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古代绘画看中国历代家具的演变

弹琴的人都知道,在《文会堂琴谱》中有操琴五不弹一说,其中之一即不坐不弹。但怎么坐?坐哪里?却是颇值得玩味的细节。其中不仅映现出中国古代坐具的历史演变,更有生活环境和审美情趣的发展和变迁。今人多置琴于琴桌、坐于琴凳上弹琴,那么古代人又是怎样弹琴的呢?图片 1在高脚坐具普及之前,人们的坐姿有正坐(即跪坐)、盘腿坐等几种。弹琴时要么将琴置于矮几之上,或直接琴横膝上。经过几千年的沿袭,膝上横琴已经成为一种传统。传世绘画中琴桌琴椅未普及之时,这个时期盘膝而琴的基本姿势是:人盘腿坐在榻上,琴尾抵着榻,琴首端置于腿上。这种弹琴方式非常锻炼琴人的身体协调能力,琴置于膝盖之上,不易平稳,需要人身体各部位力道均衡,方可挥洒自如地演奏,所以要求琴人有成熟、扎实的弹琴功底。在北齐时代的《校书图》中,文人们便是盘腿坐在床榻上面工作和抚琴的。▲北齐杨子华《校书图》可想而知,汉代之前,由于生活的不方便,人们对于没有东西可坐这事儿很烦恼,久而久之,便出现了新的坐具——胡床。《后汉书》载:汉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胡饭京都贵戚皆竟为之。史料可证,胡床的出现当在汉灵帝时期(168~189年),由北方民族传入中原,终于解决了我天朝人民腿和臀部由于长久贴近而酸痛麻木的矛盾。虽名为胡床,但《说文》曰:床,安身而坐者。那个时代人们对床的定义,是以坐为主要功能的家具。胡床由八根木棍组成,坐面由棕绳联接,没有靠背,供人垂足而坐,算是凳子和马扎的雏形了。但是出于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其使用仅限于个别场合,彼时社会仍普遍通行跪坐。▲胡床(杌)胡床虽然妥善处理了腿跟臀部的位置关系,可是中原人民的俎案还跟以前一样矮,吃饭的时候总弯着腰多费劲啊?腰和腿的矛盾又产生了。难道我们引进一种新家具就是为了让生活更加不协调吗?要知道勤劳智慧的中原人民是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倒的。人们想方设法把俎案的高度往上调,人们的吃饭、学习渐渐攀升新的高度——大桌高案出现了。在唐之前,椅字还有一种解释,作车旁讲,即车的围栏。其作用是人乘车时有所依靠。所以后来椅子的用途便是供人倚坐,其结构是在四足支撑的平台上安装靠背,这也是受车旁围栏的启发。于是在贞元年间(785年正月—805年八月),加了靠背的胡床华丽丽登上历史舞台,作为胡床的升级版,椅子的名称也被广泛使用。(最早记载可见《济渎庙北海坛祭器杂物铭•碑阴》:绳床十,内四椅子。)图片 2▲椅子虽然椅子的名称已然问世,但是它还未完全从床概念中分离出来。在唐代的典籍中,把椅子称为床的现象仍很普遍。加上家具的使用有等级之分,所以高型桌椅在唐代并没有大面积流行。同时,唐代琴人依然习惯于以前代的抚琴姿势抒发旷古幽情,所以凭藉桌椅弹琴的风气并不盛行。从而唐及五代时期传世的绘画中,坐在桌椅前抚琴的场景极为少见。如《宫中图》等名作,琴人依旧是盘膝坐在榻上的;《调琴啜茗图》中的仕女,则盘膝坐于石上。图片 3▲唐周昉《宫中图》图片 4▲唐周昉《调琴啜茗图》到唐末至五代时期,胡床这个称谓叫的人越来越少了,更多人称其为交椅。
至两宋,桌椅等高型家具在平民阶层普及,并在民间形成时尚。作为居家必备,彼时的画作中出现了很多高桌高椅。例如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就随处可见店肆中摆放各式各样的桌椅。专用的琴桌与琴凳也在这个时期出现。传世绘画作品中,坐凳抚琴的题材渐渐多了起来,可见,以桌椅为弹琴工具,并相应调整弹琴坐姿,已经成为很普遍的七弦琴演奏形式了。在后世的家具普及与传播中,文人、工匠对家具的审美风格进行创作设计,形成京式、苏式、广式等家具派别,在演琴用具上,也根据不同木料结构疏密的差异,选择更适合琴音共鸣与传导的桐木等介质进行琴桌加工。琴桌、琴凳等演奏家具的产生,对于琴腔的共振、弦声的传导以及琴人身体各部位力量的协调都具有一定促进作用。专用琴桌与普通的桌子的规格不同,一般比普通桌子短小,也相对较低;反之,琴凳要高,以两膝能放进桌下为宜,便于演奏技巧的发挥。宋徽宗赵佶的《听琴图》中所绘的琴桌,桌面下设有音箱,四围描绘着精美的花纹。图片 5▲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局部图片 6▲宋赵佶《听琴图》

