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古琴艺术融入到生活和职业中

爱因斯坦有句话很有名: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这句话几乎达到了尽人皆知的程度,而还有不少人知道,这句话后面其实还有一句: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但要知道,没有那99%的汗水,所谓的天才也不过是一个凡人,而付出了这些汗水,哪怕你是一个凡人,你也会变得不凡。其实,一万小时定律对练习古琴同样适用!图片 1随着古琴的热潮,很多人都开始关注古琴,也有更多的人喜欢上古琴,投入到古琴这一有着深厚历史的传统乐器中,而这些人其中很多之前甚至都没有听说古琴这个乐器。其实,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古琴这一行,对古琴的传承和发展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只有源源不断的注入新血,传统文化艺术才能不断的传承发展。但是也有一些让人担心的地方,有不少人在接触古琴后,都被复杂的琴谱和艰涩难懂的指法音韵给吓跑了,再加上现在浮躁的社会环境和不怎么让人喜欢的商业氛围,很有可能会让很多人误会古琴。图片 2相较于西方的乐器音阶大调的分明,古琴注重意境和韵味,积淀了数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是集音乐、文学和艺术之大成者,可以真正的说是博大精深!古琴实际上并没有那么难,简单的来说,只要学会了指法,练习1万小时,你就是一个琴师,不管是弹奏还是自己即兴,只要倾注了感情,你就会发现古琴的内在意蕴和文化。现在常用的只有几十种基本的指法,任何人想要弹古琴都不是一件难事。但要更进一步,勤加练习是不可不少的。指法简单的说只是不同手指用不同力道以不同形式弹拨或按弦。有的人没有什么音乐天赋的,但接触古琴很多年,每天接触古琴,弹奏,虽然并没有刻意练习,也许不能算是一个大师,但也能算是一个好手了。正所谓熟能生巧。希望更多的人把古琴当做一种爱好和修养,而不是一种追赶潮流的工具,要知道,有修养有文化的人,到哪里都不会过时!

图片 3
古琴是我国历史悠久的民族乐器,古人誉为“圣人治世之音,君子修养之物”。虽然赞颂过激,但史料记载古琴轶事,确有其感人之魅力。如《桓潭新论琴道篇》所载雍门用弹琴能使孟尝君伤感;《史记司马相如传》记载司马相如以琴传情与卓王孙女卓文君相爱的故事;唐薛易简著《琴诀》中,把古琴的作用概称:“可以观风教、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查……”等。使人闻之,无不对古琴产生敬慕的感情。但是,古琴的这种艺术魅力的产生,是致力于琴学者,经过积年的勤学苦练,揣研,洞察琴曲意境,以自己的内涵修养通过熟练的技艺综合发挥的结晶,不是每个弹琴人都能够表达的艺术修养。
我国几千年来把古琴视为能登大雅之堂的一种乐器。所以研究古琴艺术和撰写古琴论著的人颇多,如:刘向著《说苑修文篇》、薛易简著《琴诀》、冷谦著《琴声十六法》、朱权著《太音大全集抚琴论》以及徐祺著《溪山琴况》等等。绝大部分都是论述古琴美学、操缦规范、格言、艺术风格。由于前人用词简练,陈述含蓄,加上神思神往的渲染,如明朝朱权在《太音大全集》里曾这样说:“传云,琴瑟虽有妙音,而无妙指,终不能发甚哉,指法之难也。”他仅说一个指法难,究竟难在何处,如何去克服难的指法而得妙音没有深入说下去,后人弹琴也只能心领神会了。又如《溪山琴况》论述弹奏古琴的二十四况,虽然对每况都作了详尽的阐述,如在“细”中,他总结了初学琴者弹起琴来就手指忙个不停,生怕前后音接不上,想延长节拍自己控制不了,就难做到细,存在的问题是分析的很实际,但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仍未深入下去,对普及古琴,帮助今人学习古琴究竟应该怎样才能学好古琴仍然跳不出“难以解决”的困境,加上有些论述比较抽象,繁琐、重复,使学琴者更产生“高不可攀”的思想。为此,笔者根据几十年业余教授古琴的体会,总结学琴人容易产生的问题,浅谈几点弹奏古琴的修养。
