所累。没有谁规定弹古琴必须要留指甲,自己开心就好,更可况“蓄甲”并不是越长越好,要适度。若能做到“半肉半甲”的弹奏状态为最佳,自然而随意,修心且养性,比较符合中国文人的最高哲学思想和中庸之道。

综上所述,你要是想好好学古琴建议还是留点指甲比较好,如果是调节生活、修身养性,没有非常明确的功利性的话,建议随意一点,自然一点,练习古琴是让你更好地生活的,本身就是人类对美的一种追求和体验,乐在其中,何必太在意一些细枝末节呢。

祝你进步!

关于弹古琴时右手是否蓄指,这是初学者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古琴在古代多为文人雅士或大家闺秀所玩之物,习琴之余,很少从事太多的体力劳动,加之古人也常有蓄甲之好,尤其女性,常以纤纤玉指为美,如常用“四寸玉簪”来比喻所蓄之甲,即如同盛开的玉簪花,让人浮想联翩,美不胜收。所以习琴者右手的蓄甲,对古代古人来讲,不成问题,但对于现代人来讲,因卫生习惯、审美差异、工作要求等诸多因素原因,使琴人右手的蓄甲确实成为习琴者的一道坎。究竟蓄还是不蓄?或蓄甲的原因?下面简略解之。 

当然,本文所说的琴人右手的蓄甲,并不同于上述的“四寸玉簪”,因为右手并不需留那样长,只要够能弹出亮而不燥的琴声便可,无需太长,太长反而不便。至于右手指甲应蓄多长为好,因人而宜,没有定法,具体要根据个人的弹琴习惯,右手触弦感觉舒服便好。

中国民乐中如筝、琵琶等乐器,右手弹拨不需蓄甲,常借用义甲来弹,即以金属、牙骨、竹木等材料制成的义甲,如古筝今多用玳瑁来做义甲。为何古琴不需义甲,只能自蓄指甲呢?筝琵之义甲与琴之蓄甲,孰是孰非?谁优谁劣?是演变中进步还是不前?此题无法回答,纯属婆媳之争,但古琴用蓄甲之声最具琴味,这一点不容争辩,却是真理! 

古人弹琴也曾经试验过用义甲来代替右手的蓄甲,如《资暇录》记载:“今弹琴或削竹为甲,助食指之声者。亦因?公(李勉,唐代著名琴家)也,尝因代指,而旧甲方堕,新甲未完,风景廓澄,援琴思泛,假甲于竹,聊为权用。名德既崇,人争仿效。好事者且曰:‘司徒甲夫琴韵在乎?轻清指声在于自然,乃弃真用假,舍清从浊,人盖靡知其由也’。” 

李勉以削竹代甲,虽也有人相效,但被世人讥之少“琴韵”,何为琴韵?简面言之,就是古琴的味道,就是能发挥出古琴最独特的东西。比如现在新创作或新移植的琴曲,常被人讥之少“琴韵”,就是缺少古琴的特色,所作曲子虽是古琴曲,但没能完全发挥古琴韵味,如果用其它的乐器来演奏此曲,或许效果更好,这就是缺少“琴韵”。如《平沙落雁》、《梅花三弄》等经典琴曲,古琴味可以说是体现的是淋漓尽致,用其它乐器也能演奏,但超越不了古琴,有一个很得要理由就是,这些经典琴曲太有古琴味了! 

右指的托、抹、勾、打等指法,古法均要求“先肉后甲”,以出其自然之声。甲音谓之阳,肉音谓之阴,阳阴相和,始能称妙!才能弹出“不轻不重,中和之音也”,否则琴音便“浮而不实,晦而不明”。 

虽说右手“先甲后肉”之音最得琴韵,但也并非尽然,近代大师管平湖先生右手便不多蓄甲,只用纯肉指操缦,但并不碍其琴艺,琴曲仍能称妙。(此处需说明的是,管先生并非是刻意如此,只因其甲质不好,无法蓄其指甲,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如若习琴只是业余爱好,古琴也仅作修身养性之器,那大可不必以此为界,右手有甲无甲,均可习琴,并无大碍。儿童习琴者也是如此,因血肉未定,故指薄质软,常无法蓄甲,也能勉强为之,并非不可。从事医务工作的习琴者,也常有此惑,职业要求,不可蓄甲,但也不碍其习琴。习琴有兼习他艺者,如二胡、古筝、琵琶等乐器,蓄甲并无大碍,唯习钢琴者多有不便,弹钢琴要求勤剪指甲,而古琴则要求蓄甲,故与此多有相背,难以取舍。 

然法无定法,理无常理,“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蓄甲问题在爱好面前便显得微不足道。明白上述此理,取舍之间便自可从容。

我不是太懂古琴,所以再网上找了一下资料,希望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帮到你!