  家具的发展是一个历史进化和演变的过程,中国家具的产生上可溯至新石器时代。自夏、商、周三代,人们多是席地而坐,用篾编成席,筵作铺垫。其间,也出现了床的记载。《战国策·齐策》所云:“孟尝君出行国,至楚,献象牙床。”至汉,“床”使用得更加广泛。用于载人者皆称床。汉代刘熙《释名·床篇》云:“床,装也,所以自装载也”、“人所坐卧曰床”。西汉后,又出现了称为“榻”的坐具。从出土的大量汉墓画像砖、画像石和汉墓壁画中,发现了不少反映人们生活各层面使用的榻、案、几等家具。

图片 7

  魏晋南北朝以后,高型家具渐多。绘画鼻祖、无锡人顾恺之所画的《女史箴图》和《洛神赋图卷》就有坐榻、大床、折屏和曲足案,表现极为丰富、完整。隋唐五代时期家具所表现出来的等级和使用范围更加广泛。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周文矩《重屏会棋图》画中主要人物垂足而坐与围绕他的人们的不同姿态所形成的主仆关系一目了然。

  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敦煌石窟全集二十五卷·民俗画卷》,第43页26号图肉坊壁画中所表现的门前设两张肉案,第66页49号图所表现的宅内设置正房炕上放有小炕桌。三人盘腿而坐,促膝交谈,屋内墙壁整屏风画景。50号图表现的坐卧家具。此画右侧上下均是床,左侧上是榻,榻的靠背上搭挂衣物,左下为椅,一僧人正在椅上禅坐。可见,隋唐时席地坐与垂足坐是并存的。但凳、床、榻、椅等家具已发展起来。

  至宋代,虽然在床榻等家具中仍保留着唐五代时的遗风,但家具种类功用更加丰富、品种更加多样。单凳就有方凳、圆凳、条凳、春凳,名目繁多。我们从宋代的绘画中就可以看到家具的发展完全不同于前朝历代。中国传统家具在造型、结构上基本定型,具体形制也让我们从当时的绘画中看出家具在各个方面的展现,领略了当时社会各阶层生活的多样性,和家具形制、家具功用的多样性,了解了当时人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具体生动的细节。如宋徽宗的《听琴图》出现的琴桌和高几,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描写的市井店铺家具等等。从帝王将相、闲人雅士到市井平民,都将家具与特定人群的特定生活紧紧相连。

  宋代家具实物极为少见,我们也只能从宋代的绘画作品和墓室壁画中有所观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无锡市所辖的江阴北宋“瑞昌县君”孙四娘子墓出土杉木一桌一椅。其工艺考究,桌面之框已采用45度格再榫连接,框内有托挡两根,用闷榫连接,桌面上下前后均饰牙角。这与宋代出现的《天工开物》、《营造法式》等著作一样,反映了宋人在技术工艺和艺术表现上的理性精湛,体现了宋代科技、文化、艺术所达到的历史高度。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家具在工艺、造型、结构、装饰等方面日臻成熟,至明代则大放光彩进入一个辉煌时期。明代家具,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文化、社会经济、民间工艺的历史背景中发展成熟并走向高峰的。

(来源:中国红木古典家具网)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