一、弹奏古琴的“超前感”修养
了解古琴和弹奏古琴的人都有这样的同感,即认为弹奏一首琴曲不难,如果将琴曲的意境有感情地表达出来确非易事。往往弹奏者只知按指法拨弄琴弦,结果手与愿违,音非意合,干巴巴的使人听之乏味。
音乐是一种艺术语言,它是通过艺术处理后的音响,表达作者思维与向往的感情,这就是“意境”的本质。所以,凡弹奏一首琴曲,必先了解曲情内容,弹奏时将自己激发出来的感情与琴曲必须表现的感情融汇起来,这是首要条件。但是,仅有内在感情条件,而表现形式上不能够手随意走、意与妙合,也是不可能有好的效果的。因此,弹奏技巧也很重要。
古琴弹奏左右手指法有一百多种,堪称指法丰富,表现力强,世界上独具特色的乐器。正因为它指法多而细,很容易使弹奏者顾此失彼。即注意了指法,忘记了节拍,注意了指法与节拍,忘记了弦数与音位,还要掌握音准和轻、重、徐、疾,若想把琴曲的感情处理好确非易事。所以说“古琴易学难记、易学难精”。那么,如何在感情与表现方法上进行结合,弹奏出美妙的琴曲,就存在一个“超前感”的问题。超前感内容很广泛,必须从弹奏准备到弹奏结束来谈:
准备时的超前感。前人传授学生琴艺,首先强调一个“品字”,就是衣冠要整齐,坐势要正确,必须静下来,等气沉丹田后方可操琴。其实这种要求并不苛刻,因为衣冠不整有碍外观和指法运动,坐势不妥有碍左、右手的配合,心不静意境就发挥不出来,气不顺则无法控制气势。除此外,为使起音不紊,使弹奏流畅,还必须在未开指弹奏前,头脑里先要起音,就好比唱歌起音定调一样,这样做的好处是:1、可使思想集中心静下来;2、帮助激发感情;3、心中有音有备无患。虽然道理很简单,对弹奏者也是一种必要的艺术修养。
“意通三会”。意通三会是处理音与音之间协调关系的一种超前修养。乐曲每一小节,音与音之间都有强弱之分,和声的两音也有主次之别,这是普通常识,意通三会就是弹奏时必须掌握三个音,即第一个音过去后要在头脑里回荡,在发第二个音时要考虑与前一个音的承前关系,用什么样的力度,同时还要考虑第三个音的超前准备。它好比绘画一样,先有意,后有笔,这样才能画出符合自己主观意想的作品。古云“吴道子画意在笔先”就是这个道理。这种“意通三会”的修养是内在感情借指法表现出来的一种重要形式,不理解这一点就很难弹奏出符合自己追求的“意境”感情地琴曲。
乐曲整体中的“超前感”。每首乐曲都有它的主题思想,全曲音乐中又有表现主题思想的主要部分,主题乐段必须要有其它乐段来托衬。如果弹奏琴曲处理句与句、段与段之间没有一种血肉相连的关系,那么就无法突出主题。因之,弹奏乐曲的整体观念是必不可无的。处理好承前继后的关系,也必须有一个“超前感”,方能弹奏出完整的好琴曲。
“超前感”讲起来容易,坐起来很难,它是弹奏人体质、气质、技法等修养融汇为一体的结晶。好比书法家写字一样,无论写正楷、行书、草书、运笔快、慢都能掌握书写规律,所以一篇字写出来都能气运贯通、一气呵成。练习书法要多读、多看、学习得法自然久练成钢。弹奏古琴则应多听、多弹、多学、多想、培养情操,旷日持久必达妙境。
培养“超前感”除勤学苦练外,默唱旋律也是一种好方法。就是当老师教弹时,跟着老师弹奏的旋律默唱、默记,自己练习时,重复默记的旋律让自己的指法跟着旋律的节拍运动,开始指法跟不上或按不实都勿顾虑,可以由慢入调,熟练后自然音就铿锵坚实。但是,往往有的学琴人说自己嗓子不好或不会唱歌,不愿唱,其实它与演唱要求不一样。不是要求唱的好听、动人,唱不好能够跟着旋律哼也可以。这是一种手随音走,锻炼发挥内在感情地正确学习方法。天长日久自然养成心手相应,意与妙合,切不可只顾指法,头脑里没用音作规范,养成习惯,必入歧途。有的人弹奏一辈子,古琴行家评他“不会弹奏”,不能正确掌握学琴方法是一个重要原因。因此“超前感”的修养是弹奏古琴者必备素质,是发挥内在感情使弹奏表里结合的连心锁。
二、弹奏古琴中的紧迫感