关于弹古琴时右手是否蓄指,这是初学者常关心的一个问题。古琴在古代多为文人雅士或大家闺秀所玩之物,习琴之余,很少从事太多的体力劳动,加之古人也常有蓄甲之好,尤其女性,常以纤纤玉指为美,如常用“四寸玉簪”来比喻所蓄之甲,即如同盛开的玉簪花,让人浮想联翩,美不胜收。所以习琴者右手的蓄甲,对古代古人来讲,不成问题,但对于现代人来讲,因卫生习惯、审美差异、工作要求等诸多因素原因,使琴人右手的蓄甲确实成为习琴者的一道坎。究竟蓄还是不蓄?或蓄甲的原因?下面简略解之。

当然,本文所说的琴人右手的蓄甲,并不同于上述的“四寸玉簪”,因为右手并不需留那样长,只要够能弹出亮而不燥的琴声便可,无需太长,太长反而不便。至于右手指甲应蓄多长为好,因人而宜,没有定法,具体要根据个人的弹琴习惯,右手触弦感觉舒服便好。

古琴弹奏一定要“蓄甲”吗?

中国民乐中如筝、琵琶等乐器,右手弹拨不需蓄甲,常借用义甲来弹,即以金属、牙骨、竹木等材料制成的义甲,如古筝今多用玳瑁来做义甲。为何古琴不需义甲,只能自蓄指甲呢?筝琵之义甲与琴之蓄甲,孰是孰非?谁优谁劣?是演变中进步还是不前?此题无法回答,纯属婆媳之争,但古琴用蓄甲之声最具琴味,这一点不容争辩,却是真理!

古人弹琴也曾经试验过用义甲来代替右手的蓄甲,如《资暇录》记载:“今弹琴或削竹为甲,助食指之声者。亦因?公(李勉,唐代著名琴家)也,尝因代指,而旧甲方堕,新甲未完,风景廓澄,援琴思泛,假甲于竹,聊为权用。名德既崇,人争仿效。好事者且曰:‘司徒甲夫琴韵在乎?轻清指声在于自然,乃弃真用假,舍清从浊,人盖靡知其由也’。”

李勉以削竹代甲,虽也有人相效,但被世人讥之少“琴韵”,何为琴韵?简面言之,就是古琴的味道,就是能发挥出古琴最独特的东西。比如现在新创作或新移植的琴曲,常被人讥之少“琴韵”,就是缺少古琴的特色,所作曲子虽是古琴曲,但没能完全发挥古琴韵味,如果用其它的乐器来演奏此曲,或许效果更好,这就是缺少“琴韵”。如《平沙落雁》、《梅花三弄》等经典琴曲,古琴味可以说是体现的是淋漓尽致,用其它乐器也能演奏,但超越不了古琴,有一个很得要理由就是,这些经典琴曲太有古琴味了!

古琴弹奏一定要“蓄甲”吗?

右指的托、抹、勾、打等指法,古法均要求“先肉后甲”,以出其自然之声。甲音谓之阳,肉音谓之阴,阳阴相和,始能称妙!才能弹出“不轻不重,中和之音也”,否则琴音便“浮而不实,晦而不明”。

虽说右手“先甲后肉”之音最得琴韵,但也并非尽然,近代大师管平湖先生右手便不多蓄甲,只用纯肉指操缦,但并不碍其琴艺,琴曲仍能称妙。(此处需说明的是,管先生并非是刻意如此,只因其甲质不好,无法蓄其指甲,实属不得已而为之。)

古琴弹奏一定要“蓄甲”吗?

如若习琴只是业余爱好,古琴也仅作修身养性之器,那大可不必以此为界,右手有甲无甲,均可习琴,并无大碍。儿童习琴者也是如此,因血肉未定,故指薄质软,常无法蓄甲,也能勉强为之,并非不可。从事医务工作的习琴者,也常有此惑,职业要求,不可蓄甲,但也不碍其习琴。习琴有兼习他艺者,如二胡、古筝、琵琶等乐器,蓄甲并无大碍,唯习钢琴者多有不便,弹钢琴要求勤剪指甲,而古琴则要求蓄甲,故与此多有相背,难以取舍。

然法无定法,理无常理,“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蓄甲问题在爱好面前便显得微不足道。明白上述此理,取舍之间便自可从容。

弹琴可以不留指甲的,抹勾纯取肉音。不需要用义甲。击弦位置比留指甲时更靠岳山一些,以确保出音坚实。
本人指甲已经全部剪短了,现在每隔两三天修一次。
一开始你会感觉出音音量比较小,慢慢习惯了就好了。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