思想上有了超前感,一般技法可以做到手随音走,如遇有急促乐句或必须在十六音符上表现的指法,如“豆”、“急撞”、“掐起”等,它是以气运指瞬间表现的动作,不仅要求出音干净利落,同时还必须与后续的音保持有机联系,做到“天衣无缝”使乐句清澈流畅。必须指法熟练,心手相应,手的动作随着头脑里的旋律运动才能做得恰到好处,因为弹琴人多重视指法,往往一想指法动作,在旋律的时值上手就不听使唤,就会滞顿,就不可能按节拍在瞬间发挥出正确效果,其结果,不是顾了指法慢了节拍,就是顾了节拍做不好指法,影响琴曲的感情发挥,它也是古琴易学难精的一个因素。如何培养自己的紧迫感:1、必须一丝不苟地掌握这类指法动作,经过勤学苦练能够在实际运用中很熟练地表现出来;2、在弹奏时要思想上摆脱这类指法的动作构思,让指法融汇在思维中,随着思想上的意合自然地做出来,这样才能弹出好的效果。如广陵派琴曲《梅花三弄》第五段是在一个小音区内用三种不同技法描述梅花迎风摇曳的第二个乐句,它与前后两个乐句主要不同处,就是十六分音符上的急豆,既要做得干净利落又要与下七微六分名指九微掐起联起来,如果不发挥指法的表现力,就达不到梅花抗风雪战严寒迎风摇曳的意境要求。要做好这个乐句,必须掌握正确的指法动作,把它融汇在意念中一气呵成。因此“紧迫感”是弹奏古琴演奏技法上不可缺少的一种修养。
三、弹奏古琴中的持续感
弹奏古琴是通过复杂的指法掌握散音、泛音、按音三种音色交替表达乐曲感情地乐器,主要演奏技法又在按音上,从这三种音色以及音的波动特点来言,散音与泛音当弦震动出声后,因没有物体碰撞,其余音是随弦的震幅逐渐消逝,可以保持一定时值的余韵。而按音是靠左手按弦,右手弹弦出音相互配合,当右指弦弹出音后,左手指必须按在弦上不离开才会保持余韵,如果左手指一离开弦,余韵就消失了,所以又产生了一个如何保持音韵不断地问题。
古琴是装有七根弦的乐器,每根弦上有三组音,由于七根弦粗细不一样,所以各弦同音阶的音位就不固定在同一个微位上,作曲者为了发挥古琴音色美、音域广的特点,在编曲与安排指法上都采用同音阶音色的方法组曲,因此,弹奏起来手指就必须不断变换弦相应位,两音相隔距离远的还要跳动。为什么古琴的指法多而细呢?最根本的是为了丰富琴曲感情适应表达能力的需要;同时也不能排斥适应多音位弹奏方便的需要。要想有效地将不同的弦、不同音位上的音密切地联起来,必然产生除紧迫感外还有一个音与音连贯协调的“持续感”问题,所以“持续感”也是弹奏古琴者必须重视的一种修养。
弹琴人最易犯的指法毛病就是重视“音”而忽视“韵”。就是手指在弦上移动时,前一个指法做对了又害怕下一个指法不好就忙于起指做下一个指法的准备,这样音的余音(韵)就断了,就产生音与音脱节,无形中音与音之间加了一个“○”休止符,破坏了乐曲的完整性,另一种易犯的指法病,就是用指不当,不会掌握变换手指道德方法和一指按多弦的技法,也同样会使旋律断断续续无感情。为使琴音演奏得圆、润、洁、丽,就必须培养弹奏技法上的“持续感”。

古琴,在大众看来,高雅又神秘,古典又艺术。但岭南派古琴非遗传承人谢东笑告诉你,古琴离普通人并不遥远。  今年45岁的谢东笑,是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琴艺术岭南派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现为广东古琴研究会会长、广东省中医药学会音乐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音乐爱心家园志愿者团队核心成员,素以融传统琴风于当下时空的生活琴理念在传承古琴艺术。  原来,古琴弹得好,可以修身养心,观照自心;可以结交朋友,例如伯牙和钟子期;可以泡妞,例如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甚至可以用音乐治疗他人心伤图片 4谢东笑  45岁,古琴艺术岭南派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广东省古琴研究会会长、广东省中医药学会音乐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音乐爱心家园志愿者团队核心成员,素以融传统琴风于当下时空的生活琴理念在传承古琴艺术。  初见  平静淡然犹如朴素古琴  相传,春秋时期楚国的伯牙,很喜欢弹琴,天资聪颖,琴艺大进,但却很难捕捉到乐曲的神韵。一日,老师对伯牙说:我带你去寻一个仙师点化,好吗?  伯牙一口答应,高高兴兴地背着琴,随老师乘船来到东海蓬莱山,老师让他坐地休息,自己去找老师去了。  伯牙身处巍峨苍郁的山野之中,久等不见老师归来,便沿着一条山路寻去,不想却有一幅奇景挂在眼前:真是云中飞瀑,雾中清泉,水花四溅如珍珠,激音回荡如仙乐。伯牙顿感天眼大开,灵感涌起,便席地而坐,抚琴而成妙曲。突然,他的身后传来老师的声音:哈哈,哈哈仙师被你找到了。  于是,我们知道了,琴弹得好可以沟通自然,修身养性。  琴道就是自然之道,古琴的主要功用并不是表演,修身养性才是最本真的意义。一身布衣的谢东笑,半灰头发,安安静静地坐在古琴前,淡然说道。  古琴弹久了,必然融入弹琴人的气质。谢东笑自己就犹如一把古朴的古琴,不急不躁,不带烟火气,平静淡然。话不多的他,通常更愿意用音乐来解释和表达自己。  经历  子承父业与音乐结下了不解缘分  也许因为天性里就是平淡、少欲望的人,让谢东笑特别适合古琴。  他与音乐的缘分,来自家学渊源。谢东笑的父亲是梅州五华县采茶剧团的演员和导演,在孩子高一的时候,家里觉得他有点音乐天赋,请剧团的老前辈前来指教。短短时日,谢东笑就考上了梅州市艺术学校,中专开始学音乐,电子琴,键盘专业。1992年中专毕业,他理所当然地子承父业,进入了五华县采茶剧团,乐队里面把电子琴编了进去,作为一种音色使用。  剧团下乡搭台演出的日子,谢东笑既是演员,又做搬运工,晚上就睡在当地学校的课桌,或后台的地板上,剧团是各种生活历练故事很丰富的地方,台上台下、戏里戏外,看到各种状况,对人生的阅历有很深的影响。  当时,在剧团的日子,他也过得很安心,那时候,我在县里,没有想过要到广州来,也没想过到大城市这种发达的地方,这些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想在音乐方面再提高。不过在后来,谢东笑考了星海音乐学院,学校正好在广州,他才最终来了广州。在星海,他学的是音乐教育,方向是作曲。  1997年毕业后,谢东笑对自己的设想是当中学音乐老师,但他没想到,大学却突然让他留校。他说,自己最终决定留校在校图书馆工作,当时想法很单纯,留在大学,我可以继续在音乐方向有更多施展的空间,相比而言,中学就是当音乐老师,单一一些。  学有所成全职从事古琴艺术传承  上世纪90年代,正是广东经济浪潮如火如荼的时候,年轻的谢东笑却不为所动,既没有赚大钱的欲望,也没有扬名立万的野心。  我不喜欢太忙,闲散一点就好。当时,谢东笑赚钱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去炒更,到各大琴行教课,一个周末,一两千元,当时已经觉得很好。不过,他心里一直有个念头,大学学的钢琴、作曲,都是西方的音乐体系,没学到中国传统的民族乐器,自己最喜欢古琴,但也没刻意找机会学。也许(学琴的)时间还没到。  到了1999年,机缘终于来了,那时候,我跟学校图书馆的老馆长聊起来,他的同学就是岭南派著名琴家谢导秀,打听后我就去找了谢老师,开始学琴。他总结自己的学琴路,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合适的老师,想学的时候,老师的资源正好出现了,也没有刻意。  学成后,谢东笑2011年离开学校,开始全职从事岭南古琴艺术传承工作。而在之前的2008年,谢东笑已在海珠区小洲村创办七木琴社,这是一个集创作、交流、传承于一身的古琴文化空间。在这里,琴社成员把生活中的感悟融于古琴音乐的创作,把习琴的体会与其他艺术门类进行交流  目前,谢东笑还在海珠区赤岗开了一家七木古琴工作室,常常邀请专家、学者举办各种类型的琴学讲座;一年四季开设公益性的琴学入门课程,以及长期开设各级别的习琴课程;同时,不定期举办古琴雅集,以及琴与其他艺术门类的交流、创作活动。  不爱表演更愿意将古琴作为分享  如今,无心插柳的谢东笑已成为岭南古琴界的大佬之一,但他的经济来源还是主要来源于教学,他并不爱演出赚快钱,更不爱商演赚大钱。  谢东笑说,现在不少商业活动都爱用古琴去装饰活动,请古琴演奏者前去表演,但对他来说,商演一概不去,现场杂乱、吵闹的场合,我不能接受,因为并不适合古琴,宴会更加不行。他解释,自己要求要能对现场有绝对的控制。  另外,一些音乐会有时也会找他,但他也要考虑,如果是讲座或者音乐分享会,没有问题,至于音乐会,我就要考虑一下。谢东笑认为,古琴并不适合大场合的表演,而应该是小范围的分享。他更愿意将古琴作为一种分享,弹曲、讲解、分享自己的心得,通过分享琴曲的结构和弹奏方法,让大家有所感受。  谢东笑称,自己习琴20年,实际上就是一个修身养性,全方位完善自己的过程。首先,心性方面,对各种事物的觉知能力会有所提高,能够敏锐地感受和明了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看人看事也更能看清楚本质。  据了解,谢东笑的学生多数是成年人,不少学生学琴后,性格有了很多改变。采访时,一名学生就称,我原本很容易着急上火,学了2年古琴之后,平和了,舒缓了,不急躁了。谢东笑表示,弹琴其实是讲究修身齐家济世合众生,每个人只能修自己,自己修好了,就是在修世界,修时空。  2017年6月2日,古琴体验雅集活动上,谢东笑与古琴爱好者展开互动教学。  传承  融传统琴风于当下时空  对于古琴艺术的传承,谢东笑的理念是融传统琴风于当下时空。据介绍,为了让岭南古琴文化与飞速进步的时代相融合,而不仅仅成为一种遗产,七木琴社重点推广了生活琴的理念,让古琴艺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即古琴艺术不仅仅停留在弹奏方法的学习上,更要融入到生活和职业当中。例如,将一些现代的歌曲、音乐改编成古琴曲弹奏传唱,将课本中的古诗词变成古琴弹唱等。  古代的曲子在古代也是‘当代曲’,现在的曲子再过几百年也是‘古代曲’,从这个角度来看,没有现代曲和古代曲之分。琴乐一定是在每个朝代都会烙印当时信息,我们所听见的琴乐,既包含了琴曲作者原创时心灵感悟的信息,也包含了弹奏者于当下时空的心声演绎。所以我们更强调人、琴与当下时空的合一。谢东笑说。  如今,谢东笑的代表作品有创作曲目《弹琴》《莲花》《动静》,弦歌《菩提本无树》《论德》《关雎》,打谱曲《溪山秋月》《离骚》《南风畅》,也有对《沧海一声笑》《康定情歌》等现代曲目的演绎。  目前,谢东笑的学生除了要学习古琴音乐方面的知识外,还要学习古琴的历史文化等方面的知识,以不断丰富自己的学识。但他也表示,古琴传承不可操之过急,应避免快餐式教学。他说:古琴需要口传心授,需要老师言传身教,所以不能够大班上课,应该往精品教育方向发展。  琴道  乐分阴阳千变万化  为了解释古琴的音乐特性,谢东笑用两种断句方式演奏了同一首曲子,第一遍演奏舒缓、阴柔甚至带点淡淡的忧伤,第二遍却昂扬激越,闻者一听就叫出曲名:《沧海一声笑》!两个版本,一阴一阳。  所有的音一模一样,没有改变顺序,轻重不同,停在不同的地方,犹如标点符号,就成了完全不同的曲子,千变万化。谢东笑徐徐解释,乐有阴阳,同样的音乐,可以用阴性的方式演绎,也可以用阳性的方式演绎。犹如文言文,断句的位置不同,轻重疾徐不同,表达的感情也不同。  前一种曲子停在la和mi,是比较慢和阴柔的弹法,强弱起伏的变换较多。后一首《沧海一声笑》主要停在dol、so,比较阳性,节奏比较爽直,如果用西方音乐分析,前者是小调,后者是大调。用中国传统音乐理论来分析:五音对应五行,la属水,mi属木,水和木是阴柔性质;dol属土,so属火,土和火是温暖力量,属于阳性。谢东笑说,这就是音乐内在结构不同,跟外在表现的关系。  天地人和自然之道  琴之音,既淳和淡雅,又清亮绵远,意趣高雅,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怨而不怒,温柔敦厚,形式中正平和,无过无不及。琴之为器也,德在其中,自古以来,琴道被视为中国有素养的文人士大夫一生追求。  谢东笑说,古琴特别能体现中国人所讲究的自然之道。琴器如同人形,有琴首、项、肩、腰、足,有天柱地柱,有365周天,有阴阳和合,有天地人三种声音。  不同的弹奏手法,能让古琴发出不同的声音:散音,旷远、庄严、厚重,象征大地的声音;泛音,空灵、飘逸,象征上天的声音;按弹走指,则可人为控制轻重缓急,就像吟诵、韵腔一样,代表人声。古琴本身的音乐特性就是天地人和的音乐。  对比其他弹拨类乐器,谢东笑解释,比如琵琶、古筝、阮、吉他等,也有散音、泛音、按音,但这些乐器因为有琴码或品格,泛音数量比较少,且不是常用音色,通常作为色彩性乐句偶尔出现。唯有古琴,在历代的传曲当中,绝大多数是包含有泛音的,注重的是天地人三种声音的和谐。  人琴合一,琴如其人  实际上,谢东笑是在27岁才开始学古琴,他说,古琴的技巧,比其他乐器更容易练习,但难在意境。  孔子习琴,总结了五个步骤:曲、术、意、人、类。只有经历这五个过程,才能学好一曲。  所谓曲,就是按谱子弹出来;术,通技巧;意,融入意境;人,人琴合一,可以感受到人的信息;类,达到触类旁通、圆融贯通的化境。  谢东笑说,这五个境界,有一定的先后顺序,但并不绝对,不一定多高深的曲目,才能达到意类,就算一首入门的小曲子,也可能达到最高的境界,在于弹琴者的修为和境界。  伯牙弹奏《高山流水》,钟子期听他弹奏。刚弹琴时表现出攀登大山的志向,钟子期说:弹琴弹得真好啊!好像泰山一样高大。过了一会儿,琴声表现出随流水常进不懈的志向,钟子期再一次说:弹琴弹得真好啊!好像长江黄河一样激荡。  这就是人琴合一,琴曲中感受到人的信息了。谢东笑解释,一首琴曲,不同的人弹奏,有不同的感觉;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当下,也有不同的感觉。琴如其人,曲如其人。  音乐疗愈  适合现代人的修身养性之道  据了解,音乐疗法是经现代医学证明,科学有效的一种治疗方法。在中国传统乐器中,最善用于养生和治疗的乐器,或许就是古琴了。  古琴艺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数千年来,琴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历史上流传着卷帙浩繁的古琴艺术佳话典故,伯牙、孔子、蔡邕、嵇康、苏轼等名士都与古琴有着深厚的渊源。  古人以琴寄托理想、修身养性,而在节奏紧张、压力繁重的现代生活,人们同样可通过聆听、习弹古琴,体验琴中隐含的自然之道,领悟琴曲的文化蕴涵,以此放松情绪、舒缓疲劳。这正是适合现代人的修身养性之道。  不过,所有的治疗都是一时的外援,最终要靠自我疗愈。谢东笑认为,音乐疗愈主要是共鸣的原理,我们将正能量融入在音乐当中,弹奏出来,你能感觉得到,形成共鸣,便会触动‘自组织’功能,从而达到身心的疗愈。  还有研究指出,习弹古琴可以促进人的左右大脑的开发。科学研究证明,人的大脑分为左半球和右半球。左半球是管人的右边的一切活动的,一般左脑突出的是逻辑、理性思维功能;右半球是管人的左边的一切活动的,右脑突出的是想象、感性思维功能。  谢东笑介绍,古琴弹奏的右手根本指法有八种:食指、中指、名指、大指向掌内、掌外弹奏(抹挑、勾剔、打摘、托劈),而这八种根本指法的各种组合则可以构成多达五十多种复合指法。这正符合了管理右手的左脑逻辑、理性思维的特点。古琴弹奏的左手指法则有着大量的形象描述,比如细吟、飞吟、荡猱、往来猱、蟹行等,也正符合了管理左手的右脑想象、感性思维的特点。同时,古琴弹奏的指法中还有着大量左右手相互配合的指法。比如绰上、注下、分开、搯撮、剌伏、索铃等弹法。由此可见,习弹古琴既有对应性的左、右脑的开发作用,又有着理性与感性思维全面发展的功用。
(新闻来源:蒋隽 古琴人)

网站地图xml地图